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大面积亏损的中国纸媒,谁将第一个停止印刷?


老柳/文

关于纸媒的坏消息上半年越来越多,大面积亏损,人才流失加速。去年还有盈利的部分知名的都市报,财经报纸、杂志今年上半年都传出亏损的消息,有的甚至是从千万盈利到千万巨亏。一年之间,纸媒经历了一个下降的拐点,迅速地坠落。在如今的国情下,纸媒只有三种结局:第一,死亡;第二,半死不活,慢慢变成依靠宣传体制输血的僵尸;第三,就是彻底转型。国外已经有不少一流的纸媒停止了印刷,彻底转型互联网媒体。我们不禁要问,谁会是国内第一个呢?

无法回避的现实:全面落后被用户抛弃

在前几年,纸媒缓缓走下坡路的时候,纸媒经常骄傲称,新媒体的内容都是传动纸媒生产的。如今呢,看看还有哪些重磅的新闻是从纸媒第一时间发出的?连全球瞩目的薄熙来案件都通过微博来直播,第二天,纸媒才刊登官方指定的内容通稿,这份内容通稿阉割了许多庭审微博中爆出的猛料,纸媒刊登还有意义可言吗?
无论从内容本身和内容传播的路径、渠道,纸媒已经全面落后。除了不懂上网的老年朋友们,谁还能找到理由去看一份全面落后的报纸或者杂志。也有人说,有效整合和深度报道仍是纸媒的核心竞争力。说这样的话是自欺欺人。

假如没有采访权的管控,所谓的整合和深度对与网媒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门槛。用户完全不会因为要读一个深度报道,非要看印在纸上的字。随着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出现,采访权的管控已经失效。微博从实际传播的角度看,拥有15分钟的新闻自由。仅这一点,可以秒杀内容传统纸媒。

相反,纸媒受到的管控却在逐级加强。部分纸媒包括电视台等传统媒体的的领导者溜须拍马、恬不知耻,主动为权贵叼飞盘,护主心切,一屁股坐在滔天民意的对立面,公信力崩塌到完全为负指数。这些传统媒体的公信力的负能量在新兴社交媒体中被放大后,包括纸媒和电视台等传统媒体的公信力整体也在快速崩塌。

用户用脚来投票,没有价值的媒体不会有任何市场生存的空间。随着公信力崩塌,传统媒体的用户在快速减少,市场空间也在加速萎缩。目前所有的广告主砍广告预算,首当其冲就是砍纸媒广告。今年经济环境的恶化,加剧了纸媒的危机。从业内看到的消息,去年还有较好盈利状况的很多地方龙头纸媒上半年的确都在大面积亏损。下半年的情况不容乐观,预计全年亏损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笔者两年前在一次传媒媒体的大会报告上预估,3-5年传统媒体,尤其是纸媒将进入盈亏临界点,之后将持续亏损。若找不到转型的方向,没有行政输血的纸媒将会死亡。目前看来,时间点在提前。

谁会第一个停止印刷?

纸媒的成本结构中,最大的支出就是印刷和发行,绝大部分的都市媒体,印刷和发行都是亏钱大户。一线城市的都市报,一年拿出几千万来补贴印刷发行部门的亏损是常事。即使近两年,纸张价格因为需求的减弱略有下降,但是印刷发行的成本支出依然巨大。

由于纸媒的新媒体产品几无成功的案例,所以,收入的主要来源仍然依靠纸媒广告。新媒体的广告收入在很多纸媒中,甚至还不上版权收入。再具体点,一个影响力较大的一线城市纸媒的版权收入大概在500万左右(主要来源为新浪、网易、腾讯等门户)。也就是说,大多数纸媒的新媒体的收入只有区区百万。个别纸媒的网站收入号称有千万,或者数千万。抛开其中的水分不说,其投入也是远超过其收入。

举个案例,上海一流量较大的纸媒网站年收入超过两千万,但他们的年投入达到三千万,一年仍要亏损千万。这家网站的运作已经非常接近国外一些纸媒转型的运营方法,内容完全独立采编,广告运营也是完全独立于报业集团的运营团队。但几年的摸索,影响力做上去了,就是迟迟未见到盈利,投入越大,增加的收入却没有大幅增加,于是亏损越大。

在这种情况下,纸媒不会停止印刷。而如今,报业普遍亏损即将到来,虽然新媒体还未见到盈利的预期,但是停止印刷,断了后路,背水一战,是很多传统媒体在未来一到两年面临的现实抉择。

谁会是第一个呢,从行业的部分数据看,财经的报纸最有可能首先停止印刷,财经新闻的读者已经无需再阅读纸上印刷的快餐新闻了,除非有特殊资源的报纸,比如要登个公告什么的,其他的财经报纸没有必要存在了。

一线城市的都市报如果明年亏损加剧的化,也有可能第一个停止印刷,虽然他们仍有不少老年读者只能看报纸,但是在巨大的成本压力下,停止印刷恐怕更为现实。纸质杂志的生命力稍长,应该会比前两者要晚一些。

背水一战的几种出路

当持续的亏损不可逆转时,纸媒也不得不破釜沉舟。当然,很多纸媒顶着党报和机关报的大帽子,其完全无需考虑“市场效益”,该印多少还是印多少,亏不亏损其实并无关系,做好喉舌即可。而已经市场化的纸媒,假如没有行政输血,只能扔下包袱,背水一战。停止印刷后,完全进入到高度竞争化的互联网世界,他们的对手变成了新浪、腾讯、网易以及各个地方已经成形的一些门户网站,还有微博、微信,那些来自于传统媒体行内熟手组成的自媒体。

先说理想化的出路。在逼到角落后,纸媒能突破机制的障碍,吸引到足够的社会资本和人才进入。那么就选择扔掉可怜的版权费,从零开始。比如,产品和营销都完全的互联网化,结合本身的一些差异优势资源,打造一个独立的拥有i基因的网媒,有优质的原创内容生产能力,也有巨量用户良好频繁的互动,用户只有在你的网站和app上看到这些有价值的资讯。好吧,假设这一切都成立,广告或者收费阅读都可以成为收入的主要来源。

出路之二是,舍不得版权费,就变成通讯社吧。二三十人,必须个顶个牛逼,原创的内容逼得门户不得不掏大价钱买。今天出个报告,明天出个指南。一年把版权费做到一千万,500万是个底线,否则牛逼的人很难留住。这也是一种理想的模式,基本没有现实的操作性。从内容上来说,就很难。

出路之三是,内容不怎么样,但是有一定的影响力。依靠网络平台在一个圈子里面经营活动、项目对接等衍生业务。主要靠衍生业务获得利润,这个空间说大可以很大,说小就可以很小,取决于这个行业或者圈子本身的价值空间和市场空间。

出路之四是,用媒体资源加上少量的资本投入,投资潜力好的创业公司,扶持其发展。媒体资源的放大效应可以帮助创业公司更好的获得融资。投10个公司,只要有1个上了市就可能把钱全部赚回来。这种轻投资模式靠的是眼光和运气,媒体资源是助推剂。

还有一种出路是,手里还有不少钱,或者已经上市圈了很多钱。那就买游戏公司,地产公司,金融公司,反正什么公司现金流好就买过来,或者巨资入股。这种玩法基本上变成了产业投资。没几个媒体机构有这样的财力,即使有,也不是想买就能买。这样的转型,还不如说叫转行,游戏、地产这些行业已经完全没有了媒体属性。

十年前,仍在巅峰期的传统媒体毫无危机感,铸就了大批互联网媒体的全面繁荣。两年前,面对移动互联网的新浪潮,已经快速走下坡路的传统媒体东张西望,动作迟缓,守着老摊子,迈着老迈的脚步小心翼翼的探索,虽然危机感已经很重,但缺乏断臂求生的勇气和魄力。

今天,不可逆的亏损已经到来,时间拐点已经出现,纸媒在沉重的体制压迫、越来越强的舆论管控和僵化的运转体系下,要进入互联网这样日新月异高度市场化的竞争环境中,转型道路难度可堪登蜀道。而留给纸媒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但全面互联网化的时间窗也已出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