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WIPO域名争议专家组观点概览, 程序语言是什么?


注:本文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仲裁与调解中心对2005年2月以来的该中心受理的100多个裁决案专家组意见概览文章的摘译。该概览对因适用《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UDRP)第4条(a)款所规定的成功投诉的三个条件和《统一域名争议解决规则》所规定的程序出现的一些问题,概括了各专家组的一致意见,或者大多数意见和少数意见,并列举了相关裁决。个人认为,这些先例意见对我们判断相关问题提供了非常宝贵的指导。

全文分四个部分,前三个实体问题,后一部分是程序问题。英文概览全文在此。

1. 第一个UDRP要素——域名与投诉人享有权利的商标或服务标志相同或者相似,引起混淆

1.1 享有一个注册商标的所有权,而域名与之混淆性相似是否自动满足第一个要求?

    一致意见:如果投诉人拥有一个注册商标,那么就满足了拥有商标权的门槛要求。注册商标的地域以及其核准使用的商品或服务与判断一个标准的权利无关。

    然而,在某些极少情形,专家组会考察商标注册的情形,以确定注册是否UDRP的要求。商标自动注册或者未经审查(如美国州一级的注册)与经审查后的注册并不总是被同样对待(owed the same deference)。

1.2 判断混淆性相似时,网站的内容是否相关?

    一致意见:无关。因为商标持有人时常遭遇“最初的利益混淆”(initial interest confusion),即一个潜在访问者在敲击一个混淆性相似域名后,不能马上到达商标持有人的网站,然后就看到令人讨厌的或者商业性内容。混淆性相似的考察应该是在商标与域名之间的比较,以确定混淆的可能性。

1.3 由一个商标和负面词汇组成的域名是否与投诉人的商标构成混淆性相似?

    此种情形是所谓的“sucks cases”,注册者意欲透过域名的使用对某商标所有人的产品或服务予以批评,一如“suck”蕴含的“吃奶”或“幼稚”含义,借以批评或评论产品或服务的品质。

    多数意见:构成!已有混淆性认定是因为该域名包含一个商标和一个词典收录的词汇;或者因为争议域名与商标极其相似;或者因为该域名不能被公认为负面的;或者因为对英语不熟练的人会看到该域名,而他们不会了解附加于该商标的词汇的负面含义。

    少数意见:不构成!因为,互联网用户不可能将商标持有人与该域名联系起来。

1.4 争议域名注册后,投诉人是否对已注册的商标享有UDRP有关的商标权利,或者投诉人获得未注册标志的权利?

    一致意见:在投诉人获得商标权利之前注册某一域名并不能阻止相同或混淆性相似的认定。UDRP并没有特别提到商品或服务商标的所有人获得权利的日期。然而,很难证明该域名的注册是恶意的,因为很难显示该域名注册时脑海中会出现一个未来的商标。

1.5 投诉人能否对一个地理名称或标志享有权利?

   第二次WIPO互联网域名处理会议报告拒绝根据UDRP将保护延及地理名称。然而,一些地理名称根据UDRP可以得到保护,假如投诉人证明投诉人对之享有权利,且该名称被用做商标。通常,这种情形需要将该地理名称注册为商标。

   然而,某一地域的法定机构很难基于第二含义证明该地理名称享有未注册的商标权利。

1.6 投诉人是否对一个人名享有权利?

    一致意见:尽管UDRP并不特别保护人名,在未注册的人名被用于贸易或商业的情形下,投诉人能够对该人名享有普通法上的商标权利。应该注意普通法假冒之诉所需要的考察。已经注册为商标的人名根据UDRP受到保护。

    然而,为了获得未注册的商标权利,所涉人名应实际地用于贸易或商业。仅仅拥有一个著名的人名(如商人,或宗教领袖)并不必然地证明享有未注册的商标权利。

1.7  投诉人为了成功主张普通法或未注册的商标权利需要证明什么?

    一致意见:投诉人必须证明与其本身或者其商品和服务相联系的该人名已经成为一个显著标志。这种“第二含义”的相关证据包括使用时间和销售量、广告的性质与广告费、消费者调查和媒体承认。第二含义仅仅存在于小范围地域的事实并不能限制投诉人享有普通法商标权利。甚至投诉人属于民法法系,也能拥有未注册的权利。

1.8 根据UDRP,商标被许可人或者与商标持有人有关的公司是否享有商标的权利?

    多数意见:大多数情形下,被许可人或与商标持有人有关的公司(如商标持有人的附属公司或母公司)被认为享有商标的权利。

    少数意见:拥有非排他性许可的投诉人不享有商标权。

   2  第二个UDRP要素——被投诉人对域名不享有权利或合法利益

2.1 投诉人是否需要证明被投诉人对所涉域名不享有权利或合法利益?

    一致意见:尽管所有的举证责任在投诉人,但是专家组已经承认,由于需要常常主要为被投诉人了解范围的信息来证明一个反证,这种举证责任的分配会使投诉人常常无法完成举证任务。因此,投诉人需要提起被投诉人缺乏权利或合法利益的表面上证据确凿的案件(prima facie case)。一旦提起这种表面上证据确凿的案件,被投诉人则承担证明对该域名享有权利或合法利益的举证责任。假如被投诉人未能举证,投诉人被认为满足了UDRP第4条a款所规定的第二个条件。

2.2 被投诉人是否自动享有一个由通用的(词典中的)词汇组成的域名的合法利益?

    一致意见:如果投诉人提起了表面上证据确凿的案件,而且被投诉人没能证明UDRP第4条c款规定的三种情形之一,那么被投诉人对该域名缺乏合法利益,即使该域名由通用名称组成。在确定合法使用时专家组应考虑的因素包括:商标的现状和声誉、被投诉人是否注册了其他通用名称、该域名使用的对象(被投诉人可能对“苹果”域名享有一种权利,如果其使用于一个苹果网站,但如果该网站目的是销售计算机或者淫秽出版物,则其不享有权利)

    然而,如果被投诉人没有利用投诉人对该词汇的权利的意图,而使用通用名称描述其产品/业务,或者得益于该词汇的通用之价值,则被投诉人享有合法利益。

2.3 转售方是否对争议域名享有权利或合法利益?

    多数意见:如果使用符合某些要求,转售方可以诚实地提供商品或服务(bona fide offering)并因此享有对该域名的合法利益。这些要求包括:实际提供所涉商品和服务、使用的网站仅仅销售有商标权的商品而且该网站准确地披露了注册人与商标所有人的关系。同时,被投诉人必须没有垄断反映该商标的诸多域名的意图。

    少数意见:没有商标持有人明确授权而转售商标持有人的产品的,不能产生使用该商标作为域名基础的权利。

2.4 被投诉人使用域名开办批评网站是否产生权利和合法利益?

    这一部分仅仅关涉从事真正的、非营利性的网站。在许多UDRP裁决中,被投诉人认为所涉域名是用于自由言论目的,但是专家组发现,该域名其实是用于商业目的。

    如果与注册商标混淆性相似的一个域名被用于真正的、非营利性的自由言论网站的话,会有两种主要意见。同时,在涉及美国当事人和非美国当事人的情形下,会有一些分歧,少有非美国籍的专家采用采用第二种意见中的推理。

    意见1:批评权并不延及注册一个与注册商标相同或混淆性相似的,或者传递与商标有某种联系的域名。

    意见2:与域名本身是否具有批评之意无关,如果被投诉人使用注册商标作为一个批评网站的部分是合理的且非营利性的,则其享有合法利益。

2.5 粉丝网站是否构成争议域名的一种权利或合法利益?

    这一部分仅仅涉及明显很活跃且非营利性的粉丝网站。有很多UDRP案件的被投诉人声称拥有活跃的非营利性粉丝网站,但是专家组裁决则相反。

    意见1:一个活跃且显然非营利性粉丝网站可能享有权利和合法利益。该网站应该是非营利性的,而且应该与官方网站明显区别。

    意见2:被投诉人使用一个混淆性相似域名来表达其关于个人或实体的意见并不享有权利,因为,被投诉人是在虚假陈述,将其自己当作该个人或实体。特别是,当域名与注商标相同时,被投诉人的行为阻止了商标持有人在互联网上行使其权利并维持其存在。   

      3 第三个UDRP要素——域名已经恶意地被注册和使用

3.1 如果争议域名是在商标注册/普通法商标权利获得之前注册的,是否是恶意?

    一致意见:一般而言,当域名在商标权确立之前注册的,该域名的注册不具有恶意,因为注册者不可能预先知道投诉人不存在的权利。

    然而,某些情形下,当被投诉人显然知道投诉人,而且显然注册目的是利用域名与任何潜在权利的混淆,即是恶意的。这时常发生在两个公司合并后,新的商标权确立之前,或者当被投诉人知道投诉人的潜在权利,并注册该域名来利用投诉人企业可能产生的任何权利。

3.2 当域名没有使用而且域名持有人没有采取任何积极行动销售该域名或者与商标持有人联系时(消极持有),是否存在使用恶意?

    一致意见:域名不使用本身不能阻止恶意的认定。专家组必须考察该案的所有情形来决定被投诉人是否恶意行为。能说明恶意的情形包括投诉人拥有的商标是驰名商标,不回复投诉人,隐瞒身份而且想象该域名的善意使用不可能性。专家组可以根据注册的情形来推断是否该域名的使用是恶意的,反之亦然。

3.3 何以构成阻止商品或服务商标所有人不能在相应的域名中反映其商标之行为方式?

    一致意见:行为方式可能涉及多个事实类似的UDRP案件,或者被投诉人注册了多个与知名商标相似的域名的一个案件,但是,在相同案件中注册了两个域名一般不足以说明一种行为方式。

3.4 推定知悉是否构成认定注册和/或使用具有恶意的基础?

    大多数专家组拒绝在UDRP中引入推定知悉的概念。然而,当投诉人拥有一个美国注册商标而且被投诉人位于美国,这一概念已被在一些案件中使用以支持注册和/或使用具有恶意的认定。那些案件中,投诉人的商标注册先于被投诉人的域名注册,被投诉人被推测知悉该注册商标。

    constructive notice,推定知悉,亦可译作“推定知情”,是一个广泛使用的法律词汇,普通法和民法体系均有此概念。典型的推定知悉如不动产登记,还有民事诉讼程序中的公告送达,均具有推定知悉效力。

3.5 网页上关于争议域名的免责声明有何作用?

    一致意见:在恶意已通过其他因素确定后,免责声明的存在不能消除恶意。免责声明同时也表明被投诉人事先知道投诉人的商标。然而,免责声明有时被判定支持表明善意或合法利益的其他因素。

3.6 和解讨论中所作声明是否与显示恶意有关?

    一致意见:UDRP允许在和解讨论中销售该域名的要约的证据,而且常常用于显示恶意。这是因为许多域名抢注着(cybersquatter)常常等待商标所有人启动投诉后才提出付款请求,而且还因为专家组有能力决定和解讨论是否代表妥协的善意努力,或者是敲诈的恶意努力。同时,显示恶意的法律标准直接详细地规定了:销售要约是恶意的证据。

3.7 出于确定域名注册是否恶意之目的,域名注册续展是否等同于注册?

    一致意见:尽管向第三方转让域名的确等同于一次新的注册,但是,出于确定域名注册是否恶意之目的,仅仅续展域名不等于注册。恶意注册必须是在注册人持有该域名之时存在。

    4 程序问题

4.1 对过去处理类似事实和法律问题的UDRP裁决如何遵从?

    一致意见:UDRP并不奉行严格的先例原则。然而,专家组认为,它们的裁决与先前处理类似事实的专家组裁决保持一致是可取的。这保证了UDRP系统在一个合理、有效而且对各方是可预测的方式运作。

4.2  专家组能否接受主动补充的文件?

    多数意见:尽管专家组必须留意程序效率的需要,但是它们有权接受任何一方的主动补充文件,注意其平等对待各方的义务并保证各方有公平机会出席。同时,如果当事人提交文件与案件有关而且能说明其为什么不能在投诉或者回复阶段不能提供信息的话,也是有帮助的。接受一方补充文件的专家组成员时常也允许另一方有机会提交针对补充文件的回复。

    少数意见:除非专家组特别要求提供补充文件,则在裁决中它将不考虑所补充的文件。

4.3 程序的适当语言是什么?

    一致意见:程序语言是注册协议所使用的语言,除非双方当事人同意使用其他语言。
    然而,某些情形下,被投诉人能清楚理解投诉人的语言,而且投诉人被迫要翻译而限于不利时,程序语言可以采用投诉人的语言,即使与注册协议所使用的语言不同。

4.4 何种情形情形下,专家组可以接受重新提起的案件?

    一致意见:重新提起的案件涉及针对同样域名而提交第二次投诉的投诉人,和被拒绝的前次投诉中的相同的被投诉人。重新提起的案件仅在有限的情形下被接受。这些情形包括:投诉人在投诉状中确定了第一次裁决之后有相关的新行为发生,或者违反自然正义或正当程序的新行为出现,或者专家组或第一次案件中的当事人存在其他严重的不当行为(比如提供伪证)。如果重新提起的投诉包括第一次案件期间投诉人无法获得的新证据,也可接受重新提起的案件。

4.5  在形成裁决时,专家组能否进行独立的研究?

    一致意见:为了获得有关被投诉人和域名使用更多的信息,专家组可以访问与争议域名相联的互联网网站。专家组也可以对公共记录中的问题进行有限的事实研究,假如它认为在形成裁决时有必要如此时。如果专家组认为它需要更多信息以形成裁决时,它可以向各方发出要求。

4.6 被投诉人未能回复投诉是否自动产生投诉人获得所请求的救济之结果?

    一致意见:被投诉人的过失不能自动产生有利于投诉人的裁决。根据上述2.1,投诉人必须确立UDRP第4条a款规定的三个要素的每一个。尽管专家组可能会因被投诉人的过失而产生负面结论,UDRP第4条要求投诉人以实际证据支持其主张,以使之在UDRP程序中成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