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国经济已经是春天,但中国品牌依旧在冬眠


本月,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National Public Radio)研究了中国用于提升其世界地位的多种方式,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军事力量等。

经过三十年高速经济发展,每个人都知道一个品牌叫“中国制造”,但是只有非常少的人能够叫出一个中国品牌的名字,可见其原因并不仅仅是经济。

在金边(柬埔寨首都)市中心附近的一个热闹市场,24岁的Soray Peah正在测试一部她考虑购买的手机的铃音功能。

“我绝对会买一部中国制造的手机,因为它们足够便宜,虽然质量不是那么好。 ”

但是她却不知道任何中国品牌,事实上他将要购买的是一部山寨诺基亚,在中国制造,卖遍东南亚。 同时,中国制造的名头也在金边的很多高档商店叫得十分响亮。

Tha Vy 作为经理在一个卖场中开设了一家专卖电子产品的智能商店。

“不,我们没有购买中国品牌的商品,我们只有韩国和日本的品牌。 因为中国产品在第一次进入柬埔寨市场时,质量非常的差。 ”

就这样,一个柬埔寨商店经理指出了中国发展的关键点,中国的便宜T恤衫和山寨手机?很好!在中国组装的IPAD和笔记本电脑?也很好!中国品牌?没听过。

一个中国公司的美国工厂

在地球的另一边,在南卡萊納州的卡姆登(Camden, S.C),美国工人们正在为冰箱门贴上商标。 他们为海尔在美国的工厂工作,而海尔是作为中国最有可能接近“知名国际品牌”的公司存在的。

“我认为我们有好员工,也有好经理,因此我们也有好产品,”经理Gerald Reeves说“海尔的产品质量很好,它并没有那些低端的‘中国制造’产品的弊病。 ”

“我不知道那会是那么大的一个挑战,因为我们的盒子上写着‘美国制造’,说实话,很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海尔是一个中国公司。 ”

Reeves说海尔在研发上的投入保证了其产品的高质量。

体提到“我们现在已取得一些研发成果。 如果打算生产适合美国市场的产品,至少在产品设计部门要有绝大多数的美国人。 ”

但许多分析家认为海尔有限的成功或许在某些方面成为证明这一规矩的例外。 他们将中国不能发展与变革归咎为中国内部的问题,要比发展品牌复杂得多。

中国应该做:

中国企业困境的关键是处在一个相对缺乏法律保护的环境中。

“如果你打算创新,如果你打算成为一个创业者,如果你打算发明创造一些东西,你需要一个能够保护你发明的法律体系。 ”Paul French说,他在上海一家名为 Access Asia 的咨询公司工作,在中国生活了20年。

他说:“政府应该主导尊重和保护创业者和创新者,一个独立的司法系统也应该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但是就目前的状况看,还不是这样的。 ”

French觉得知识产权问题是中国在进一步发展前需要面对的众多事项中的一个。

他说“纵观全盘,环境和社会福利(社保和医保)将会变得很重要,接下来就是教育,以及学生和大学挑战舆论和权威的能力。 ”

French继续着他认为中国需要的改革事项的清单:“我们需要出版自由,由此来保证股票市场的信心。 我们需要更加弹性与合作的政府治理方式,这就要求政府和公司的进一步信息透明化。 ”

以上任何问题都是改革的难题之一,想要全部解决,这意味着中国面临着一个充满里程碑意义的巨大挑战,现代中国社会已经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以用老式的政治和社会结构维持下去了。

一个留美归来的教授

并不是只有西方人认为对于中国根深蒂固的文化和政治的一些改进迫在眉睫,以教育为例:

科学家史义宫(音译)出生在中国,与上世纪九十年代来到普林斯顿学习医学,并且迅速成为一名全职分子生物教授。 在2008年,在众多同事的惊异中,他放弃了他的教授职位,回到清华大学出任生命科学院长。

史认为他必须回报自己的祖国,并如每个在中国的人所知,有一个词能够总结中国所面临的全部挑战。

“当然,这就是体制,”他说,“中国的确拥有许多有天赋的科学家和工程师。 中国的人们都十分聪明。 但是供人们发挥其天赋、去创新的机制还几乎不存在,这有非常必要解决。 ”

但是所谓体制,事实上是文化,是非常难以改变的。 史承认这个问题对于他自身也存在。 他鼓励他的研究生进行创新,并用中国教育系统没有给予的方式挑战他们的老师。 但是史在最近发现当他自己的孩子从学校归来,他唯一会问的问题就是有没有好好听讲。

“对于一个在美国呆了18到19年的人,一个真正被西方文化影响的人,问的问题依然是‘你有没有好好听讲?’”他说,“我们被教育要听从,要接受,不能怀疑权威。 因而我认为这种因素是很难被排除的,它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 ”

改革的途径“路在脚下”

面临如此之多的方面需要改革,自然而然滋生了“中国能够继续保持一党专政吗?”French认为能够。

“人们说在一党专政国家你将没有私人财产,”他说,“人们说在一个一党专政国家不可能有银行系统能够发放贷款和提供抵押,人们以前还说一个人民能够拥有护照并能够飞往外国的一党专政国家是不存在的,因为那样人们将不会回来。 ”

“但是,事实证明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里面这些都发生了,事实总是不按部就班。 我觉得我们将会发现在一个一党的国家我们还是有很多东西能够拥有的。 ”

的确,路是在脚下,这非凡的事实证明就是现在的中国,难以置信的深刻印象、残酷的错误带来的后果,它所前行的道路绝对不在之前我们所经历的任何地图上。

这只有一件事情比中国共产党在进三十年来在中国实行的改革更加艰难,那就是应对在接下来的三十年内中国将要面临的变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