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华尔街精英的生活:一周工作80小时 压力山大


  2004年秋季的一个周五,受邀在一位密友的婚礼上朗诵诗歌的Umber Ahmad计划搭乘晚上七点纽约飞往多伦多的航班。就在她出发前,一位摩根士丹利副总裁打电话过来。一笔大并购交易的客户要求在周末完成一些工作。身为并购专员的Ahmad别无选择。她取消航班,开始修改对这笔交易的分析,《彭博市场》杂志6月刊如是报道。( W" [# V( p* e0 \' [: M

1 M! L+ E# y* ~+ V) h  这场未能如约参加的婚礼只是Ahmad无法出席的十几次晚餐、家庭聚会等活动之一,因为当时身为摩根士丹利年轻助理的她每周要工作70-80个小时,后来在高盛升为副总裁也不例外。在密歇根出生的Ahmad是一位在哈佛医学院教书的巴基斯坦医生的女儿。她把漫长的工作时间和通宵达旦的工作比作在军队服役。4 ^8 n2 T% c& t! G

9 v; U; E! r& F% \, U  「军旅生涯会告诉你睡眠不足是一种折磨,」她说。 「无法按时睡觉对你的生活,你的健康百害无一利。」% K$ Z' @- l8 a* c
1 O9 Q, L+ C" m* P: p
  她说,她的生活曾围着她的工作转。她曾和另一位银行家约会。很多她的朋友过去,乃至现在依然和银行家约会,因为对于最后一刻取消活动安排,休假计划被打乱,他们能够理解。「你一直都会和跟你在一个战壕里战斗的人惺惺相惜,」她说。 「他们可以理解很多'悲惨经历'。」% v  k' S* E2 ]

% i+ |+ m9 ]+ h; T0 l) S  Ahmad说,虽然工作令人精疲力尽,但是她热爱自己的工作。 「它令人兴奋;每天都酣畅淋漓,」她说。
  y1 v# w( T+ H8 W  G0 B) t; i% l. G+ i
  缓解压力* T) E" v7 {/ @% k9 n
) G) ]5 P- G  s% f! n
  她2007年离开高盛,创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不过,她并没有忘记在投银任职期间少有的休闲时间,她用烘焙来缓解压力。于是在2013年,Ahmad 和名厨Tom Colicchio在纽约创立了豪华甜点公司Mah-Ze-Dahr Bakery。她还担任纽约投资公司Specialized Capital Management & Advisory的董事总经理。. s4 Y6 i- a1 i# ~1 f/ e

  H8 S; ?& Y8 g5 U7 g3 L0 l  对于Ahmad而言,银行业是她开启创业新生活的跳板。  I, m7 ~; h  w0 K8 K8 B$ c
6 u, u5 a% h8 w' U+ b) x
  「尽管这份工作很辛苦,令人心烦,剥夺了我的睡眠,但是它为我带来了成就今天这番事业的机会,」她说。
1 @- a! P1 S5 q6 I0 S
$ z# `- Q( g4 l+ m' p- r: S* Q  一些最杰出、最聪明的华尔街年轻投银银行家开始离开享有盛誉的大型金融机构的高薪职位。很多人创立自己的企业,尤以科技企业居多。尽管没有关于这股趋势的具体统计数据,但是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第二季度,纽约大都市地区金融和保险行业的25-34岁从业人员数量降至109,187人,比2007年第二季度下降了19%。
. r% A, \" V" e3 Z& Y* ~0 i/ H
  l% q. l- k0 n- \# o: Y  优越和财富7 T# ~5 U  b- \
& y" r1 H7 b0 ~. L3 `5 `' t
  放弃个人生活,但可以在投银和交易生涯中赚到大笔钱,享受随之而来的优越和财富。这一直被看作是公平的交换。银行所提供的两年培训项目众人垂涎,竞争依然激烈。这些项目为本科生和新毕业的MBA提供每年10万至30万美元的薪酬。
7 u! @- w/ B8 w  y! Y' m+ _1 n$ h  [" ]' z
  一些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开始质疑这种交换,这并未令Patrick Curtis感到惊讶。他10年前曾在投银公司Rothschild Inc.担任两年的分析师。「为了钱这样做当然不值得,」34岁的Curtis说。 「你平均每周要工作90 个小时。最糟糕的时候可能延长至120个小时。值得吗?不值得。」Curtis现在管理着职业顾问和联谊网站WallStreetOasis.com。+ F. U+ y$ A1 g, R2 L) N3 S
9 a2 ]: `& p% U# x
  人才流失
6 U2 z/ O  V) B8 x6 ]
" Y) z8 i" j" q2 Z* z  就读于一流大学的MBA和金融专业的学生中,甚至愿意考虑这种繁忙生活的人——错过亲朋好友的婚礼,浪漫关系无疾而终,为达成交易谈判至深夜——都在减少。进入投银、销售或交易领域的哈佛商学院毕业生比例去年降至5%,远低于2006年的12%。但是,投身科技公司的毕业生比例同期攀升近两倍至18%。
9 H9 m: J" v5 M# G1 r1 ?) Z2 ~1 H/ M$ \2 k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渥顿商学院,加入投银的MBA毕业生比例去年从2006年的26%大幅下滑至13.3%,与此同时,供职科技公司的人数比例提高逾一倍至11.1%。) c" o, i9 j4 m9 {: g5 x
- ]2 y" u" Q) a& Q4 x
  「从学生一方来看,做出牺牲的意愿降低,五年前、10年前的学生或许更愿意做出牺牲,」哈佛商学院MBA职业和专业发展办公室副主任Jonathan Shepherd说。他曾在摩根大通担任分析师。( C* H6 Z5 o. V) [
4 n7 ^" r/ `) u' V7 x% h
  银行强烈地意识到年轻助理和分析师(这是多数资浅银行家所享有的职业头衔)的流失率过高,并开设了一些项目来应对这种状况。高盛和摩根大通等公司也在重新思考交易取得成果的方式。
% O( S3 P0 Y7 @: ?$ N$ b5 t, z* w$ g- N* K( O. l* G: }' T& L
  人才争夺战, L) z5 ~5 J6 Y' X

' i4 H& ^, [& L2 J  「人才争夺战激烈,」4月份被提拔为摩根大通企业和投资银行联席主管的Jeff Urwin说。 「我们必须展开竞争。」# j* z+ Z) j7 _6 Y& g! n) B

( y, e; U6 T% s  这种思维的结果之一是年轻员工的休假日得到保障,以防止他们透支体力。各家银行都把注意力放在并购业务上,对从事这一领域的员工而言,每周七天、一周工作80个小时是家常便饭,若碰上像康卡斯特提议以452 亿美元收购时代华纳这样的大型交易(这笔交易所涉及的投银有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他们可能需要连轴转。/ S) |3 `, A8 _
) {& m, v3 h( w) c- ^" @
  去年8月份,在美国银行伦敦办公室实习的Moritz Erhardt为一笔并购一整天没有合眼后猝死。当时,这名21岁的银行家被发现在伦敦东区的学生公寓Claredale House的浴室内失去知觉,医务人员现场抢救后,他被宣告不治。尽管官方公布的死因是癫痫发作,但是负责调查死因的验尸官Mary Hassell表示,疲劳可能引发癫痫发作,最终导致他死亡。% F$ A5 N; A  C5 ]& Y) T0 E7 F
! S% ~1 c, i: s" Q
  强制休假& c. Z; y6 l" ]* N6 M: J4 `2 D- K
& Y: E& |3 z. ~" ^0 K# a
  「Moritz属于自然死亡,但是一个年轻人这样逝去,这种事情不自然,」Hassell去年11月份在正式质询中表示。
3 X9 h' _5 |; `& f* _
; }: e6 ^3 V7 e6 }) R2 Z  美国银行当时表示,将全面审视这起悲剧。今年1月份,该行发布新指导原则,要求管理层密切监控资浅银行家和暑期助理的工作量。这个政策还建议分析师和助理每个月至少休息四天周末,并要求他们休掉所有假期。) M5 _5 K/ f( `3 ]

2 \3 K4 w8 {; ?& D* d2 H# e  Erhardt之死在银行高管中引起了更为广泛的警觉。
% p1 ?9 k( P; H8 z- Y# X) e
' f: c4 X' D2 N1 x  「我不确定如果有一笔交易出现,你该如何停止工作,」摩根士丹利执行长James Gorman于1月份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然而,他补充说伦敦这起意外促使所有人退一步考虑,「等等,我们这样做合不合适?」1 c0 e. o0 ~5 X
, t3 w2 A7 W% k2 T3 E
  在全球聘用1,000名助理和分析师的摩根士丹利,其经理采用电子表格来跟踪助理和分析师的工作时间,并用不同颜色进行区分。每周在办公室呆超过75个小时的银行家被标为红色,那些工作时间更少的人被标为蓝色或黄色。
% n* k5 G5 d' i5 h/ _
0 M5 i  x8 l% T/ E  Urwin每周都会研究这些图表。他并不是查谁工作的不够努力,而是看谁工作的时间过长。2 I( v8 @5 V9 G* ?; q$ |

: b5 @0 H# D; ^7 Z& X$ T  「在投资银行的管理上,你只控制两件事情:如何利用金融资本,以及如何利用人力资本,」Urwin说道。
6 }6 O. S5 q1 Y! D& L2 p
6 {" G' S0 R% n% Q% W% n  c; w& ?! U  Urwin通常会打电话给持续被标为红色的资浅银行家及他们的上司,搞清楚他们在从事的项目,以及这么长的工作时间是否有充足的理由。如果理由不充分,要求下属做这些工作的经理可能会受到警告。
: L+ A3 E" m; T7 g; e# J
/ p) Q! U6 \8 y/ ]5 e: v$ I  取消培训项目
8 ?* G/ ~; \, f5 ^( T( n2 E) ?
" p. z+ ~; T  ]9 ?# y! q1 J# `  摩根大通和高盛都成立了旨在改善资浅银行家工作体验的内部委员会。高盛所作的改变之一包括成立资浅银行家职业发展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的几个建议已被公司采纳。此外,高盛2012年取消了两年培训项目,转而支持以长期聘用为基础招募毕业生。, d2 [8 z- }" k2 j
$ q/ A# G5 y9 T4 s& b
  作为减少年轻银行家工作量的举措之一,高盛改变了高级经理分派工作的方式,在一份15页的报告足够的情况下,资浅银行家不必为客户做一个50 页的展示文件。去年10月份,高盛开始要求投银部门的初级银行家和比他们略微资深的经理周六休息。
% l7 o5 Y9 B; V6 L3 A) V% E+ y+ i; c! S0 a
  Wall Street Oasis的Curtis对于迫使银行家休几天周末假就能解决工作过度问题的想法嗤之以鼻。「这不一定会减少分析师总的工作时间,」他说。「而只是把时间挪到周日晚间和其他工作日。这样,他们在工作日可能要开更多的夜车。」. T) D0 X/ @. h  T0 Y, U
- e' G; r9 E7 m
  心里没底
) y( N- P( l! S1 o1 r
0 A* ^: o* R+ d: {! ?" ]0 P  Kevin Roose花了三年的时间跟踪八位年轻银行家的职业发展,并写了名为《华尔街的年轻人》(出版社Grand Central Publishing,2014出版) 的书。他说,银行更加关怀资浅银行家,这是件好事。「但是这并不是慈善行为,」Roose说。「他们流失了很多年轻人,在招聘上遭遇很大的困难。这些银行对于如何留住下一代银行家感到心里没底。
/ A+ ^& ?3 d, B" e8 L0 K+ m. n9 _
) _1 {9 U: Q, }( _1 [4 u  即将于今年夏天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在投银这样的高压环境下,一般的专业人士会在一个岗位呆七至九年,然后转行或投奔金融行业的其他领域。这份报告的作者Alexandra Michel于1992年在高盛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担任资浅银行家,如今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管理学。
$ b: |, k: C" S# U# @
  A+ d' x) A! {% K) K- A- a  持有渥顿商学院博士学位的Michel过去13年一直在研究投资银行家的工作环境。她发现,在投银任职四年后,工作时间过长和压力开始对他们的身体产生影响。: _1 q5 M, A* l

; N$ s9 I* ?# G8 \* F" Y  慢性疼痛,失眠0 X1 K3 y3 [; L( G3 C; z7 k
; z3 p6 H+ B- t$ g# t1 U
  「第四年,身体衰弱的迹象开始显现,最初只是一些小毛病,」她说。「慢性疼痛,失眠,内分泌紊乱都找上门。疼痛真的很常见。」体重增加,脱发,焦虑,抑郁以及一般性的精神不振也是常见的问题,Michel 说。
4 L* P8 A) X/ ~5 {1 d0 w/ h  L
0 e; s  H' q. ~  她说,在承受严重的压力时,年轻银行家只有依靠高咖啡因饮品,处方类兴奋药物和安眠药来保证高水准的工作表现。「只要能维持身体运转,基本是来者不拒,」Michel说。「如果你不得不连轴转,那就吃可以保持头脑敏锐和清醒的药物,如果因为太沮丧、压力太大而无法入睡的话,那就吃别的药。」$ q7 ]! I0 W% V! v* c9 [& K) r
0 w! g5 K$ k$ @
  对于缓解年轻银行家压力的新项目,Michel持怀疑态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