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瑞士制造”(Made in Switzerland)的内部矛盾


最早的国家营销案例可追溯到100多年前的瑞士。 当时,瑞士的巧克力制造业受到来自比利时等邻国的挑战,瑞士厂商需要为该国产品找到一种独特卖点,于是他们策划出了这个日后风靡全球的特质——“瑞士制造”。 在此之后,瑞士建立了全球首个国家营销委员会,对所有瑞士产品的品牌形象严格管控,其中包括对“瑞士制造”(Swiss Made)和“产地:瑞士”(Made in Switzerland)的表述进行了严格限定。 直至今日,所有与瑞士相关的产品都受到比其他国家更为严苛的质量和品牌监控。 几年前,瑞士的钟表业再次加强管控——他们规定,只有当产品50%以上的零配件都在瑞士当地生产时,才能标上“产地:瑞士”(Made in Switzerland)的字样。

如今当我们可以轻松购买到任何一款“瑞士制造(Made in Switzerland)”商品时,它对消费者来说意义还和从前一样吗?尤其在大众对从吃到穿的产品来源日益警惕的今天,保护商标直接关乎企业当下利润和未来成长。 这让近期瑞士议院争得不可开交的一项新提案成为时下热事。

新立法草案中重点讨论了“瑞士制造”标签到底需要含有多少瑞士制造成分才足够。 在第一轮谈判中,瑞士下议院支持60%成分来源于瑞士才能打上“瑞士制造”的标签,而上议院则支持50%就足够。 目前关于“瑞士制造”的商业法案只存在于钟表行业。 当前立法是只要有50%成分来源于瑞士即可打上“瑞士制造”的标签,这也是瑞士法院从1968年以来在其他行业一直沿用此关于钟表行业的规定。 如果其他行业也像钟表行业那样需要60%瑞士制造才能打上“瑞士制造”标签,恐怕众多商家都将无法承担高额的制造成本。 而瑞士钟表联合会则批评现有法案“过于软弱”、允许外国腕表厂商以“瑞士制造”标签销售产品。

如果在百分比上没有达成妥协,2013年下半年各议院还要再进行两轮以上的讨论。 若提案失败则意味着在价格相对低廉的区块里,成本敏感的腕表制造商可以进口100%的表壳、表盘、表带,但依旧能在自己的腕表中印刻上“瑞士制造”,只要有一半以上的机芯是在故乡制造的。 而一项苏黎世大学的研究更表明标签可以让奢侈腕表的价格翻倍!于是政客和说客集团各自为利益集团的旗下产品(比如芝士、随身小折刀、纺织机)归属地争得面红耳赤。 即使今年通过该提案的可能性是如此暗淡。 提高现有“瑞士制造”标准,已经给为数众多的腕表制造商造成了空前的焦虑。

“感谢瑞士法律当下的薄弱,腕表几乎完全在中国生产也能在‘瑞士制造’的标签下被合法销售。 ”Jean-Daniel Pasche,瑞士腕表联盟的主席在最近一次电话采访中谈道,“这样会损伤到品牌。 如今的消费者想知道自己到底买了什么,也有些人在抱怨瑞士腕表不再像它们该有的那么‘瑞士’了。 ”反驳方的辩论则基于属地门槛究竟应该有多高。 毕竟瑞士生产意味着工资和成本的升高,必然会伤害到已经被强劲瑞士法郎压榨得厉害中小型企业利润。


同时该趋势可能会被腕表产业巨头Swatch集团停止售卖机芯和机芯原件给其他腕表品牌的举动加速推动,这样一来玩家们不得不从亚洲找寻其他货源(至少在短期内)。 从中国买进不那么核心的腕表零件,诸如表壳、表链、表带,已经是近二十年来被广泛实施的秘密。 奢侈品集团自然供得起在瑞士境内进行高成本零件制造,偏低价位的中小型公司则头痛万分。 “你可以在亚洲找到质量优秀的零件,即使在瑞士生产也不一定会更好。 ” 他们纷纷为自己的权益游说。

但最后掌握大权的瑞士腕表基金会则坚信更严苛的法律会为整个行业储存更好的工作机会(目前已经雇佣了53000人),让外国公司为印上“瑞士制造”而轻易购买一家当地公司,实则将产生地点移向国外的黄金美梦落空。
中国新闻评论CJR.com
China Journalism REview
瑞士钟表制造业概况及对我钟表业发展启示
  
  一、瑞士钟表制造业发展历程

  钟表制造业是瑞士的传统产业。 瑞士钟表业最早出现于16世纪中叶的日内瓦,到16世纪末,日内瓦制表业就以其质量闻名, 1601年创建的日内瓦制表协会,是世界首家钟表行业协会。 当时,日内瓦表厂已多达500多家,这迫使一些制表艺人移至人口较为稀少的城镇,日内瓦北部的汝拉山区逐渐成为制表艺人生活和生产的理想场所。 16及17世纪因制表工艺的不断改进,钟表报时的准确性不断提高。 18、19世纪,制表技术开始突飞猛进,1842年,Adrien Philippe发明了垂式上弦钟表,他也是著名的Patek Philippe手表公司的创始人之一。 在同一阶段,制表业开始生产复杂的钟表和引进特殊的部件如永久性日历表及秒表等。 1800年世界钟表总产量达到二千五百万只,瑞士钟表产量占了三分之二,超越英国而领先世界。  

  19世纪,瑞士及美国的工厂已进行机械化大批量生产手表。 美国的 Waltham钟表公司成为采用先进而精密的机械制造钟表技术的先驱,但瑞士凭借其更精密、更先进的机械及技术、富于经验的设计师及工人,提供多样化功能及设计款式和产品,击败了美国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 在进入20世纪时,瑞士引进了两个伟大的表匠Pierre Frederic Ingold和Georges-Auguste Leschot发明的新技术,快速和精确生产带齿轮的夹板和主夹板并发明了可替换的内部零件,为钟表生产的规模化和标准化铺平了道路。  

  到20世纪初,瑞士已经是世界钟表业的领头羊。 当时手表开始逐渐取代怀表的地位,瑞士对手表的进一步改进,就是把怀表所具有的计时、日历、陀飞轮及自动发条装置加以微型化,而装设于手表上。  

  以日本为代表的石英手表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盛行,各国的钟表行业都转向电子计时技术,瑞士钟表业受到来自日本竞争的巨大压力。 1978年,瑞士微电子集团(SMH集团)的表芯部门生产出一款只有2毫米厚的表样原型,是当时世界上最薄的石英表。 最后生产出来的斯沃琪(Swatch)表,更是减去了51个零件,表芯藏置于一个防水的胶壳内,而且防震、耐用、低成本。 斯沃琪表一经推出,便风靡全世界,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手表,直至今日。 20世纪80年代,收藏古董手表的热潮在世界各地全面爆发,人们开始去欣赏机械手表的制作工艺、研究各个不同表匠的独特发明、设计及个人化的风格、钟表的发展历史等。 钟表名厂有特别功能的旧款式钟表价格飚升。 至80年代末,瑞士表厂开始生产一系列高价位的机械手表,一些结构复杂的机械手表再次得到认同,机械表销量回升,重拾昔日的尊贵地位。 瑞士制表业通过不断的技术革新,取长补短,先后推出一系列技术新品。 1979年,Ebauches公司/ETA公司生产出世界上最薄的表,仅0.98毫米;1982年,浪琴公司生产出高精确度的模拟石英表;1988年,瑞士Le Phare Jean d’Eve公司生产出第一块不需要电池的自动石英表,通过手腕的运动提供动力;1988年,ETA公司生产出世界上最复杂的石英天文计时机芯;1991年,Ronda公司开发出可使用20年的锂碘电池石英机芯;1992年IWC公司生产出世界上最复杂的机械手表之一,共有750个零件,21种功能。  

  二、业内主要企业及其产品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产自亚洲的石英表风行全球,冲击了瑞士钟表制造业,瑞士钟表业在重重困难中开始结构重组:从业人员由1970年的9万人变为1984年的3万人,至目前稳定在4万人左右。 企业数目由1970年的1600家变为现在的600家。 每家企业员工平均人数一直维持在70人左右,绝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员工数小于100人,只有不到10家的企业雇佣员工超过500人。  

  近十年来,通过各公司有计划的兼并收购行动,四大集团在钟表业生产中的主导地位基本形成,它们分别是瑞士的斯沃琪集团、劳力士集团、RICHEMONT集团和法国的路易威登集团。  

  (一)斯沃琪集团

  斯沃琪集团是世界最大钟表集团,总部设在伯尔尼州的比尔市,1980年开拓了斯沃琪表,1983年由原瑞士钟表工业公司(ASUAG)和瑞士钟表总公司(SSIH)合并而成,1998年易名为瑞士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 斯沃琪集团共有员工2万人,在50个国家拥有18个品牌,其中包括:宝玑(Breguet)、欧米茄、天梭、浪琴、雷达、卡文克莱(Calvin Klein)、雪铁纳(Certina)、美度(Mido)、皮巴曼(Pierre Balmain)、宝珀(Blancpain)及斯沃琪。 同时拥有自己的装配系统生产企业Lasag公司、钟表机芯生产企业ETA公司、钮扣电池厂Renata公司等多家配套生产企业。  

  斯沃琪集团2006年创下有史以来最好的经济收益,营业额首次越过50亿瑞郎大关,达50.5亿瑞郎,比上年增长12.3%,盈利达8.3亿瑞郎,比上年增长33.7%。 其中钟表和首饰盈利7.38亿瑞郎,比上年增长17.9%,机芯和零件生产盈利1.47亿瑞郎,比上年增长212.8%,电子表盈利1.06亿瑞郎,比上年增长32.8%。  

  (二)劳力士集团

  拥有百年历史的劳力士集团目前是瑞士第二大钟表企业,年销售额近30亿瑞郎,瑞士境内员工3700人。 集团的构成十分“精锐”――只生产连年荣居世界销售额之首的劳力士牌手表及其兄弟品牌帝舵(TUDOR)表。 这两个身价不凡的品牌使劳力士集团成为瑞士最大的奢侈表生产者,每年瑞士全国生产用黄金总量的半数都被使用在劳力士集团的成品表中。  

  (三)RICHEMONT集团

  RICHEMONT集团拥有一系列世界奢侈品名牌,如卡地亚、阿尔弗雷德•登喜路、万宝龙、兰赛等。 自1988年起,先后购入名士(Baume & Mercier)、伯爵(Piaget)、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万国(IWC)、积家(Jaeger-LeCoultre)等瑞士豪华表品牌,并将卡地亚的生产领域从珠宝首饰扩展到豪华首饰表,从而跻身于世界三大钟表生产企业之列,手表年销售额达20亿瑞士法郎。  

  (四)LVMH集团

  拥有CD香水和路易•威登皮具的法国LVMH集团是当今世界头号奢侈品集团。 20世纪末购入豪华(TAG Heuer)、茨尼特(Zenith)二个瑞士手表品牌后,LVMH集团立即跃居世界第四大手表生产企业。 为做到“知已知彼”,LVMH集团甚至将斯沃琪集团的核心领导人物之一――欧米茄表厂前总裁索菲斯蒂挖至旗下,以帮助集团制定战略,使豪华和茨尼特二个品牌重放异彩。 LVMH集团手表年销售额达12亿瑞士法郎。  
 
  十年间,RICHEMONT与LVMH这两个全球著名的奢侈品集团先后进军瑞士钟表业,并迅速取得了与钟表业“老霸主”们一争高下的实力,这充分展示了瑞士钟表业当前发展的一大趋势,即高档钟表业正日渐与奢侈品生产业相互渗透。 在两个行业相互渗透的过程中,高档表及豪华表品牌当然是主要的争夺对象。  

  瑞士钟表工业在结构上沿袭历史上横向专业分工的格局,供货商和分包商向钟表商提供零配件,钟表商装配和销售成品。 钟表商根据品种组织其内部生产结构。 与其竞争对手相比,瑞士钟表工业能为消费者提供真正全系列产品,从人工上弦到全自动机械手表,从模拟式到数字式显示石英表,材质从贵金属镶钻、不锈钢、木、塑料到高科技陶瓷,款式从现代到古典、从运动型到时尚型,品种从闹钟、座钟、小摆钟到手表,瑞士钟表能满足各种各样消费者全方位的需求。  

  三、瑞士钟表出口情况

  瑞士钟表业经历过上世纪70年代没有及时向石英钟表转型所带来的低谷后,近30年的结构调整使其重振雄风,成为瑞士经济增长的亮点。 瑞士钟表产量的95%以上用于出口。 瑞士稳居当今世界第一大钟表货值出口国地位。 钟表业是机械制造、化工之后的瑞士第三大出口工业,近5、6年来,不断刷新自身纪录,出口额从1986年的43亿瑞郎上升至2005年的123亿瑞郎。 2006年瑞士钟表出口再次创下新的历史纪录,达137亿瑞郎,比上年增长10.9%,这是继2004年增长9.2%和2005年增长11.5%后,连续第三年增长。 2006年钟表出口方面,香港61亿美元,居第二,中国20亿美元,居第三,德国12亿美元,居第四,法国11亿美元,居第五。 手表出口平均价方面,瑞士为410美元,美国为65美元,德国为60美元,香港为8美元,中国为1美元。  

  2006年瑞士钟表出口额的90%是手表,达127亿瑞郎,数量达2490万只。 2003年来,瑞士手表出口一直稳定在2500万只上下。 手表材质方面,钢表55亿瑞郎,金表39亿瑞郎,双金属(钢和金)表19亿瑞郎,铂金表3.92亿瑞郎。 机械表出口84亿瑞郎,电子表出口43亿瑞郎。 在货值方面,43%出口至亚洲,34%出口至欧洲,21%出口至美洲,2%出口至非洲和大洋洲。 前15个国家吸收了82%的出口量。  

  四、关于“瑞士制造”

  瑞士钟表业的世界级声誉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其稳定的质量和可靠的性能,一代又一代表匠用智慧和汗水赢得了这份荣誉。 瑞士钟表业对品牌和原产地标志的使用极为重视,使得名牌效应和“瑞士制造”的号召力相得益彰,为消费者提供最佳的品质保证。 然而,“瑞士制造”标志在为瑞士钟表业增添光彩的同时,却也难免带来麻烦--“Swiss Made”成为世界钟表业内被盗用最多的标志之一。 假冒产品对瑞士钟表业造成严重损害,不仅影响了产品销售,而且损害了瑞士钟表的整体形象。 据估计,此项损失每年达8亿瑞郎。  

  保护“瑞士制造”标志成为瑞士钟表业的重要任务,在瑞士钟表协会的努力下,瑞士于1992年8月28日制定的“商标及原产地标志保护法”,加强了对违规产品给予民事及刑事惩罚的力度,瑞士海关也对进出口及转口钟表实施更为严格的监管。 同年,钟表协会制定的瑞士“表类‘Swiss’标识使用条例”对“瑞士制造”及相关标志的使用范围做出了详尽的规定:

  瑞士制造:根据瑞士“表类‘Swiss’标识使用条例”的第1条款,只有满足以下三个条件,方可在外表使用“Swiss made”、“Swiss”或其它含“瑞士”一词的表达方式,即:机芯为瑞士产;组装在瑞士完成;生产者的最后检测在瑞士完成。  

  瑞士机芯:根据“表类‘Swiss’标识使用条例”第2条款,对瑞士机芯的定义是:机芯组装在瑞士完成;机芯的最后检测在瑞士完成;除组装费用外,机芯中的瑞士原件价格至少占全部原件价格的50%以上。 如果机芯为瑞士制造,而整表不是在瑞士组装的,则“瑞士”标志只能出现在机芯中的一个元件上。 表的外表上只允许使用“瑞士机芯”(“mouvement suisse”或“Swiss movement”)字样。 “表类‘Swiss’标识使用条例”的第3条款规定,“机芯”一词必须完整地拼写而不能使用简称,且必须与前面的“瑞士”一词使用同样的字体、字号和颜色。  

  “瑞士石英”(“Swiss Quartz”)标志:只有瑞士原产表才可使用这一标志,其它使用了瑞士石英机芯的非瑞士表则无权使用。  

    “瑞士原件”(“Swiss parts”)标志:当手表机芯使用的原件为瑞士产而装配在国外完成时可使用这一标志。 但它只能出现在机芯上,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用于表的外部。  
 
  “表类‘Swiss’标识使用条例”自1992年公布后实施至今,在维护瑞士钟表的声誉和形象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但近来,“瑞士制造”标志的使用标准问题重新又被提出,并成为瑞士钟表业人士讨论的热点。  

  瑞士钟表协会将于2007年6月28日在协会全体大会上就进一步严格“瑞士制造”使用标准的新方案进行表决。 该方案主要涉及瑞士手表及其机芯:手表方面,机械手表至少80%的制造价值应在瑞士完成,电子手表至少60% 。 此外,技术和样品设计应在瑞士进行。 机芯方面,至少80%的构成部件的价值应在瑞士完成,电子机芯的比率为60% 以上,技术和样品设计应在瑞士进行。 方案还对瑞士零部件和瑞士装配作了规定。 出台新方案的目的是保护“瑞士制造”品牌。 新方案不仅将影响整个瑞士钟表行业的整体利益,还会牵涉到与世界其它国家钟表业的合作。 瑞士中档表及普通表生产厂的部件都来自香港等亚洲产地,如果提高对“瑞士制造”的使用标准,那么他们只能更多地使用瑞士产零件,生产成本也将相应提高。  

  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会参展商委员会主席、瑞士钟表协会副主席雅克•迪谢恩先生最近接受瑞士《周刊》杂志采访时就表示,某些瑞士钟表商主要从亚洲进货组装成“瑞士制造”成品,对整个瑞士钟表业发展带来了危害,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 2006年,瑞士钟表137亿瑞郎的出口额中,80%是高档手表。 高档手表将直接或间接带动中、低档表在国际市场中的销售。 新的“瑞士制造”标准将促使钟表企业把设在境外的生产厂迁回瑞士,促进瑞士经济的发展。 现有“瑞士制造”标准使高档表更易受到仿制。 据估计,全球每年共有4千万只假冒瑞士表,而真品瑞士表产量只有2500万只。 真品表生产受到严重冲击。 雅克•迪谢恩先生2007年7月将随经济部长访问中国和越南,与两国政府讨论钟表仿制问题。  

  五、瑞士钟表制造业对我钟表业发展的启示

  瑞士钟表业的成功靠的是瑞士品牌及对科研、设计、技能培训和售后服务的巨额资金投入。  

  目前我国钟表行业已跻身于世界钟表生产和消费大国的行列,产品产量位居世界前列,一些钟表企业已跻身于世界级合格供应商行列。 当前我国钟表行业以数量和规模扩张为主的发展阶段已经基本结束,开始进入以结构优化和升级、行业整体素质提高为特征的新的发展阶段。 由此而带来的是,推进我国钟表行业的产业升级,拓展新的经济增长空间,已成为我国钟表行业进一步发展的关键。  

  据统计,我国钟表产量已占全球市场的70%,但出口总值为20亿美元左右,仅占全球市场的10%,而且在国内市场,国产手表虽占有70%的市场份额,但销售收入仅占市场销售额30%,远低于国外品牌在中国的销售额。 而瑞士年产钟表仅占全球产量的3%,但出口额却占了国际市场销售额的40 %。 由此看来,我国虽然是钟表大国,而不是钟表强国,仅处在全球钟表业金字塔的基座。 主要原因在于:

  (一)技术创新和产品开发滞后。 相比较来看,钟表工业发达的国家特别重视加强对研究开发的投资,以获取或保持技术竞争的优势。 中国钟表工业在这些方面还存在较大的差距。 (二)缺乏国际品牌。 如今,国际钟表市场上,品牌和款式的设计竞争突破了钟表业的利润空间,已成为国际先进钟表企业竞争的主要手段。 尽管我国钟表产量世界第一,但是中国企业极其品牌在国际市场上的信誉度和影响力微乎其微。 很显然,品牌的塑造已成为我国钟表行业下一步发展中急需解决的问题。  

  从我国钟表行业现阶段发展情况来看,要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促进产业整体素质的提高,还需要相当长的发展过程。 今后我国钟表行业仍然要走自己的发展道路。 当前,在经济全球化大环境下,要充分利用钟表制造发达国家产业转移的契机,发挥我国钟表行业的比较优势,提高与国际钟表企业资金、技术、管理和人才等方面的合作层次,积极吸收和消化国际钟表企业的先进之处,针对自身的发展特点逐步增强竞争优势,缩短与国际钟表发达国家的差距,实现产业升级。
中国新闻评论CJR.com
China Journalism REview
瑞士纺机:与中国纺织同舟共济

    一艘满载着瑞士纺机制造商和我国纺织企业代表的游轮在黄埔江上缓缓行进。 这是参加第十一届上海国际纺织工业展的瑞士纺机协会特意安排的一次看似轻松却寓意深远的游船活动。 当游轮刚刚驶离码头,瑞士纺机制造商协会主席克里斯第安·科尼说:“中国纺织工业与瑞士纺机制造业就像我们现在一样,上了一条船,船已经开了,无论遇到激流还是风浪,我们只能共同面对,同舟共济。 ”中国纺织机械器材工业协会理事长高勇立即回应:“我们在一条船上,谁也跑不了,只能相依为命。 我们今后的合作关系应该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两位行业协会负责人在船上的一席话正是对瑞士纺机与中国纺织工业之间关系最恰当的描述。

    起源于丝绸的瑞士纺机业

    从18世纪末到19世纪上半叶,瑞士丝绸业非常繁荣,丝绸产品风靡整个欧洲以及美国。 丝绸贸易有力地带动了瑞士纺机制造业的发展。 不久,瑞士人又带着“瑞士制造”的纺机设备走出国门,到境外办起了纺织厂。 到19世纪末期,随着纺织业陆续输出国外,瑞士本土的纺织业逐渐萎缩消亡,但瑞士纺机业并没有因此而没落,而是凭着出色的质量和创新能力被世界所认可,在全球纺机业中扮演起领导者的角色。  

    瑞士的纺机企业不仅是纺纱、纺丝、加弹、织造、刺绣、染色、印花、整理、检测等领域的翘楚,也是当今纺织工业技术标准的设定者。 被称为世界第一大纺织机械生产厂家的瑞士欧瑞康集团(原苏拉集团),其纺纱、捻线和刺绣机械驰名世界;瑞士立达公司的并条机、精梳机,史陶比尔公司的多臂装置、提花机,苏尔寿纺机公司的片梭织机在世界纺织业界也都拥有重要地位。 瑞士乌斯特公司,不仅生产的多种检测仪器技术水平世界领先,还是全球纺织工业质量监控系统的标准制定者。 其发布的乌斯特公报,是当今世界最完整的纱线质量统计标准,为衡量产品质量和等级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把纺机加工厂建到中国去

    上世纪20年代,瑞士立达纺机公司的设备首次运抵上海码头,开启了瑞士纺机进入中国市场的大门。 在过去的80多年时间里,特别是中国改革开放的30年间,瑞士纺机在中国纺织工业的发展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在中国纺织企业眼中,“瑞士制造”的纺机设备就是引领纺织高端技术的楷模。  

    据海关统计,2007年,我国进口瑞士纺机2.36亿美元。 而事实上,我国纺织企业购买瑞士品牌的纺机设备却远不止这些,只是有一部分设备打上了“中国制造”的标牌。  

    上世纪80年代,瑞士的纺机设备主要是通过中国香港进入内地,后来随着我国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一些瑞士纺机企业陆续在内地设立了销售代表处。 上世纪90年代后,特别是我国纺织行业压锭调整之后,全行业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许多国外纺机企业为了抢占这一市场,纷纷到中国来投资建厂,瑞士纺机企业更是其中的先行者。  

    1997年,瑞士苏拉在苏州建立了独资子公司––苏拉纺织系统(苏州)有限公司,主要生产短纤倍捻机和半自动转杯纺纱机。 2005年,公司对中国境内的业务进行整合,更名为苏拉(中国)科技有限公司。 2006年,苏拉集团归到瑞士欧瑞康集团旗下,苏拉(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也就随之成为欧瑞康(中国)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目前占地面积达18万平方米,网罗了巴马格、苏拉、赐来福、纺织专件、古加诺传动五个事业部,产品涉及转杯纺纱机、环锭纺纱机、短纤倍捻机、卷绕头、加弹机、摇机、罗拉等。  

    1997年,瑞士史陶比尔公司在杭州建立了其第12家分公司––史陶比尔(杭州)精密机械电子有限公司,生产高档多臂装置,专为国内企业的织机做配套。 现在,他们已经与国内的十多家主机企业合作,为6000多台织机安装了多臂装置。  

    1998年,瑞士立达公司在常州建立立达(常州)纺织仪器有限公司,开始了立达并条机的中国本土化生产之路。 在此后的10年间,他们不断扩展在华业务,目前,开清梳、并条、纺纱等一系列的设备都可以在中国生产,并且与瑞士本部生产的产品同步上市。  

    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有着全球化运作能力的瑞士人以其精准、严密的思路一步步深入到中国腹地,由其投资的纺机厂一个个拔地而起。 在这里生产的设备,不仅满足了我国企业的需求,同时还源源不断地出口到世界各地。 中国逐渐成为其在亚洲地区的纺机加工基地。

    与中国企业一起发展壮大

    “中国是我们最大的市场,也是最值得重视的市场。 ”瑞士纺机制造商协会秘书长Lukas Sigrist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进一步表达了中国对于瑞士纺机业的重要性。  

    Lukas Sigrist说,瑞士拥有强大的精密纺织机械的开发和生产能力,每年都为中国提供大量的纺织机械设备,促进了双方的共同发展。 1995年,瑞士出口到中国的纺机产品占其出口量的5%,10年之后,已经占其出口量的20%,并且保持持续增长。 因此,瑞士纺机对与中国纺织业保持持久的和互利的合作伙伴关系寄予很大的期望。  

    瑞士纺机企业在开拓中国市场时一直在强调“为用户提供全面解决方案”。 他们坚持不懈地将这一理念渗透到中国企业心中,并逐渐被中国企业认可。 立达纺织机械中国区总裁风思祺对此有着深切的体会。 他说,以前,中国企业买立达的设备,更多的是买单机,比如并条机、精梳机,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是购买整条生产线,这表明中国企业已经开始接受立达的整条线的全面解决方案。 这个方案所包含的不仅是提供设备,还包括整个项目的运作,如提供售前项目咨询服务、设备可靠运行的工艺方案、方便快捷的售后服务等。  

    Lukas Sigrist认为,随着中国纺织行业投资和发展回归理性,客户对产品的选择也会越来越理智,一定会从终端产品出发去寻找相应的设备供应商,作为设备供应商则要为客户拿出全套的解决方案,最终获得双赢。  

    这就是瑞士纺机企业的市场拓展战略。 无疑,这一战略在中国市场将取得胜利。
中国新闻评论CJR.com
China Journalism REview
瑞士机床工具业发展现状
  
    机床行业在瑞士工业中一直占有着重要地位,据瑞士机械制造商协会(TheSwissMechanicalandElectricalEngineeringIndustries,简称:SWISSMEM)最新统计资料显示,截止2008年第三季度,该协会旗下90家机床会员企业从业人数为11941名。  

  数据显示,2008年前三季度(第四季度的数据将於2月底发布),瑞士机械及电子工程行业订单总量比2007年同期下跌了12.7%,其中来自瑞士国内的订单量同比下跌了4.4%,来自国外的订单的同比跌幅为14.8%。

  若仅以去年第三季度计,SWISSMEM旗下会员单位的新订单数量比上年同期的降幅更为明显,为20.2%,其中,国内订单数下降了9.2%,国外市场则足足下降了22.9%。 从销售额上看,2008年第三季度的销量相比2007年同期仍有6.5%的上升,其中,瑞士国内市场的增幅为1.9%,海外市场增幅为7.8%。

  根据SWISSMEM方面的统计资料,2008年前三季度,瑞士机械及电子工程产品出口额达608.59亿(单位:瑞士法郎,下同),年同比增幅达5.8%;而2007年这一增幅是两位数,为13.3%。 同期,瑞士机械及电子工程产品销往EU(欧盟)及EFTA(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产品总金额达401亿瑞士法郎,这部分在SWISSMEM会员单位总额中占到65.9%;而销往亚洲的部分占10.8%。

  进一步研究统计资料还可发现,从2007年的情况看,瑞士机床的最大消费国为德国,消费额达14.158亿,比上年同期的增幅达15.2%,占到瑞士机床总销量的24%;瑞士本土消化了18%的机床,总消费额10.489亿,年比上升28.4%。

  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和2007年销往中国的瑞士机床的总价值分别达到2.7亿和3.279亿,比上年同期的增幅上升明显,分别高达33.5%和21.4%。 无疑,对於瑞士机床制造厂商来说,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可见,其整机的80%以上用於出口,且多年来这种发展趋势一直相当平稳。

  相比02年,瑞士03年的机床、机床部件及附件产值有小幅下调,但04年的产值又出现回升,达到与02年基本持平并略有超出的规模。 之後,整个机床工业进入快速发展期,尤以近两三年的增幅最为迅猛。 从整机来看,2008年前三季度的产值与2005年全年的规模已基本持平。 不难发现,瑞士机械制造业在经历了迅猛增长後,如今速度已略有减缓。
中国新闻评论CJR.com
China Journalism REview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