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郎平为何参加中国女排总教练竞选?


  中国女排新任主帅人选随着郎平在最后时刻宣布参加竞聘而变得更加戏剧化。 昨天上午,备受关注的新一届中国女排主教练竞聘会在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一楼会议室举行。

  同此前一直传出的消息不同,参加竞聘的四位教练候选人分别是郎平、蔡斌和两位从海外归来的教练刘长城与蒋杰。 在持续了一整天的竞聘会上,四名候选人分别进行了长达1个多小时的陈述和答辩,阐述了自己对于中国女排现状的分析、需要进行的改变以及所希望达成的目标。

  排管中心新任主任潘志琛表示,排管中心将根据四位教练的实际情况结合专家的观点进行评估并确定候选人,在报批体育总局后宣布最终人选。 潘志琛透露,中国女排主帅的结果将力争在本周内公布。

  郎平:我的心思你们别猜

  在四名候选人中,郎平的呼声最高。 截止昨天22点30分,某网站关于“中国女排主教练花落谁家?”的调查,共有35000余位网友投票,郎平的支持率为90.2%。

  不过,对于“重出江湖”的前景,郎平笑言,自己目前还没做好准备。

  昨天,走出会场的郎平表情轻松。 她坦言,并没有将陈述过程当做竞聘,究其原因就在于自己一直没有想来做国家队主教练。 郎平告诉记者,是排管中心潘志琛的一再做工作,才让自己最终坐到这里。

  郎平笑称:“我也想要不别来了,来了大家就猜测是你来了你就想当,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就是来分享,潘主任一直邀请我,说来了作为专家也要讲,我说好吧,这个我是可以做到的。 和大家一起分享排球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

  “我来就是为了分享我的感受,来做一点贡献,为推动中国排球的发展。 ”郎平称,伦敦奥运周期结束后,队伍应就不足之处制定一个详细计划,并在新的周期里尽最大努力缩短与世界各强队的差距。

  不过,对于重新执掌中国女排帅印,郎平笑称自己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来和大家分享执教经验。 “我还没想到那一步,因为后面的事情还有很多,我有我的任务。 ”

  据郎平透露,自己与广东恒大女排尚有一年合约,而队伍还要参加即将开始的亚俱杯赛事,因此目前任务很重。 而据广东媒体爆料,恒大对于郎平参与竞聘国家队主帅抱以支持的态度,并承诺7位数年薪不变。

  蔡斌:是不是我不重要

  作为本次中国女排主帅竞聘的另一热门人选,前主帅蔡斌在结束竞聘陈述后坦言,必须面对女排的现状,切不可好高骛远。

  在他看来,中国女排目前正处于一个困难时期。 一旦新任主帅出炉,当务之急便是扭转队伍的思想作风,以及提升队员的技术全面性。

  对于本次竞聘,自言不看重结果的他更多地将其看作是一次“学习、再进修”的机会。 谈及感受,蔡斌说:“我想说的都说了,我想得到的反馈也都得到了,至于最后是不是我并不重要。 ”

  其他参选者:我们看好郎平

  刘长城曾经是男排国手,多年在德国俱乐部执教,成绩斐然。 同为男排前国手的蒋杰从2003年开始就担任新西兰国家队的主教练。

  昨天,刘长城对于自己的竞聘发言略显遗憾,“老专家提了很多问题,我出现了短板,因为在国外二十几年了,没说过中文,所以在说中文的时候,在这种场合下,我认为我的回答是比较失败的。 ”

  至于自己当选的前景,刘长城表示,虽然对自己有信心,但是他认为郎平应该作为中国女排的主教练。 蒋杰也坦言,作为“竞争对手”的郎平、蔡斌具有较为丰富的执教经验,带队成绩也非常出色。

  至于为何会回国参加竞聘,刘长城说,目前中国排球处在一个非常低落的时期,不光中国排球界应该努力,海外华人华侨也要共同努力。 “在今年二月份的时候,看到中国女排这么优秀的一个集体,全国人民关注的队伍,没有主教练,心里特别着急,所以二月份的时候,就联系过排管中心,表达了自己想回到中国的愿望。 ”
 “郎”真的来了?

  中国女排选帅启动,郎平亮相竞聘会现场,成为最具爆炸性的新闻。

  郎来了,郎来了,每逢女排崩盘、换帅,就会传出郎平出山的呼声,最后又无疾而终。 这一次却不同,尽管共有四人竞争,结果还有待揭晓,但请广大球迷放心,所谓竞聘就是走个过场,众望所归的郎平必将重执中国女排教鞭。

  给个理由先?以下便是本报非专业排球记者夜观天象,得出的非专业分析。 信不信由你——

  三大对手太缺竞争力

  此次参加女排主帅竞聘的四位人选,令专家眼镜碎了一地。 一方面是因为郎平的江湖地位过于高端,简直不相信她真会参加;另一方面是以蔡斌、刘长城、蒋杰的资历,想不到他们都能进入最后角逐。

  郎平的三大竞争对手中,知名度最高的要算蔡斌。 蔡斌曾于2009年短暂出任中国女排主帅,但成绩平平,当年更是输给泰国队丢掉了亚锦赛冠军,导致下课。 以女排在中国体坛的象征意义和重要程度,很难给一位败军之将二次练兵机会的,但比起另两位,蔡斌或许已经算强的了:前男排国手刘长城,退役后长期在德国杜伊斯堡经营餐馆,2007年才开始执教该国一支俱乐部队,有球迷开玩笑,“把女排交给位厨子,这得下多大决心”;同样为男排国手的蒋杰,近年来一直留洋从事教练工作,最辉煌的经历,也不过是带领新西兰男排参加亚锦赛,想像一下,假如让肯尼亚乒乓球队主帅顶替刘国梁的位置,会是什么感觉?不排除他们三位,只是排协安排的群众演员的可能。

  或许正因如此,蔡斌昨天直言没指望成功,“主要是来和专家交流”。 女排前国手赖亚文和浙江女排主帅吴胜火线退出,很可能也是因为提前得知郎平参加,而选择退避三舍。 在国内排坛,惟一能与“铁榔头”一拼高下的,只有功勋教练陈忠和,而随着后者的婉拒,女排选帅基本失去了悬念。

  “羞辱偶像”罪名无人敢担

  新官上任须打响头炮

  过去十多年,郎平已经不知多少次拒绝过重回中国女排。 这里只从陈忠和卸任后算起,2008年奥运会后,郎平说,“我真的干不动了”;2010年换帅风波,郎平说,“我现在精力不够,受不了重压”;2012年奥运会失利后,郎平说,“你们就放过我这个老太太吧”。

  中国女排成绩不断下滑,其帅位早已不是香饽饽,成了彻头彻尾的烫手山芋,以至于2010年当蔡斌、王宝泉连续下课后,国内竟无一人愿意接手,排协无奈之下只能指定助教俞觉敏“顶上”。 伦敦奥运会后,教练们也无不谈女排帅位色变,选帅才一直拖到今天。 相比不断衰落的女排,郎平强势得多——论经历,“铁榔头”是老女排的标志性人物、全民偶像;论执教成绩,分别率中国、美国两夺奥运会亚军可谓辉煌。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中国女排是座破庙,郎平则是尊“大神”。 这次“大神”好不容易屈尊光临,甚至愿意配合走一趟竞聘流程,假如不选她,那简直是对这位排坛偶像的羞辱,这罪名只怕谁也不想担。

  郎平必将竞选获胜,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国家排管中心刚换了主任。 新领导首先考虑的就是打响头炮,而排管中心一把手潘志琛,则把请动郎平当成自己的头把火,所以才会三番五次打电话动员“铁榔头”出山。 节骨眼上,潘志琛除非脑子秀逗了,绝不会没事拿郎平开涮,给自己添堵。

  女儿成年解放单身妈妈

  郎平“豁出去”有理

  郎平之前一直不愿执教中国女排,有她的诸多难处。

  一、身体原因。 上世纪90年代,她担任中国女排主帅时,曾因劳累数次出现晕倒,终于在1999年提出辞职。 说自己身体撑不住,并非全是托辞。

  二、各种压力。 有传闻,当年郎平辞职,与徐利执掌的排管中心高层发生矛盾有关。 此外,郎平不止一次提到,外界对女排要求太高,“再带中国队,我会睡不着”。

  三、家庭顾虑。 郎平2008年后辞去美国女排主教练职务,表示女儿即将成年,自己必须为她付出更多精力。 郎平与前夫白帆于1999年离婚,此后一直没有再婚,作为单身妈妈,对女儿更加关注天经地义。

  不过如今,1992年出生的女儿白浪已经年过二十,彻底成为大人,可以放手了。 多年执掌排管中心的徐利轮岗到体育总局训练局,在人事上,不会有太多顾虑。 或许关键在于,中国女排沦落到无人接手的地步,如郎平所说,情感上不允许自己袖手,只能下定决心豁出去了。

  女排积弱反成“减压阀”

  二进宫或没想像中难

  假如一切顺利,郎平在15年后重新执掌国家队,她能帮下滑多年的女排“刹车”,甚至重塑老女排辉煌吗?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中国女排已经陷入严重断档,甚至濒临绝收的地步。 据统计,目前女排地方专业球队只剩下十几支,一线专业选手不过区区400人,比中国男足现状更凄凉。 而在国字号层面,王一梅、张磊和张娴等人不过二十六七,就已经被称为老将,魏秋月干脆提出退役。 作为团队项目,想在如此单薄的人才基础上获得丰收,确实太难为人。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正因为女排已经羸弱如此,在亚洲都不敢言必胜,球迷对新女排的期望值也大幅下降,这客观上将为郎平减压——没有人会再提出女排下届奥运会必须夺冠的要求。 而另一个“利好”在于,世界排坛传统列强很多也出于动荡之中——古巴经济困难人才外流,俄罗斯青黄不接,巴西球队老化也在走下坡路……指望郎平点石成金不现实,但在她的努力下,中国女排重新成为一支有奖牌竞争力的队伍,并非痴人说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