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优质教育中心:对数字化时代高等教育的评论


为什么大学成本这么高?技术,尤其是网络教育,需要花费大学那么多吗?William G. Bowen的新书《数字时代的高等教育》对这两个问题给出了直接的回答。

Bowen对大学成本这个基本观点阐明和精炼了很长一段时间。像总所周知的“成本病 ”,是以高等教育中的劳动关系和生产率为基础。大学费用的问题并不是他们在利率高于通胀时使费用增加;而在与费用跟生产率不成正比。Bowen认为主要原因在于高等教育的基本任务(教学和研究)很难自动化操作。他用教授跟一个弦乐四重奏来做比较。无论录音技术多么的先进,演奏贝多芬的曲子的还是需要4个熟练的音乐家。这四个技术高超的音乐家必须支付像市场利率这样的东西,尽管他们的“生产力”没有增加,但是他们的工资增加了。

薪水存在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尤其是机构中的大开支预算),但是生产率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Bowen认为仅仅是讨论生产率在高等教育中的意义就是很难得问题,因为有太多的事情发生在给定任何的机构里,也有很多对高等教育的目的持着不同观点。鲍恩提供了两种指标——学生获得的学习成果和老师的研究成果。这两种措施结果都可以通过技术来增加,他认为,这可以通过提高工作效率,来降低相对成本。

Bowen网站的一些初步研究结果显示:在线学习可以得到与面对面教学一样的效果,同时这个结果也给在这一方面存在缺陷的一些研究以打击。因此,我们仍然寻找学习成果和在线学习这些令人费解的问题,这些还需要更多的研究,看起来也很有前景。他同时也注意到在线学习可以减少学生费用的前景,这不仅是在每年学费上,而且是在获得学位的总花费上。如果学生可以通过在线学习用更少的时间内来获得更多的学分,同时得到相同的学习成果,那么他们可以缩短毕业时间,从而降低总成本。技术可以利用机构来帮助学生尽快完成学业,也可以在空间使用和行程安排上省钱。通过共享材料也可以省钱;如果教师们不纯粹开发课程材料,他们也可以在其他领域变得更有效率。

Bowen这种谨慎的热情是值得关注的,就像他之前对在线学习又好又可以省钱产生怀疑一样。显然有人不同意他对“成本病”的看法和认为潜在的技术可以减少成本的观点。我不是经济学家,所以我很难找出他对成本评估的准确性,但这似乎确实清楚的表明他的观点对教师有很深的影响。

我认为其中一部分问题是“生产率”在宏观层面上使使教师不满。当然,教师想要完成工作,但是应用到大学里这确是一个非常工业化的概念。我批判性思维的朋友会说,这是新自由主义思想取代高等教育的另一种方法。我非常不同意,但我知道大多数教师在细节上比在抽象上更担心学生,像管理员说的那样“用平均时间程度来衡量生产率”。 Bowen的认为教师们需要在这种背景下思考他们的工作。然而,他认为教师的行为——像备课,各种研究活动,共同治理实践,教学的方式,都可以(而且应该)被技术改变。我不觉得Bowen是在“责备老师”这个群体,我见过很多写高等教育成本和技术的问题的文章(有很多是关于要改变结构和流程的),但是他的工作确实提供了一个颠覆性的想法。

从某种程度看,他书中的大部分像高等教育和技术这些内容真令我们不满意。尽管人们对此议论纷纷,但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它变成现实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