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暴富神话”终结. 神木县信用体系遭重创


“暴富神话”终结 信用体系遭重创——陕西神木民间借贷调查之一


    新华网西安8月18日电(记者姜辰蓉、程露)自上月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发生民间借贷风波后,“崩盘”“巨额欠债”等传言不断发酵。记者走访调查发现,神木的民间借贷规模难以摸清,曾经的“暴富神话”终结。同时,随着信用环境的破坏,部分借贷人有钱不还,欲借机“赖账”,使区域性资金流动性受到制约。当地人士表示,危机之后,重塑“诚信神木”任重道远。


    神木“暴富神话”终结


    作为陕西经济第一大县,神木县去年经济总量突破1000亿元,成为西北五省区唯一一个GDP过千亿元的县。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煤炭相关行业价格大幅下滑,重度依赖煤炭和涉煤产业的神木县经济增速明显减缓,当地曾经火爆一时的民间借贷跌入低谷。


    近年来,神木民间借贷十分活跃,资金投向有60%流向了煤矿,剩余部分流向了房地产和其他行业。除神木外,有大量民间借贷资金流向了临近的鄂尔多斯地区。


    鄂尔多斯一位司法机关工作人员表示,神木仅投到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资金就有600亿至700亿元,现在都被套牢了。


    神木一位企业负责人说,几年前,煤价开始一路走高,炒矿之风随之兴起。购买煤矿需要大量资金,很多老板就以高额利息向社会融资。“有很多人手里没钱,就抵押房产从银行贷款再放贷;有的开饭馆、小商店赚了点钱,也学别人高息放出去。”


    一位曾从事小额借贷的老板告诉记者,神木民间借贷基本是三分到五分利,全县估计一半以上的家庭都存在着借贷关系,农村人口70%以上都参与了,许多外来人口也牵扯其间。民间借贷也与银行借贷相互交织,错综复杂。借贷手续都是打个白条、摁个手印。“有的人以一分利借款,再以二分、三分放出去”。


    以前做煤炭生意是暴利,不管是炒矿还是倒煤,借贷的利息再高也有得赚;现在煤价跳水,赔的连利息都付不出来。一位煤企老板告诉记者:“我一个朋友刚刚30亿元买的矿,现在8亿元都没人要。”


    借贷危机爆发后,神木县出现了夸张说法的“人人要债”局面。一位了解神木民间借贷情况的贾先生告诉记者,神木曾经的“暴富神话”,现在几乎变成噩梦。“鄂尔多斯现在是‘人人要债,亲友反目’。神木没有鄂尔多斯严重,但是也有类似的地方。”


    借贷危机重创信用体系


    民间借贷许多借款人开始通过正规渠道维权,目前公安、法院部门立案和受理的案件涉及民间借贷资金超过75亿元。其中神木县法院去年至今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涉诉金额32.17亿元,涉诉人数7658人;神木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借贷案件7起,涉案金额43.1亿元,涉案人数1247人(户)。


    “民间借贷基本是半年期或者一年期,去年至今该暴露的已经暴露差不多了。”神木县政府一位负责人表示:“有这么多的案例,基本不会有受害人还坐在家里等而不去报案的。”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神木已经出现了部分老板跑路以及拿酒、拿豪车抵债的情况。因借贷关系朋友绝交、亲戚反目的事情时有发生。


    由于信用体系受创,使资金流动性进一步收紧,进而影响到了民营企业的发展。“现在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把钱收回来,就是再好的项目也很难融到资。一些本来前景良好的民企现在陷入困难。”神木县发改局副局长高海雄说。


    据神木县金融办统计,今年6月底,神木各银行存款余额682亿元,贷款余额360.1亿元,存贷比53%。“一般存贷比应达到70%左右,53%说明放贷比例比较低。”金融办一名工作人员说。


    高海雄说,神木企业绝大部分都有民间借贷资金,民间融资对企业发展相当重要,对地方民营企业发展起到了很大促进作用。现在形势下企业很难融到资金,这对企业无异于雪上加霜。


    “诚信神木”任重道远


    神木部分企业负责人指出,当务之急是重塑神木信用体系,盘活资金流动性,帮助企业渡过难关。“1块钱不流动产生不了任何效益,流动10次就相当于10块钱。现在老百姓手里有钱也不敢放出来,这让很多实体企业面临资金短缺的困难,对经济的影响很大。”


    对此,神木县委书记尉俊东表示,神木将积极妥善处置民间借贷问题,引导民间资金在阳光和规范的环境下运行,使其真正成为现代金融体系的有益补充。重建神木的社会信用系统,重塑“诚信神木”。


    当地群众表示,重塑“诚信神木”,目前的一些不良风气亟须扭转。公安、司法等部门应紧密合作,严厉打击借贷链条中“有钱不还”的行为,给意图赖账者以警示,重振人们对投资的信心。


========================

To remember one's origin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