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这里我先声明下,我今天晚上的这篇文章,纯粹是瞎写,只是自己的思考,大家别打我。 我理解中国股市是跟一个做金融工程的朋友聊天得到彻悟的,当然是我自 己的彻悟,未必是对的,我从他的聊天里,我感觉中国的股市逻辑出了很大的问题。 金融工程有个前提是历史可以复制,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谈量化交易和技术分析 是有意义的,什么概念呢?就是只有大量的行为逻辑在特定的事件下会经常发生,那么这种行为逻辑才是可以被量化,而且也是有价值,可以衍生成为一种金融逻 辑,如果很多行为逻辑都是在特定的历史阶段才会有,那么当时这种行为下所产生的量化的东西,其实是不会再次出现的,这个时候积累的数据就没有意义了,所以 这个层面上讲,技术面分析其实是无法分析出有效的东西来的,因为历史环境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人们的行为逻辑跟着变化了,而为什么美国却可以谈金融工程呢, 我自己的理解是美国一百多年来许多金融行为逻辑是被固化下来的,就是说在面临同样的市场情况的时候,人的选择跟历史是一致的,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是构成 参与者主要的群体的历史行为,可以被复制。 所以,国外可以通过历史可以预测未来,但是中国不行,中国的股市一出生就是个畸形体,每个阶段的参与市场主体的 群体的行为逻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直没有形成特定行为逻辑。 20多年过去了,才慢慢具备一点正常的雏形。

  中国A股一开始是什么人买 股票?是共产党员!那时候股票出来没有人愿意买,共产党员要带头买股票。 然后赚钱了,开始有人愿意买了,再之后排队买股票,有行为逻辑么?其实是没有的。  然后,接着是庄股时代,坐庄的大户忽悠买股票,再接着民间大庄被机构渐渐取代。 总共二三十年的时间,每一代的操纵市场的人的逻辑都是不同的,你怎么可能通 过这些不同的行为人的行为去预测未来可能的行为逻辑呢?

  虽然,每个国家都存在不同时候发生不一样的历史事件,但是成熟市场体系里,应 对不同的事件的反映基本上趋同了,而在中国却就未必。 如果经济不具备周期性,那么股市就必然没有周期性。 而在中国其实很大程度上,连一个周期都没有走完。  历史么有有循环,行为逻辑尚未可以归纳。

  在的股市开始具备一点点投资价值了。 但是我觉得还不够,中国股票历史上的主要参与者其实不是 散户,以后肯定也不是。 散户的行为是集体无意识行为。 不具备参考和分析的价值。 回到最后我们要看的是市场机构者和大量游资的行为逻辑分析,所以你们会发现 为什么国外很多市场交易量基本上都是一根直线,没有一定的事件,基本上没有成交量,那是因为,市场参与主体很理性,他们对一个股票的估值基本趋同,所以达 成了均衡,也就固定在某一个价格上,所以,他们的行为逻辑是有预案和逻辑的,未来的中国股市的发展可以参考香港股市,但是需要时间。

   很多人在喊中国十多年了,股市没有涨,所以必须涨。 拿巴西、印度、俄罗斯来举例子,事实上A股和他们没有可比性,因为中国一开始的时候股市就是个畸形,明 显虚高,中国股市的出生是肩负着历史使命出来的,其实股民都知道中国股市最早是给国有企业脱困而创造出来的,明显就是来套钱的机构,一堆没有价值的股票, 不断会被推高,掩藏在背后的一个根本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股票上市的管制。 正因为股票的稀缺性,所以中国连个ST股票都有价值,因为具备壳资源。 这种管制 逻辑自然就催生出有中国特色的股票定价机制了。

  我自己的理解,决定股票价格的是对股票未来价值的预期,理论上股票的根本价值建立在未 来通过股票分红产生的收入能对得起你股票的价格,但是在中国这种定价机制却发生了扭曲。 产生了一条逻辑链是什么呢?因为股票管制,导致股票供应减少,而股 票供应减少,市场资金较为丰裕的情况下,所以基本上每只股票都远远高于他本来该有的价值。 这就是中国特色的股票市场。 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种明显扭曲的市场定 价机制,是走不远的,必然要回归到合理状态去。

  合理状态是什么呢?还是回到逻辑上来讲事物背后的本质是什么?房地产价格的本质是什么 呢?在中国可以理解为出租房产一定年限内的租金收入的折现,再加一定的通货膨胀的系数。 经济都是有它的运行规律的,可以得出房地产价格是否虚高的结论,股 市也一样,每年分红收益加转让价格加通货膨胀系数,按照同样的折算方式得出的结论是房地产大部分区域有投资价值。 股市80%无投资价值,我前面讲的回归是 指股市要回归到有投资价值上去,否则股市就是一帮傻逼的击鼓传花的游戏。 今天一个傻逼说我赚了,明天说我亏了,因为他们都没有底线。 一个看到要玩完的市 场,你们去玩就是赌棍。 既然是赌棍,那么净身出门的概率是最高的。

  那么回归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就是改变股票管制这个关键点,让股票 上市不需要管制,真正把股票定价交给市场去。 而监管层要做的事情就是确保信息的公正公开及时客观,同时打击内幕交易。 如果能理解到这点,我觉得其实我们就 应该明白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监管层的决心决定了股市未来很长时间的走势了。

  我去年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二级市场当下的情况下,还不断的进行扩容,我们的理解是政府有变相的通过扩容来取消发审体系的尝试的可能,从而实现A股的去泡沫化,政府期望通过这种方式来使得二级市场从一直较高的市盈率回归到合理状态,从而降低一二级市场之间的高价差。 ”

  这个判断一旦成立,其实股市跌跌不休的状态就是明确的了,我一直在群里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呢?看不清大趋势的人,是不适合做股票的,每天技术面分析分析去,进进出出,赚的都是小钱,真正赚大钱的永远是站在更高点上看人生的人。

  其实做股票就是做人,时机不对,趋势不对的时候,你还在玩股票,那么当时机对的时候,你也没有钱去做股票了,因为你被套牢了,所以散户的悲剧在于炒了一辈子的股,还没能解套。 做人不也一样么,很多人一辈子都在还某一个时候放下的错误。

 总的来说,大趋势下做股票的难易度其实是差很多,你要在弱势里面找机会,你是可能有很高的涨幅,但是对你的要求太高了,我也从来不排除在即使大盘哪怕一路向下,还是有个别股票会有几倍的涨幅,只是问题在于他会是你的么?你抓住的概率有多高。

   我从来不相信在二级市场上有所谓的高手,现在那么多阳光私募一个个都出来了,甚至比股票家数都要多了,能说明很多问题了,说明了他们跟你差不多,都是靠 天吃饭的。 极个别的优秀天才是有,但是占比太少,99%的人都是跟你一样,甚至如果运气够好,他们还远远不如你,但是并不说明他们能力弱于你,而你是要结 果的,一个操盘能力强于你的人,却赚钱赚不过你的人,对你也没有意义。

  现在很多人,包括但斌好像也都在忽悠政府暂停新股发行,我其实 心里就觉得挺有意思了,我前面给浙江金融提出的想法是要去杠杆化,其实,证监会在做的就是去泡沫化,这个事情很得罪人,尤其是得罪散户,但是这个过程该不 该做呢?其实还真是该做,否则中国的股市,走到最后,真的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赌场。 因为每天买进卖出的都是明显没有投资价值的东西,你还爆炒,迟早要爆 掉。 逻辑就是这样的。

  那么很多人问,股市什么时候会好,我不是专家,我给不了答案,我只是觉得,现在很明显可以说股市不好的理由有这 么几个,第一个是监管层,不断扩容趋势不会暂停,那么理解起来就是产品方不断增加,股票家数增加,第二个就是股市资金不断流失,而且各地各种区域性市 场,OTC市场,以及私募债市场都开始建立,分流了不少资金,大家用脑子想想,当一个市场钱少了,产品多了的时候,结果会是如何?两个结果,第一个结果是 每个产品的价格都下来,因为大家没有那么多钱买了。 第二个结果,就是大家的钱都去买市场里好的产品。 这个产品价格不断上行,而不好的产品就没有人买了,直 到大家觉得产品虽然不好,但是还是值某个价格的时候,会有人去买,所以股市下一步,我的判断就是还是继续的跌,但是优质的好的股票,可能会有很大的涨幅。

  其实在放程度更大的层面来看,股市这个问题,我自己觉得还要考虑两个因素,其实,翻看全球股市,股市上行要具备两个很重要的条件,我认为是必要非充分条件,就是必须要有,但是不代表有了就一定涨。

   一个是经济形式的相对明朗,啥意思呢?相对明朗的意思不是说经济形式一定要多好,但是经济形式总不能太差,一个好的经济形式未必一定带来股市的一定上 扬,我自己理解下来,这其实是个信心方面的问题,在一片哀鸿遍野的情况下,大家做多情绪总是会受到打压的,每天听到负面新闻,很多人还是不愿意进行投资 的,喜欢保持流动性,这种心态不单散户才会有,机构也是一样的,所以经济面明朗很重要。

  另外一个条件其实是货币的充沛供应,这个大家想想都明 白了。 没有足够的货币是推动不了股市的上行,股市总到最后来说还是靠资金推动起来,尤其在在中国一般情况下认为这个是充分条件,一般货币多了其实必然导致 资产价格大幅度上行。 但是货币泛滥了在某些情况下,货币充沛其实不一定就能推到出导致资产价格上行的这个 结论的。 这个前提是经济形式要向上,也就是前面说的第一个条件,所以两者要叠加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催生大行情。

  在经济面不好的情况 下,其实资金找不到出路,或者说找不到安全的出路,推导出的结论就是资金再多,也推动不了资产价格上行,其实现在的情况市场上资金面很紧缺么?其实我到不 觉得,市面上资金还是较为宽裕的,但是这个宽裕,我自己的理解是市场上的这个宽裕,反倒是实体经济不好所衍生出来的宽裕,因为实体经济不好,导致大家不愿 意进行投入,只能让钱留在手里,而又不愿意进行股票投资,只能以流动性的形式存在,一旦实体经济好转,市场资金可能又会出现紧张的状况。 所以,这种宽裕是 相对的,而且,在目前市场的存准和利率的情况下,要很宽裕其实也是不现实的。

  很多人到现在还在谈CPI,其实我一直有个观点是,经济 形式好的时候,关注CPI,但是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大家更关注的是GDP,以及由于GDP下行可能会带来的利率变化,为什么呢?因为一旦经济下行的时 候,大家的关注重心都放在了经济是否滑坡的问题上,这个问题的打击当然要远高于CPI对股市的打击了,更何况GDP下行,其实CPI大抵是下行的。 所以, 谈CPI在这个阶段无意义。

  最后的结论是,大家如果问我,股市未来会如何,我只能说扩容不停,经济形式不振的话,下跌是必然的,没有什么好多谈的。

  如果说,股票我看的很透彻的话,那么我对于房地产以及未来经济形式,我却一直未能理出很好的思路,前几篇文章,第一篇文章,我把矛头对准了大量的金融机构,第二篇文章,我认为浙江金融机构的乱象跟政府监管缺失是有关系的。

   有好几个批驳我的人,认为金融不应该被管制,这是对自由市场经济主义的反攻清算,其实,这个命题很庞大,争个几日几夜也争不出来什么,但是基本上目前各 个国家达成的共识是金融是需要监管的,保尔森提出的观点是,“我们不需要更多的监管,我们需要更好的监管。 ”,美国在金融危机之后,提出建立超级监管平台 的概念,保尔森认为没有不要重建监管体系,但是却需要在现有的监管体系下面做一些深化和更好的提升。 所以,管制比不管制更有市场。

  其 实,浙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政府有不少人才,而事实浙江政府官员也很务实,我前几天跟省政府一个公务员聊天,他提到了金融监管的问题,他认为,在商品市 场,鼓励充分竞争,政府干预越少越好,但是在产品要素市场,政府就必须发挥引导作用,同时要加强监管,因为产品要素市场带有很大的公共性在里面,政府要引 导要素市场流向到符合产业政策方面中去,而正是因为前些年浙江政府在金融要素市场的放任自流,导致了大量的金融在浙江日益信贷化,将金融体系变成了一个高 利贷体系,从还这个意义上讲,我认同他的观点,金融是个大杠杆,浙江很多经济问题,不能归罪于金融机构,也不能归罪于政府。 但是作为杠杆的金融,在期间的 作用我们要充分认识,这是一把双刃剑,良好的金融体系,能稳固经济,确保经济即使出现了大问题,也能较为平稳的过度,我07年写过一篇文章,提到美国的次 贷危机,某个意义上讲,美国的金融体系是创造了次贷危机,却又确保了次贷危机没有让美国趴下,美国凭借强大的金融体系,让次贷危机流动到全世界,从而让全 世界在为美国创造出来的次贷危机买单。

  而一个发展失衡,不稳定的金融体系,一旦发生冲击,那么对经济带来的伤害将是极为巨大的,不但 带来经济体系的崩盘,更带来社会的极大不稳定。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是最好的证明了,这场金融危机,使马来西亚的人均国民财富水平 倒退10年,使泰国的国民财富损失近一半。 亚洲许多国家陷入内乱之中,这场危机还使1998年全球经济增长率降低1个百分点,意味着比前一年下降1/3, 而危机的成因就在于长期累积的金融风险的最终爆发。

所以,金融的监管,我个人认为是必须的而且毫无疑问的。 问题的问题是,金融监管这个命题,太大,政府有没有能力能管好。

  那么既然金融 不是引发浙江经济出问题的根本性原因,那么会是什么呢?这个命题,我给不了答案,我想无论谁也给不了,就如同,现在谁也没有专家能界定1929年的经济危 机的确定原因是什么?周期论或许是最好的借口和理由吧,反正就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总是要发生衰退的,二战后的经济规律就是每八到十年都会有一次衰 退,然后进入复苏。 全球经济基本连为一体的情况下,中国肯定也不能独善其身,所以,谈中国经济出问题,那么就还必须谈美国,欧洲怎么了?这个难度太大,我 就不做讨论了。

  要做的其实是一个预测,这个难度更大,经济学家对未来的预测从历史实践证明基本上跟赌大小概率是差不多的,所以我我概率比他们更低,现在一个准确的判断是,经济在下滑,进入衰退期,两个问题是,一是什么时候到底部。 二是会不会进入萧条期。
大都会网站=都市社交+消费评论iMet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