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江津、祁宏、申思和小李明已经被批准逮捕


江津、祁宏、申思和小李明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已经被批准逮捕,据悉4人涉案金额共计800万元。 而他们涉嫌受贿的那场比赛,正是2003年末代甲A收官战上海国际对天津泰达的比赛。

    当时上海申花和上海国际之间仅相差1分,两队都有夺冠的希望,上海国际只要赢球,就能历史性地拿到末代甲A的冠军。 不少人都坚信,上海国际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球员们更会全力以赴夺取最后的胜利。

    与之相印证的一种说法是,赛前,天津泰达曾主动跟上海国际联系,想花钱买下最后一轮比赛,但被有夺冠希望的上海国际拒绝。

    然而,作为夺冠热门的上海国际却出人意料地以1比2负于实力一般的天津泰达,戏剧性地让同样失利的上海申花捧得冠军奖杯。 这场比赛中,国际队门将江津表现低迷,小李明领衔的后防线也失误频频。

    据悉,江津、祁宏、申思和小李明一案之所以能浮出水面,皆因南勇等足协官员以及天津泰达前老总张义峰等人的落网。

解析03年假球风波

祁宏和申思当年都效力于中国足球“巨鳄”上海中远队。 中远投入之大,令所有俱乐部不敢想象。 2002年初正式生效的合同中,祁宏年薪300万,申思年薪250万,这是中国足坛首次向内援开出如此高的价格,如今这样的年薪在在中国足坛也算是高收入。

  两人作为那个时代上海乃至全国最优秀的组织型中场,在球队进攻中的作用,居功至伟。 翻看那两年中远队的比赛,多数进攻和进球,都与他俩有关。 事实上,如果没有申思、祁宏的奋力拼杀,2003年,中远队也无法在最后一轮保持争夺冠军的希望。

  然而,也就是最后这场比赛,将他俩卷入了反赌打黑的大漩涡。

  2003年11月30日,甲A末战。

  足协方面准入规则的漏洞,让重庆力帆故意输球以留在中超的笑话发生的可能性陡增,另一方面,天津泰达必须战胜中远才能保住中超资格,并能避免重庆队输球保级的荒诞场面发生——如果重庆保级成功,将成为世界笑谈,这对于南勇、杨一民政绩影响太大了。

  但由于当时上海中远仍有夺冠可能,天津泰达老总张义峰向中远投资人徐泽宪提出1200万人民币换3分的要求遭到拒绝,徐泽宪明确表示,中远队要冠军,不要钱。

  天津方面在中远不接招的情况下,买通足协副主席南勇来为其做工作。

  同样需要中远输球的南勇,找到曾随他参加世界杯预选赛的申思,据申思身边的朋友回忆,“接到任务”的申思受宠若惊,一口答应下来为南勇做通关键球员的工作,“比赛前去赛场的车上,还在向祁宏、江津他们布置‘工作’。 ”在申思看来,南头找他办那么重要的事,是领导看得起他,认可他的能力,“那段时间,申思常开玩笑说自己是‘号人物’,领导让他做‘大事’。 ”

  于是,张义峰在南勇授意下,给申思600万元来打点中远队核心球员,最终,上海中远主场1比2输给天津泰达,天津保级成功,足协“输球保级”漏洞被堵住,而客场输给深圳的申花队以1分优势夺冠。

  翻看8年前那场比赛的记录,记者看到,比赛进行期间,申思与祁宏领衔的中场完全无法组织起像样的进攻,整个上半时,都被天津队压在半场,当时有文字转播的网站,如此描述球队的表现——“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申花客场落后两球,而国际主场一球落后的时候,国际队并没有压上积极进攻。 今天国际队的表现确实令人感到意外, 甲A的最后一轮给了球迷太多的意外。 ”

  “祁宏什么事都会给我说,唯独这件事,他事后才说起。 除这之外,我坚信他不会有其他事情。 “都是钱闹的,这次给他的教训太深了,希望他将来能好好反思,为社会多做贡献。 ”——祁宏父亲
        “ 如果不是这个环境,打死我都不会相信,他会做这些事情。 ”——祁宏申花队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