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每年数十万中国人为何选择离开中国?你计划呢?


单选投票, 共有 136 人参与投票
 
11.03% (15)
 
69.85% (95)
 
13.24% (18)
 
2.94% (4)
 
2.94% (4)
 
陈括,30岁,动身前往澳大利亚前在北京的寓所。  

  北京——今年30岁的陈括曾拥有很多中国人都梦寐以求的一些东西:一套属于自己的单元房和一份跨国公司的高薪工作。 但10月中旬的一个午夜,她却登机飞往澳大利亚,去那里开始前途未卜的新生活。

  就像每年离开的数十万中国人一样,驱使她离开的是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在国外会过得更好。 尽管中国最近几年经济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她还是向往澳大利亚,因为那里可以提供更健康的环境和完善的社会服务,还可以提供在一个保障宗教自由的国度建立新家的自由。 “中国太压抑了——有时候,我一周要在上班的那家审计公司工作128个小时,”离开前几个小时,陈括在她北京的房子里说。 “而且,在国外养育信仰基督教的孩子会更容易一点。 澳大利亚更自由一些。 ”

  对中国移民来说,美国是一个受欢迎的目的地。

  中国共产党正在为11月初的领导人大换届做准备,与此同时,像陈括这样拥有专业技能的人才正在以创纪录的速度流失。 最新完整数据显示,2010年有50.8万中国人离开中国,去了34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人数比2000年增长了45%。

  单个国家的记录显示这个趋势还在继续。 2011年,美国接收了8.7万来自中国的永久居民,一年前的数字则是7万。 中国移民使得从曼哈顿中城到地中海岛国塞浦路斯的一系列大相径庭的地方房价攀升。 曼哈顿的一些房地产中介正在学习普通话,而塞浦路斯则提供获取欧盟护照的途径。  

  很少有中国移民把政治作为离开的理由,这样的沉默却凸显了他们的许多担忧。 他们说不计任何代价搞发展的战略已经毁掉了环境,堕落的社会和道德体系也让中国变得比他们小时候还要让人感到冷漠。 总之,他们有一种这样的情绪:尽管中国在最近几十年里取得了很大成就,它的政治和社会走向仍然很不明确。  

  “中国的中产阶级对未来,特别是子女的未来没有安全感,”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研究中国移民的副教授曹聪称。 “他们认为中国的政治环境不稳定。 ” 看起来,大多数移民都只是把外国护照当做应对最坏情况的一种保险,并不想彻底抛弃中国。  

  上海一家工程公司的经理在匿名的条件下称,他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市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上投了资,希望最终能拿到绿卡。 他还是一个言辞犀利的时事评论博主。 他说,当地公安人员找他谈过话,致使他获取美国护照的愿望变得更加迫切。 “绿卡是一种安全感,”这位经理称。 “这里的体制不稳定,你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我倒想看看,下面几年这里会变成什么样。 ”

  政治动荡也加重了这种情绪。 今年初,共产党高官薄熙来的丑闻曝光,震惊了全国。 根据官方报道,他的辖区竟然充斥着谋杀、拷打以及腐败活动。 “哪怕是在最高层,哪怕到了薄熙来的级别,仍然有很多不稳定因素和风险,”奥尔巴尼大学(University at Albany)移民问题专家梁在称。 “人们不知道两三年后会发生什么。 ”

  不安全的感觉也影响到了那些经济情况相对较差的中国人。 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去年年底有80万中国人在国外工作,1990年的数字则只有6万。 很多人都在做小生意——开出租车、捕鱼或者种地——还担心自己这个阶层错过了中国的30年繁荣期。 尽管在此期间,中国有上亿人脱离了贫穷的生活,中国仍然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而经济也越来越被大公司主导,这些大公司很多都是国有企业。  

  “这种潮流的动因是害怕在中国成为输家,”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人口学家项彪称。 “出国已经成了一种或许能带来一些机会的赌博。 ”

  在海滨城市温州经营一家餐馆的张林(音译)便是这样一个忧心忡忡的人。 他所在的大家庭里的农民和生意人把钱凑在一起,送他儿子去加拿大的温哥华读高中。 家里人希望他能进入一所加拿大的大学,将来的某个时候能获得永久居留权,说不定还能让他们家所有人都移民过去。 “这就像一把椅子,椅子腿不止一条,”张林说。 “我们希望在加拿大安放一条腿,以防这儿的这条腿折了。 ”

  如今,移居国外的形势已不同于过去几十年。 上世纪80年代,学生开始出国,其中许多都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留在了西方国家,因为那些国家主动为他们提供居留权。 上世纪90年代,没钱的中国移民付钱让“蛇头”把自己带到西方去。 他们有时会搭乘货船,比如1993年在纽约市搁浅的“金色冒险号”(Golden Venture)。 这一现象当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如今,多年的繁荣意味着数百万人具备了合法移民出国的途径,要么通过投资项目,要么通过送子女出国留学,寄希望于获得一个长远的立足点。 北京一家传媒公司的秘书王瑞金(音译)表示,自己和丈夫正在劝说23岁的女儿申请新西兰的研究生院,希望女儿能留在那里,为家里人打开出国的大门。 她说,自己和丈夫都觉得女儿拿不到奖学金,因此家里人正在借钱,就像是做长期投资。  

  “我们感觉,中国不适合像我们这样的人,”她说。 “想在这里取得成功的话,你要么得堕落,要么就得有关系。 我们更喜欢过稳定的生活。 ” 这个话题已经在官方媒体上得到了广泛的讨论,这或许表明了政府对这个问题的关注。 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方竹兰在半官方杂志《人民论坛》上撰文说许多人是在“用脚投票”,还把大规模移民出国现象称为“民营企业家们对自身权利在现有体制框架内的保护和实现程度的消极评价”。  

  这股潮流并不完全是单向的。 鉴于西方各经济体趋于停滞,就业机会受到限制,2011年归国的学生人数较前一年增加了40%。 政府也设立了一些高调的项目,通过暂时提供各种额外待遇和特权来吸引中国科学家和学者回国。 然而,诺丁汉大学的曹聪教授表示,这些项目取得的成果并没有宣传的那么大。 他说,“归国人员都能想到,五年之后,他们也将变成普普通通的中国人,处境和那些已经在国内的同事一样糟。 这就意味着,很少有人会被吸引回来长期居留。 ”

  许多移民问题专家表示,这些数字和其他一些国家过去的经历是一致的。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台湾和韩国都有过人口大量流向美国及其他国家的经历,尽管当时它们的经济正在起飞。 财富和更好的教育让人们有了更多移民出国的机会,那时的许多台湾人和韩国人之所以出国,部分是因为担心受到政治打压,就和现在的中国人一样。  

  尽管那些国家最终都走向了繁荣,迎来了开放社会,但许多中国人面临的问题却是,幕后选定的以习近平为首的下一届领导班子派系林立,是否能够带领中国进入政治和经济发展的新阶段。  

  “我在这里很兴奋,但又对未来的发展感到很迷惑,”去年从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获得硕士学位的彭磊说。 如今,他在北京经营着一家名为Ivy Magna的咨询公司。 眼下他虽然留在中国,但却表示,在他的100位客户中,很多人要么拥有外国护照,要么就希望拥有外国护照。 大部分人都拥有或管理着中小型企业,这样的企业受到了偏向国有企业的政策的挤压。  

  “有时候,你自己的财产和公司状况也会变得非常复杂,”彭磊说。 “有些人可能会希望生活在更透明、更民主的社会里。 ”

  Amy Qin、Adam Century和Patrick Zuo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几十万太少了,应该更多,无论什么途径。 第一代移民总归多多少少有些不良习惯或者不遵守法律和规则,但大都还是入乡随俗,能遵守,尊重当地的规矩,法律当然不必说。 不遵守就被人鄙视,谁都不愿意;更重就是被罚,被抓,也就老实本分了。 本人国内开车总是超速,超车,不大让行人,但不完全是俺没素质,部分是没有办法(超速当然是违法),但到了这里,就变得很礼让,很老实了。 环境,法规摆在这里。
国家频道National Channel
中国格言: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 每年为什么有数十万中国人离开中国?领导层把他们的子女都送到国外了。
将临阵逃脱了,士兵苦守高地何用。 大家都弃城而逃啦。

很多在美国的第二代以后, 都是 "I don't nothing to do with China." 美国人对中国人的歧视越来越少了, 结果就是我们的后代就融入美国人里了. 热爱美国. 这是我希望看到的. 中国的文化里有很多愚民的理论. 土共现在只剩下一个名了. 其实就是个家族企业.
国家频道National Channel
不准备离开了中国的文化里有很多愚民的理论. 土共现在只剩下一个名了. 其实就是个家族企业
陈安之课程官方网站:http://www.cgxxtd.com 课程咨询QQ:513773081 王老师
同感,移民已经成为现代人的首选目标
------与其诅咒黑暗
                      不如点亮蜡烛
我们人口是太多了,走出去一部分人,走进来小部分人,在土生出一部分人,怎么感觉还是太拥挤了。
亚洲财经AsianMoney.com
我想移民啊,可是没有钱。 等我将来有钱了,身体又不行了。
希望结识新的朋友, 提供和收听新的经济方面信息。
无可奈何的选择啊。 。 。 。 。 。 。 。 。 。 。
移民或者偷渡~!
脑控内容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就是有一个男人来到我家门口说要发奖金,有一个很象我的人询问来人的部门姓名,又使用家庭电话致电有关部门查询,结果来人走了。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进入广州公安局和国安局参加追悼会,那个很象我的人将几份报告交给几个穿着黑色制服(两条横杠三颗星用白色刺绣制成)公安警察。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广东省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门口挂横幅,用白布制成,用红漆写着“打倒贪官污吏,血债血偿”后来那个很象我的人被带到派出所。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广东省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门口派发传单,写着当年在龙凤街所发生的事,逢人就派,原来是有人用追逃仪传送图象。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三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先在互联网上订购手榴弹,然后乘公交车到广州市公安局用手榴弹炸信访办公室,再搭的士到广东省公安厅用手榴弹炸信访办公室,原来是有人用追逃仪灌输思想教我写敲诈勒索信,没有写,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内容是有三个全副武装穿着黑色制服公安来到我家和邻居家门口,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屋顶扔手榴弹炸那三个全副武装警察,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三幅图象,内容是有两个全副武装黑色制服公安来到我家和邻居家门口,有一个很象我的人打昏了那两个警察,抢了他们的枪,又和巷口一个警察开枪对射,后来藏着两支枪搭着公交车到了省厅。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三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拿着手枪冲入广东省公安厅或国家安全厅信访办公室,用手枪和手榴弹挟持人质,要求拿四十万元人民币奖金,后来其父亲来到,公安厅领导来到支付四十万奖金给其父亲,那个很象我的人放下手枪和手榴弹后被制服,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被送到拘留所或女子监狱,被穿着黑色制服女民警和女犯人强奸,原来是有人用追逃仪传送图象,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被关在房间里,双手被绑在架子上,陆续被几个穿着便服的老年女人强奸,原来是有人用追逃仪传送图象,陷害本人。

2011年7月,本人出院回家,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滴人无返去”又有另外一个女人说:“滴人未走”
我首先删除电脑内的催眠报告后继续使用该无线网卡上网下载。当时对面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女人说:“够一千蚊先捉”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说:“搞到我滴流量咁大,等我返去报告局里就知死”后来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把线连到神州数码那里啦”由此证明四层楼里面的人和神州数码是官商勾结。后来本人再连接入邻居家宽带网,已交网费,继续举报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偷税漏税,并发布一条消息,内容是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期间发生神秘事情,要点是收费时薪三千元的催眠师。当时有一个女人说:“没有”后又说“谢谢小阮啦”本人睡觉时,有人催眠我想知道2010年9月至2010年11月。当时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意个人以为自已好大”,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不要杀他”还有一个男人本人家门口说:“咪啊”本人打开铁门,看见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挎着一个大包,相貌很象2010年9月8日凌晨花园酒店那边墙站着那个男人,其在2009年曾经挎着一个大包走过本人家门口对着我笑了一下。

2011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男子说:“(熙希禧僖)姐,你来左啦”当时有人催眠我和那个(熙希禧僖)姐有关系,那个(熙希禧僖)姐说:“你搅架”那个男子说:“(熙希禧僖)姐,唔好意思”那个人现在经常冒充本人讲话录音。
2011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电脑上网,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杀唔杀怇”又有一个女人说:“唔杀”有一个女人说:“点解,你系唔系仲意怇呀”又有一个女人说:“唔使你理”
2011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电脑上网,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广东省纪委监察厅,跟我返去”又有一个女人说:“阿辉唔系以为真系捉左我地返去”
2011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听到有几个年轻男子在说笑,有一个男人说:“广东省纪委监察厅”后播放一段录音“中纪委传来消息,胡锦波死左”然后听到“砰、砰、砰”几声,那个男人说:“这是政治罪行”原来是追逃仪传递声音。最后有几个女人经过我家门口说:“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夜晚搞暗杀”还有一个男人说:“捉左果几个国安”当时我手机也有这段录音,再次出事那天把手机砸坏了。
2011年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一个女人经过我家门口说这伙人每人分了80多個。
2011年9月,本人使用家庭电话致电中纪委监察部17909 010 12388接听女士说:“奖金没发吧”后来有人来电我家,我父亲不会听普通话就挂断了。
2011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外星人入侵地球”又有一个男人说:“意度”还有一个女人说:“意度”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美国电影《魔戒》三部曲其中一段视频,有一个女人说:“阮先生被你害死啦”。
2011年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站在门口抽烟,刚巧有一架飞机从上空经过,当时有人催眠说郭为把李勤一脚踢下了飞机,还传来了一幅图象,后来李勤打开降落伞下降在宿舍楼顶,郭为还说拿五十亿捐给军队和国安,然后出现了一张怪脸,原来是追逃仪制造和传递图象。到了晚上又有人催眠说耿惠辉和胡锦波在飞机上产生争执,耿惠辉打死了胡锦波。还有人催眠说国安出动左飞机撒播纳米和国安往珠江河倒纳米来搞催眠术。
2011年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香港政府唔俾返一个亿我地,我地就将香港警察同廉政公署滴人尸体扔落飞机”还传来一幅图象,有一些人睡倒在一个类似飞机舱里。当时有人催眠说有人将那些香港警察同廉政公署滴人尸体扔落飞机,落在启德机场,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递图象及声音。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省公安厅租了架飞机派人将香港警察同廉政公署既人送返香港,到达启德机场时那些人正在睡觉昏迷中。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电脑上网,在香港警务处和廉政公署网站上直接投放举报信,内容是神州数码郭为涉嫌挪用或贪污公款十亿元。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递图象及声音,内容是有一个大缸用水浸着假人,当时有人催眠说国安在煲汤。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有一个男人自称国安说要捉各个政府机关部门内的一些贪官污吏和腐败分子,还有一个男子说要出动武警,还有另个一个男人说:“准备坦克大炮”要出动军队。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听到有几个男人自称国安说要试探军区安全情况,进入军区,打昏军人。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内容是有一个男人说省厅派人去北京撞伤了胡锦波的儿子。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声音“轰”一声,当时有人催眠说发哥用飞弹《石破天惊》击落胡锦波飞机,这时巷子里面有一个女人说:“胡锦波的飞机还在北京首都机场没有起飞”声音好象胡志华。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内容是有一架飞机在空中爆炸“911事件”飞机爆炸视频。
2011年9月催眠内容,郭为从神州数码拿出五十亿港元给本人,因为我和郭为是兄弟,由我出面将五十亿港元分给全中国的贫困户,当时内地的执法人员要与我一起去香港拿五十亿港元,但是本人不同意。
2011年9月催眠内容,胡锦波在全国各地都有儿子,郭为是胡锦波的儿子,有一个儿子排第二在深圳,在广州有一个儿子排第三。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有一个女人说:“闯关”当时有人催眠说发哥带着省厅的人和廉政公署派来广州市的人去香港,见到特首,刚好胡锦焘乘飞机来到,见到了胡锦焘。
2011年9月催眠内容,公安和国安在香港有五万个特工,缴了香港警察的枪械,捉了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的人,问香港警务处和廉政公署拿五十亿港元和删除举报信,现在有人催眠说他她们拿到了二十亿港元用来低价购买中国大酒店,那笔钱是由香港富豪李嘉诚支付。
2011年9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声音,有一个男仔说:“系意度”又有一个男人说:“来左啦”当时有人催眠说:“有一个微型外星人乘坐一艘微型飞船来到地球进入我家电视机里”本人下楼坐在木床上抽烟,突然感到身体震动,好象有一阵风透过我的身体,当时有人催眠说有人将一个微型外星人打入我的身体,还传来一幅图象是一个掌印,还有一个男仔说:“小阮子快滴放我出来”原来是有人使用气功和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及声音,陷害别人。我继续睡觉,有一个女人说我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又说那部间谍手机可以连接天地线,听到国内声音。
2011年9月,有一天早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图象,又有人使用追逃仪制造和传送声音,还有人使用读脑仪和脑电波特征码,催眠说胡锦波派了梁伟发要杀我,女杀手就在我家门口。我拿起家庭电话说:“胡锦焘要杀我”又拿起那部间谍手机说:“胡锦焘要杀我”当时有一个男子用读脑仪和脑电波特征码教我说:“曹烨锦要杀我”我坚持不肯开门,当时有人自称中纪委走了出去,又有人自称最高检走了出去,还有人自称国家安全部门,走了出去,还有几个女人自称联想和神州数码网管走了出去,听到“砰、砰、砰”响了几声,原来是使用电磁枪或电击枪。有人催眠说发哥带人打死了那些人,还有几个女人经过我家门说:“广东省公安厅来到都唔开门”后走了出去,还传来两幅图象有几个男子被困在一间办公室,又有几个男子被困在一幢大楼天台上,有烟雾,还有一个男子说:“阿辉大叫胡锦焘要杀怇,害左整条街既人”还有一个男人说:“再唔开门就用机枪扫射和用手榴弹炸死怇地”原来那些人借拍戏为名集体先诈死后分钱,我再次被送到医院精神科,那一天,有一个女人问我妈妈拿了我家锁的钥匙,有几个男人拿了钥匙后冲了进来,事后有人复制了钥匙。当时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说:“将一个自称胡锦焘既仔执行针决”又有一个男人说“关怇成世”还有一个男人说:“杀人灭口”原来是公安或检察院或纪委监察使用追逃仪灌输错误思想和传送声音及国安使用脑电波特征码还有联想神州数码的网管使用读脑仪,怂恿医生这样做。
本人在医院睡觉,有一个男人先说:“阮汝辉,对不起啦”后又问:“你家电视机里面有一艘外星人小飞船,有没有”我说“没有”期间听到有一个男人说:“胡锦(希熙禧僖)你把阮汝辉藏在哪里啦”有一个女人说:“唔知道”有“砰”的一声。
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房屋建筑物爆破,有一个女人说:“太离谱啦”当时有人催眠说本人住的那条巷子被炸了。现在有人催眠说国安将宿舍大楼炸了,那些人和几百个国安都炸死了,原来是装死。
我睡十天才醒来。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人在我身体内植入纳米微芯片,例如香港电影《窃听风云》系列,那十天是靠输入点滴才活下来,有人说我是外星人,才能十天不吃不渴,继续申请巨额经费进行研究,请在wanwei输入纳米芯片。
当时有一个男人使用追逃仪说:“意个系特务机关”又说:“卫星电话搭通天地线,边度都听得到”
2011年9月,广东省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及纪委监察厅还有检察院根据本人的报案信联合查处了公安和国安及纪委监察还有检察院等受贿卢志强一亿元港币和俞兵及吕岩一亿元人民币还有非法侵占本人的私有财产两亿美金后首先冒充中纪委杀人未遂然后盗用中纪委名义迫害平民百姓案,至今尚未支付奖金,恳请各部门补发奖金。现在省厅信访办赖帐不给奖金,而且广州市公安局信访办不肯承认该案件。现在有人催眠说当年卢志强给了一亿美金那些执法人员,俞兵及吕岩给一亿美金那些执法人员。
2016年9月20日,神州数码作出声明宣布阮汝辉先生为名誉股东,拥有二十亿港币股份,并发出假消息,声称向全国各地执法机关无偿赠送神州数码股份,导致本人被广东省高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和判处死刑,原因是其大叫胡锦焘要杀我。实际上是2016年2月份有人冒充我盗用郭为的名义发出投案自首信,自愿向全国各地执法机关退还赃款二十亿港币,请求免除刑事处分,陷害本人。
最近几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袖衬衫和黑色长裤的男子坐在木折椅上,突然看到对面四层楼有一点白光,有一个女人说:“训系下面”那个男子就靠近窗口连人带头不见了,原来是香港电影《天地雄心》的影视电脑特技。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三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自称检察院的女人来到我家门口,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那个自称检察院的女人去了酒店,签收了奖金后做男女之间的事,后来那个自称检察院的女人和那个很象我的人去了几次酒店做男女之间的事,事后被人发觉,那个自称检察院的女人没有做下去,那个`人是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文庆兴。
2012年3月后,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在市检举报中心做门卫,穿着绿色制服。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自称广东省纪委监察厅(黎李)(绣秀)(宁玲伶灵)和一个很象我的人去了酒店做男女之间的事,没有发放奖金,后来被人举报卖淫嫖娼,公安警察来到不作出任何处理。
2012年3月至2015年期间,有一天白天,本人出外,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三幅图象,有一个自称胡锦(熙希禧僖)的女人来到我家门口,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那个胡锦(熙希禧僖)去了酒店,开房后那个胡锦(熙希禧僖)从包里倒出奖金,要那个很象我的人数钱,自已脱去衣服,剩下文胸和内裤,说:“辉,你睇(熙希禧僖)姐既身材正唔正,我既样靓唔靓”那个很象我的人说:“你这样做我会性冲动”那个胡锦(熙希禧僖)进入洗澡间冲凉,那个很象我的人继续数钱,那个胡锦(熙希禧僖)在洗澡间说:“辉,帮我拿滴衫入来”那个很象我的人拿着毛巾和衣服给那个胡锦(熙希禧僖)结果被她拉进洗澡间发生性关系。后来那个很象我的人搬进了胡锦(熙希禧僖)家里,住在省厅宿舍,原先日间在家,后来去了信访办做保安,和胡锦(熙希禧僖)(月薪一万多元)一齐上班,每月给三千元那个很象我的人,还和胡锦(熙希禧僖)父母去饮茶吃饭,进入省厅工作就不用给奖金,陷害本人。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女国安胡炯(熙希禧僖)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几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拿到奖金后搬去中国大酒店总统套房,在酒店生活,将美金放进保险箱,将美金交前台帐务处兑换成人民币,陷害本人。

2012年1月,本人出院,回家时去到梅园西,见到有一座天桥,路不同左,和父母去吃饭后再出来,原来是高架桥。
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听到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一分钱都唔俾”梦见到自己浮了起来,有一个男人说:“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有一个女人说:“整死你”2011年7月至9月,对面四层楼有一个女人说:“摄取魂魄离身”。
2012年1月,有一天白天,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有钱都唔要”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拿左一个亿”四层楼里面有一个女人说:“拿左一个亿仲会系度”原来是被海珠区检察院和越秀区内的公安和国安及检察院还有纪委监察拿走左,天河区市检和省检也有份查案提成奖金,四层楼内的原执法人员被检察院批捕法院判决坐监。
2012年1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听到有一个男人说:“中纪委传来消息,胡锦焘死左”后来有人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去到省检举报中心当着接待人员播放该段录音。
2012年2月,有两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花了一千多个個整傻左,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花了二十亿(没有说给了谁哪个部门)同年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坐监”“系意度”。
2016年1月,本人看了香港电视连续剧《铁马战车》后才知道原来一個是指十万元,那么80多個就是800多万元,1000多個就是一亿元。而本人却一直误解以为一個是指一万元,80多個是指80万元,1000個是指1000万元。
2012年2月,香港警察和廉政公署使用电子邮件回复本人是根本没有证据查处郭为涉嫌挪用公款或者贪污13亿元。
2012年2月,有一天夜晚,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疯子”又说:“老爸死了才发”
2012年2月,本人误会以为2010年8月坐在士多店那两个男人是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的人,所以将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的偷税漏税证据传送文件给MSN中文网。2012年2月,有两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无工资”又说:“疯左”
2012年3月,本人将最新举报投诉信在网络上公开并发给有关部门,有一天晚上,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奖金没发”又有一个男人说:“抵发”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愚钝”有自行车响声。
2012年3月,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有一个女人经过我家门口说:“删左”。
2012年3月至2012年11月,本人继续发出求职信找工作,去面试后填表签名后没有回音。
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人跟踪本人,等我离开后出示证件,使用公权,拿走表格,使用我的签名提取奖金。
2012年3月本人的最新举报投诉信提及梁伟发查案和破案,其被调离公安厅长任职政协主席。
现在有人催眠说当年梁伟发要捉本人,又有人催眠说梁伟发私人掏腰包叫经济支队给奖金本人但是一元钱也没有收到。
2012年3月至2015年,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一幅图象,就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向法院提出诉讼,起诉广东省公安厅,要求其支付奖金,后来胜诉和法院执行局及信访办一起与公安厅领取奖金。
现在公安厅发现上当受骗,白白支付了一千万奖金,所以公安厅使用追逃仪制造图象,国家安全局招海玉恩使用脑电波扫描仪扫描本人的脑部,使我的头部和全身麻痹,杀人灭口(提起诉讼的检察官和负责判决的法官),栽赃陷害我死于古代巫师的巫术。
2012年11月13日,本人亲自分别到广东省纪委和政法委,市检和省检举报中心递交了申请奖金报告。
市检举报中心答复是该案件还没有判决,要等判决后才有奖金,而省检举报中心回复是省院反贪局并没有查办该案,要求本人找市院办案人员解决问题。疑问:既然法院没有判决,那伙人为什么会坐牢呢?省检举报中心解释为一审已经判决,二审还没有确定。既然一审已经判决,那么市检就应该支付奖金。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看电视,看到香港无线电视台明珠930播出美国电影,内容是一个大韩民国代表团去到白宫与美国总统会谈,期间有一个休班国会警察带着女儿参观白宫,那些代表团保镖打死美国白宫特工处人员,捉住美国总统,打死大韩民国总理,原来那个保镖头目是个国际恐怖分子,后来那个国会警察以前当过特种部队,单枪匹马打死了那些恐怖分子,白宫外面布满美军和国民警卫队及警察,停着坦克和装甲车及警车。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上天涯网时看到一则新闻,内容是一个中国集团公司派了五千人去了美国洛杉矶游行,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旗,唱着国歌,有人拍摄。
2010年12月19日,联想集团向美国中央情报局报案称阮汝辉涉嫌谋杀前任美国总统克林顿,联邦调查局接手调查。
现在有人催眠说原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兴庆或国安王黄国庆兴带着一个师占领美国白宫,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将其中的视频剪接起来,将王黄国庆兴图象替代成为那个国会警察走出白宫,将我的图象替代成为那个国际恐怖分子,将克林顿的图象替代成为那个被打死的大韩民国总理,将美国军警人头图象替代成为中国人头图象。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上天涯网时看到一则新闻,内容是俄罗斯开放边境,免费让中国人耕地,让中国人去耕田,有成千上万中国人去俄罗斯耕种。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许多中国人拖男带女,带着行李,去了边境过关。
当时有人催眠说2012年3月17日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签发命令将全中国65岁以上老人全部杀掉,吓到人们逃难去了俄罗斯,又有一个男人说:“将苏联共产党赶出中国”后来俄罗斯关闭边境,不再让中国人免费耕囝种地,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及灌输错误思想,还有两个已经退休老局长有份发信举报习近平,有录音。现在有人催眠说是最高检举报中心主任陈富或陈福到处散播该条假消息。
现在有人催眠说2012年12月28日广东省检察院派外省地人去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在表格上重写该命令,签上本人的姓名,陷害本人,杀人灭口,因为其侵占本人私有财产一亿美金。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凌晨,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就是一个很象我的人走在洪德路原百佳路段落,马路上空无一人,原来是早上六七点左右。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就是整个广州市空无一人,原来是有人先做了一个广州城市模型,然后拍下视频,再在电脑上放大后用追逃仪传送图象,例如深圳特区世界大观,按照此做法就变成世界大观空无一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请来汽车搬家,去了芳村区和荔湾区合并,使别人误会我领到奖金后搬家,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出钱买下革新路一幢大楼,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使别人误会我领到奖金后买楼,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出钱将凤宁南街拆除后重新建一幢大楼,使别人误会我领到奖金建楼,原来是先用追逃仪制造一幢大楼图象,然后掩蔽原来凤宁南街图象,再传送给我,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几幅图象和听到一些声音,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拿到奖金后和我以前的女同事一齐生活,每月给一万元人民币生活费,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上网,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二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一个自称廉政公署的女人一起生活,那个自称廉政公署的女人日间上班,那个很象我的人去了香港廉政公署先做看更,后来做了高级调查主任,使别人误会我和ICAC的人在一起工作就不用给奖金,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一个自称廉政公署的男人签订一份协议,内容是要那个很象我的人做线人,每月支付线人费二万港币,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去到廉政公署拿奖金后和三个廉署人员乘一辆小汽车回家,途中被廉署人员扔下山坡,后来那两个人爬了上来,到廉政公署投诉并向警务处报案,那三个廉署人员被捕,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去到廉政公署拿奖金后,请廉署人员帮忙买楼和置业,期间在酒店生活,又办理移民手续,办理香港居民永久身份证,事后买下一间洗衣店,前店铺后住宅,后来娶了一个夜总会小姐做老婆,还被那个舞小姐勾结黑社会谋财害命,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去到廉政公署拿奖金后,那个很象我的人说:“我知道拿到奖金后回到大陆后,一定会被内地既贪官污吏谋财害命,所以决定将奖金捐给各个慈善机构,请廉政公署列出各个慈善机构名单,再去律师楼办手续”然后由廉署人员陪同下去到律师楼签署一份文件,内容是扣除本人基本生活费后,在香港租屋生活,每月三万元港币,在我死后将遗产捐给各个慈善机构,事后提取了一千万美金。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两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父亲去到廉政公署拿奖金后,买了一座老人院,与一班老人一起生活,费用从奖金中扣除。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很象我的人是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兴庆或国安王黄国文庆兴,他和老人离开老人院后由另外一班年轻人火烧老人院骗取保险赔偿后回到广州市养老叹世界,陷害本人。
2012年3月后催眠内容,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灌输思想,内容是国家成立廉政总署,由中共中央政治局直接领导,由中纪委监察部和最高检组成,各省市成立廉政公署,如此类推,由中央政府直接领导,不受地方管辖节制。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是廉政公署派往广州市的职员使用读脑仪后的正确想法,因为这样做广州市就不敢扣留廉署职员。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一幅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香港警务处商业罪案调查科王黄平签订一份协议,内容是那个很象我的人做线人,每月支付线人费二万港币,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三幅图象
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先收到香港警察商业罪案调查科邮件后和其父亲到香港警务处领取奖金,在香港警察帮助下取得香港居民永久身份证,住在安全屋,与保护证人组一起生活,还娶了一个女警做老婆,每年逢年过节回家探亲,有两名便衣警察开车接送,又由其带领下在香港旅游,见识夜总会。
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女警将王黄国文庆兴扔下河,王黄国文庆兴游了上岸,那两名便衣警察被王黄国文庆兴捉黄脚鸡。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和声音,内容是有一个女人穿着黑色西式套装短裙倒在马路车站旁边,有一个女人说:“王黄国庆兴,你不得好死”又说:“王黄国庆兴,你杀我全家,一定会报仇”有一个男人说:“有本事就来广州市国家安全局揾我”那个女人说:“我做鬼都唔放过你”。
最近几天晚上,本人在家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递图象,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从一间房间走出来下楼梯,经过其中一层楼时见到一间房间的洗手间正对着门口打开,墙上有一块大玻璃,有一个女人赤裸裸地被反铐着,有两个男人正站着面对大玻璃,搞到我性冲动,陷害本人。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睡觉,内容是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先收到香港警察商业罪案调查科邮件后和其父亲到香港警务处领取奖金后将其捐给香港警察基金,在香港警察帮助下取得香港居民永久身份证,住在警察学校,在附近做餐厅收银员。
2012年3月后催眠内容,有一个很象我的人和其妈妈从小与邻居厨师黄王伯就去了香港,那个人读书后考入了警察学校,做了香港警察,转了几个不同的部门,做到总督察。
2012年3月后催眠内容,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灌输思想,内容是香港警务处全部更换点四五口径新式手枪,将原来的旧式点三八口径左轮手枪送给广东省公安厅。
现在有人催眠说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和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王黄国兴庆及广东省国家安全厅王黄文庆兴还有香港保安科警察王黄文兴庆合谋骗取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一亿美金奖金,正在追查。
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贪官污吏和广州腐败分子说我是外星人,想用一亿美金和真正的香港保安科相当于CIA作等价交换,骗来保安科相当于NSA。
2012年3月后催眠内容,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灌输错误思想,广东省接管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由广东省共产党委派人进驻香港,改组成香港市人民政府,成立香港市委,由广州市公安局派人进驻香港,成立香港公安局,这是严重违反中央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签订《基本法》是严重政治罪行,负责操作追逃仪的人员尚未受到法律制裁。
2013年12月11日,联想集团作出声明阮汝辉先生是联想集团名誉董事,并拥有二十亿美金股份,在联想集团网站上登记在册,这是做假账的商业欺诈行为。
2012年12月至2015年,本人继续发出求职信找工作,去面试后填表签名后没有回音。
现在有人催眠说有人跟踪本人,等我离开后出示证件,使用公权,拿走表格,使用我的签名提取奖金。
2012年3月至2015年,有一天白天,本人上天涯网时看到一则新闻,内容是俄罗斯开放边境,免费让中国人耕地,让中国人去耕田,有成千上万中国人去俄罗斯耕种。又有一天晚上,本人正在睡觉,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一幅图象,内容是许多中国人拖男带女,带着行李,去了边境过关。
当时有人催眠说2012年3月17日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签发命令将全中国65岁以上老人全部杀掉,吓到人们逃难去了俄罗斯,又有一个男人说:“将苏联共产党赶出中国”后来俄罗斯关闭边境,不再让中国人免费耕囝种地,原来是有人使用追逃仪传送图象和声音及灌输错误思想,后来周永康被双规后判刑。
现在有人催眠说2012年12月28日广东省检察院派外省地人去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在表格上重写该命令,签上本人的姓名,陷害本人,杀人灭口,因为其侵占本人私有财产一亿美金。
2013年4月,本人到歌神卡拉OK面试财务文员,填表交表每月工资RMB3500元人民币,没有办理入职手续,后来为了方便找工作,在简历表上填写歌神,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模仿本人的父亲声音说歌神是有人贪污后开办。
现在有人催眠说歌神在面试表格工资处加了个万字,变成每月工资RMB3500万元,有人使用追逃仪传来声音,有一个男人说:“你地点做也架,请个财务文员要三千多万元”另一个男人说:“怇认得我地,系要咁多钱呃”
后来有一个男人冒名顶替本人到凤安桥头歌神从事财务工作,那个人是凤宁东街29号王黄国庆兴或国安黄王国文兴庆。
2015年,本人在最新举报投诉信上提及胡锦希熙和李绣秀玲灵宁,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在这里”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死了都不知道”又有三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一亿元”又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还没发”又说:“不知道”还有一男一女经过本人家门口,男人说:“现在进步啦”女人说:“他也有不对的地方”
还有一男一女经过本人家门口,女人说:“气”男人说;“对”后走进了巷子里面。
那些人几次都是晚上来找本人,既不叫本人姓名,也不打本人手机,又不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只是在门口说几句话后就走了,晚上银行不开门,没有道理在晚上给奖金,当年省厅也是在晚上说有钱分引诱本人出来后再搞暗弑,是否重施故技呢?前车可鉴。
那些人几次也在白天来找本人,既不叫本人姓名,也不打本人手机,又不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只是在门口说几句话后就走了,找人叫姓名是最基本的礼貌。
那些人先后有两个讲普通话女人和一个讲英文until your father death男人说要等本人爸爸死后才发奖金,就是说二十年后才发奖金,已经过了法律诉讼有效期,这分明就是找籍口赖帐不给奖金。如果本人现在有该案书面证据和钱打官司,早就通过行政诉讼法民告官啦。
当年税务局是光明正大打电话通知本人拿奖金,有书面证明,为什么现在公检法纪委监察反而不敢呢?是怕了国安吧。
2015年7月24日,本人亲自到了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和公安厅信访办,但是其根本不肯收信接受办理奖金事项。
2015年7月至9月,有一天白天,本人在家使用电脑上网,刚提到陈武名字,有一个男人来到我家门口说街道办事处主任要见我,本人来到居委会,有两个男人在里面,其中一个男人说:“拉怇啦”有一个女人问:“识唔识得林SIR”我说:“唔识得”另一个男人穿着褐红色公安制服(肩章上有一条横杠和一粒星用黄色金属制成)说香港同志打电话过来,还派人过来,有一个女人打电话过来,那个林SIR说:“你来见到工商银行就得啦”过了不久,有一个女人来到后先和林SIR在士多后来到居委会门口,我问:“你系边个部门架”她没有回答,问:“就系怇啊?”又同居委会的女人说:“都系老街坊”那个林SIR问我是做什么,当时有人使用追逃仪或脑电波特征码说投诉公安厅破左案唔俾奖金,我说:“系举报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偷税漏税”那个林SIR说:“联想集团是私营企业,怇地偷税漏税关你咪事”我说:“有奖金”那个林SIR说;“人地查过无问题”又说:“意架贪污果滴拉晒啦,唔到你发贴”还说:“你睇人地有无俾奖金你”还将一些文件给那个女人复印,那个女人走了。后来我的父母来到居委会,那个林SIR要我的父母不让我上网,又说:“海珠区公安分局要捉我”还说:“睇住你对手”我当时的想法是为什么在我的父母来到之前说那个女人是香港人,在我的父母来到之后又改口说那个女人是海珠区公安分局,究竟那个女人是什么人。现在有人催眠说那个女人是香港警务处投诉科。
2015年9月22日,本人曾经去亚洲国际大酒店面试夜间核数员,填表交表签名(月工资RMB3500元人民币)后没有办理入职手续,负责接待男子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负责面试男女人员穿着黑色西式套装。以前是公安厅招待所。
现在有人催眠说亚洲国际大酒店在本人面试表格工资处加了个万字,将工资改为RMB3500万元人民币,有一个女人说:“连自已人都讹”
2015年9月22日,本人再次来到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其还是不肯收信接受办理奖金事项,称管不了此事。
现在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也不肯承认该案件,因为当年省厅为了两亿美金而说胡锦涛和习近平坏话。
2010年10月至11月,广东省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厅及纪委监察厅和为了两亿美金而说胡锦涛和习近平坏话。
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该他啦”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杀了他”还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打他”。
2015年9月23日,本人亲自到市检和省检举报中心再次递交申请奖金报告,发现举报中心安检人员穿着白色制报。
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无打”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得唔到”还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系咁呢”还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咁就三十個呢”又说:“系”还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冷笑一声。
现在有人催眠说公安或国安支付三百万元人民币给检察院,让他她们发给本人奖金,但是本人一元钱奖金也没有收到。
2015年9月23日后,本人在互联网上更新举报投诉信,提及当年有人为了一亿美金而且催眠内容内有胡锦涛和习近平及联想集团柳传志。有一天白天,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知道”有一天晚上,有一对男女经过本人家门口,女人说:“气”男人说:“对”又有一天晚上,有一对男女经过本人家门口,男人说:“时代进步啦”女人说:“他也有不对的地方”听脚步声音是走进巷子里面,还有一天晚上,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傻瓜”有自行车声音,还有一天晚上,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还没发”。
2015年10月,本人从香港联交所网站根据信息公众开放原则IPO合法下载联想控股文件,有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奖金还没发,该发了吧”有自行车声音,现在有人催眠说广东省内贪官污吏利用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文件捞了四十亿元人民币好处,如同2010年那次一样。
2015年10月,本人在互联网上搜集到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偷税漏税的证据,其中有神州数码(中国)有限公司2009年度财务报表附注,内容中应收账款余额Accounts Receivable计提坏账准备金Allowance For Uncollectible A/C损失Loss比例严重违反国家财政制度财务会计准则,将其传上各个网盘,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意滴文件好重要”
本人在互联网上看到国家税务总局信息系统CTAIS公安部公民身份证信息管理系统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八达通工程都是由神州数码承建,按照这个坏账计提比例,那三个政府部门都不用给钱神州数码,其他机关也是同样道理,神州数码就要免费为政府和事业单位及公司企业无私奉献,联想精神“无私奉献”神州数码“无偿赠送”因为本人已经与联想神州数码断绝关系,毫无瓜葛,所以不受该点约束。
2015年11月,有一对男女经过本人家门口,女人说:“还没发”男人说:“误会”又有一个男人说:“until your father death”
2016年1月,本人在互联网上更新举报投诉信,有一天晚上,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再发”又有一天晚上,有一对男女经过本人家门口,男人说:“出来”女人说:“吃饭”还有一天晚上,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简要滴”又说:“好大既网”
2016年2月,本人在互联网上再次更新举报投诉信,有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其中一个男人说才来发,另外一个男人说刺激、几十个,那个女人说跑掉了。
2016年3月,有两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其中一个男人说影响性,另外一个男人说隐瞒、关了几十个人。又有一个男人经过本人家门口说自己就要死都不知道,还有四个男人两次晚上来找本人,叫本人出去,没有理会。综合分析判断就是可能有几十个人参与此案,这些人可能逃跑了,也有可能被关起来。如果真有几十个人参与此案,那么每人只能分得几百万元或者受贿金额就不止一亿元而是几亿元。
如果那几十个人跑掉了,那几亿元赃款就不能收回来,可能被私吞吃掉了。如果那几十个人被关起来了,那几亿元赃款就收回来入库了。2016年4月,有一个男人晚上经过本人家门口说:“周强,顶楼,射你。”
阮汝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