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回顾谷歌IPO十年以来的管理变化


谷歌上市已有整整十年了,在这十年间,它大大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它还帮助形成了管理实践。谷歌始终不忘其身为“技术至上”公司的根本,它引人注目,不仅是因为其早期对经理人价值的怀疑,还在于其新颖且通常可以量化的管理决策方法。一路走来,谷歌因两点而变得著名:一是它的面试问题非常困难(后来被谷歌放弃),二是其“20% 时间”政策(据报道说正在成为昨日黄花)。

为纪念谷歌上市十周年,特列出一张阅读清单,其中包括我们自谷歌1998年创建以来所刊发的一些关于它的文章。

谷歌如何管理

如果您只想读一篇,那就读大卫·加尔文(David Garvin)于2013年发表的这篇吧,它是关于谷歌如何向其工程师兜售管理价值。(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在我们的播客中收听加尔文对谷歌经理人埃里克·克雷伯格(Eric Clayberg)的采访。)还有一篇文章也来自加尔文,即《谷歌经理人是如何接受反馈的》。

谷歌曾遇到难题,即如何说服其员工管理其实是很有价值的。要向说服他们,就必须拿出一个完全属于它自己的管理品牌,重点围绕可量化的雇用和经营方法,即“人事分析”。

今年早些时候,谷歌的人力运营高级副总裁拉兹洛·博克(Laszlo Bock),撰写了其最近的“人事分析”经验。gDNA是对谷歌员工开展的一项纵向调查,调查内容涵盖一切,从幸福到团队工作到办公室布局。该调查要到几年后才能有结果,但博克向我们得以一窥谷歌的可量化管理方法,并分享了谷歌的“工作—生活”平衡数据。

20%时间

从很早开始,谷歌就鼓励员工花费相当部分的时间在有意思的项目上,因为谷歌认为这些项目会有一部分变成它们的新产品。Gmail和AdSense(谷歌推出的面向出版商的广告直销工具)均始自20%时间项目。但在2010年时,克里斯·特林布尔(Chris Trimble)曾批评20%时间政策,它认为该项目成本昂贵,又强调想法胜过执行。去年,在一片“谷歌将要终止20%时间政策”的报导声中,迈克尔·施拉格(Michael Schrage)却给出了略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20%时间对一些员工来说是伟大的,对其他员工则不然。至于由谁来决定该政策适用于哪些员工?他建议说,让数据说话,谷歌毫无疑问会采用这种方法的。

谷歌如何创新

2008年时,巴拉·艾耶(Bala Iyer)和汤姆·达文波特(Tom Davenport)试图对谷歌的创新机器实施“反向工程”。他们认为,要想像谷歌那样创新,第一步就是要有足够的耐心。使创新成为可能的,不仅仅是长期展望,还应该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投资建立基础设施,包括技术上和管理上的。从这一点上,作者建议:将创新写进工作描述中;信任用户并从用户那里获得产品战略。

琳达·希尔(Linda Hill)、格雷格·布兰多(Greg Brandeau)、艾米莉·楚拉芙(Emily Truelove),和肯特·莱恩贝克(Kent Lineback)于2013年合写的文章中,再次强调了组织结构,他们把谷歌视为随时间持续创新的典范。像谷歌这样的创新组织的主要特征包括:从经验中学习的能力以及融合“不同甚至对立的想法。”

2011年,丽塔·麦格拉思( Rita McGrath)喜爱那个赢了艾耶和达文波特的观点:失败很重要。在她的文章中,麦格拉思扼要重述了谷歌这些年来的11个产品失败,以强调敢于冒险的重要性。

214年,政府研究机构DARPA也写了一篇文章,部分审视了谷歌的创新战略。作者是DARPA的前领导人,现在摩托罗拉移动(Motorola Mobility,于2012年被谷歌收购)运营一个创新小组。不管是之前在DARPA还是现在在谷歌,作者均专注于稀有的创新形式,即下文将要描述的“巴斯德象限”(Pasteur’s quadrant),在扩张科学知识的同时,力求满足特定的社会需求。

谷歌在哪些方面可以做的更好

并非所有人都对谷歌信心满满。2011年,约书亚·甘斯(Joshua Gans)拿Google+举例,声称谷歌正在关键领域拼命追赶(译者注:因为落后于其他公司,所以才要追赶)。2008年,斯科特·安东尼(Scott Anthony)调查了谷歌的创新纪录,并得出结论:谷歌的大多数新产品没有产生业绩,因此从根本上来说谷歌仍是一个搜索广告公司。

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和“成人监督”

与谷歌有关的另一管理遗产是一个想法,即年长的管理人员管理年轻的创始人。谷歌并不是始作俑者(参见:苹果公司),但该想法与前CEO埃里克·施密特在公司的角色存在紧密联系。2011年,朱莉娅·柯比(Julia Kirby)称,这样的安排将越来越普遍,而迈克尔·施拉格( Michael Schrage)则称,他们搞错了运营一个企业的重点。

2010年,施密特本人在一篇文章中重述了重述了他在谷歌的部分经验,文中详述了谷歌采用“荷兰式拍卖”进行IPO的离奇经历。当他最终辞任CEO时,HBR的主编阿迪 伊格内修斯回忆了之前与创始人的采访,作为他不可避免终将离开谷歌的证据。

谷歌时代的商业

谷歌不仅仅借助其自身实践改变了管理。它本身的存在就已大大改变了许多公司做生意的方式。2009年,安德烈·哈久(Andrei Hagiu)和大卫·约菲(David Yoffie)通过一篇文章发问“什么是您的谷歌战略?”,并描述了一个公司要想在强大平台主宰的网络世界取得成功可以使用的策略。

谷歌眼镜,谷歌的明天在哪里

最近,很多关于谷歌未来的话题都是围绕谷歌眼镜。去年,詹姆斯·威尔逊(James Wilson)解释了为什么他认为谷歌眼鏡不是可穿戴设备的未来。今年早些时候,迈克尔·施拉格拿谷歌眼睛进行案例研究,研究如何推出创新型的新产品。同时,我也写了一篇文章了,分析了谷歌作为消费者技术公司的核心战略与谷歌眼镜可能成为企业产品之间的冲突。

这只是冰山一角。检索我们的文章库,就可以明白,谷歌在定义什么是创新公司方面扮演着老大哥的角色。关于谷歌公司的文章多不胜数,没有人能够读得完。多亏有了谷歌的强悍搜索引擎,使这一切变得非常容易。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