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部分欧美大学花钱买QS的世界大学排名


伦敦——每年秋天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让一些欧洲、亚洲和拉美学府颜面尽失。虽然这些学府历史悠久,在当地拥有良好的口碑,但由于缺乏捐赠、研究设施和绝对规模,这些学校难以与美国和英国的知名学府竞争,例如哈佛(Harvard)、麻省理工学院(M.I.T.)、剑桥(Cambridge)和斯坦福(Stanford)。

因此,一项商业味十足的计划面世了。QS世界大学排名(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评定公司、位于伦敦的Quacquarelli Symonds宣布,“一项新的计划将使学校有机会强调其优势”,即学校通过付费的方式来获取1-5星的评级机会。但是,评论家们说,这也可能会带来利益冲突。虽然收费标准公布于2010年,但该计划直到2012年才得以完全实施。

虽然爱尔兰利默里克大学(University of Limerick)进入了《泰晤士高等教育》杂志(Times Higher Education)新建大学100强名单之列,但它却无缘其他两项主要的国际排名——《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400强大学和上海交大的世界500强大学。

如今,在支付了一次性的审计费9850美元和6850美元的年授权费之后,利默里克大学可以声称自己获得了由QS授予的“基础设施、教学、学生互动和国际化方面的5星评级”。该校的总体评级是4星。

爱尔兰国立考克大学(University College Cork)在QS大学排名中排190位,收到了5星的总体评级,跻身于国际知名大学之列。用QS的话来说就是,该校能为学生提供“尖端设施和国际知名的研究教学师资。”作为对比,该校在上海交大的榜单中处于301-400名的区间,在《泰晤士高等教育》的排名中处于301-350名的区间。

对于这两所爱尔兰大学来说,迎合QS的新举措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爱尔兰国立考克大学的一名官员对《爱尔兰观察报》(The Irish Examiner)透露,如果QS授予的星级评级“能吸引一名全日制的国际留学生前来就读,那么相关收益便能抵消在QS评级上的花费。”

都柏林理工大学(Dubl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研究主任、《排名及高等教育的重塑》(Rankings and the Reshaping of Higher Education)一书的作者艾伦·哈泽孔(Ellen Hazelkorn)在电话中说,“问题在于:这是在购买评级吗?他们在对排名靠后的学校说,‘说不定你能得到四星或五星的评级’,而学校的网站在宣传时也能藉此吸引更多的眼球。”

波士顿学院国际教育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t Boston College)主任菲利普·阿尔特巴赫(Philip Altbach)一直对评级持否定态度。他在电话中说,“他们所衡量的只不过是教育领域非常片面的部分而已。”

他曾撰文反对使用基于声誉的调查。他说,这种做法的“有效性令人质疑”,而半数QS排名打分都是使用的这一做法。但是他认为星级评级的问题尤为严重。

他说,“QS在利用排名兜售其他的产品。”这些产品包括世界MBA学院巡游以及为商学院、大学和雇主提供战略意见的服务。

阿尔特巴赫博士说,“他们让大学对排名调查作出回应,然后让学校付钱来换取星级评级——我并不是在指责他们看钱给评级。对此,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这里存在利益冲突。”

QS情报部负责人本·绍特(Ben Sowter)说,QS体制内不存在偏袒。他表示,“并不能因为评定机构对大学收费就意味着它们存在偏见。”评级和排名的事务都由绍特负责。

绍特先生说,“我们的业务只涉及高等教育。因此如果有任何证据表明公司在开展不恰当的业务,那么这会为公司业务带来灾难性后果。”

他表示,费用对评级没有任何影响。他说,“如果学校在购买评级,那么整个评选过程中就不会出现如此多的0星、1星和2星学校。”他还表示,在目前所评选的106所学校当中,超过半数拿到了2星或更低的星级。

他补充说,“在榜单中,哈佛是五星级,那么学校对于成为三星级学校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吗?很多人都愿意住三星级酒店。”

QS表示,哈佛、剑桥和少数其他知名学府在没有付费或提供数据的情况下拿到了5星评级,而且收录这些学校是为了帮助设立评级标杆。

在杂乱无章的学术声誉世界里,QS排名长期以来一直是颇具影响力的排名之一。2004年,在上海交大公布首批世界大学排名一年之后,他们开始了此项工作,此时距离《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刊登第一篇《美国最佳大学》(America’s Best Colleges)导读已有21年之遥。如今,QS世界“大学700强”榜单的读者包括上千万欲申请就读大学的学生、家长以及学院和大学管理人员。虽然QS和《泰晤士高等教育》目前是竞争对手,但是在2009年之前,排名榜单都是由双方联合发布。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网站都是QS全球排名的合作媒体。QS的影响还能触及最高决策层。专家们说,一些国家的政府不会资助就读未上榜海外大学的学生——有时是排名在100名之后的大学。

为了攀爬这个评级阶梯,一些国家开展了学校合并计划,逼迫小学校进行合并,旨在效仿长期位于阶梯顶层的大型美国和英国研究型大学。一些大学参照排名来决定潜在的合作学校是否能作为合适的研究项目或学生交流项目合作方。

英国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经济学家安德鲁·奥斯沃尔德(Andrew Oswald)说,那些依据排名来做决策的学校都是在自欺欺人。他在电话中说,“排名都是对过去的回顾。因此这些学校服用的是过期的药。但是作为一名学者,我认为QS的排名是最不可靠的——部分原因在于它们的排名最为商业化,另一部分原因在于,相对于其他手段,它们对调查数据更为倚重。”

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的西蒙·马金森(Simon Marginson)在在线期刊《大学世界新闻》(University World News)的9月刊中写道,QS所采用的方法“稳健性不够,因此其提供的数据的有效性难以达到社会科学的高度。”在邮件中,马金森博士控诉QS“曾两次威胁要以法律手段来威慑新闻机构”,而这些新闻机构曾发表过他对该公司的批评。

绍特先生认为争议并没有严重到如此田地。他说,针对马金森博士在《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发表的文章,“我们曾发生过一点小摩擦。报纸在事先给我们看了这篇文章,然而里面有一些没有根据的说法,我们因此而发生了争执,而且这些内容也被删除。我们并没有威胁——只是对待此事比较严肃罢了。”

绍特先生说,“学术界喜欢强调QS作为商业公司的性质。”他还表示,《泰晤士高等教育》杂志是由媒体公司出版的,而上海交大在排名时也将自己列入了榜单中。

哈泽孔说,对于评级的争议到头来可能是个用来分散注意力的诱饵。

她说,“你得问问自己,为什么所有大学对排名如此热衷。对于爱尔兰这样的国家来说,教育和建立国际影响力对于经济恢复是非常重要的,名落孙山会让国家埋没于世界之林。”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2年12月31日的《国际先驱论坛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