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芮成钢锒铛入狱,遍布世界的“老朋友们”都不见踪影


人脉确实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一定要冷静对待。+ e1 n; O) s. }
, k; S& l& C2 e( f' H
在 家里听到这样一个段子:市政协会议散会,几个身价十亿+的老板去打牌,某超市连锁企业的老板也是身家过亿的政协委员,和他们一起开过几次会,也提出去一起 玩。煤老板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首富张嘴说话了: “我们哥几个一起玩,是因为我们都有产业,你一个开小卖店的跟着我们凑什么热闹?”然后在凛冽的秋风中,超市老板悻悻地回家了……0 [& P& ]5 l& o% e' m3 u, J. N
; x( C5 V  e3 j! C
某 哥们经常炫耀他跟某女神关系多熟悉多熟悉,讲述他们一起社会实践的点点滴滴,还把对方设置为特别好友,描述很是亲密。我们都觉得“哇塞,好牛的感觉。”只 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此女神和他网络上有过互动。我们平时出来吃饭,K歌都希望此哥能够安排这位女神出席一下,让我们一起认识认识。但是也从来没有邀请过。 后来我终于在网上见到了女神给这哥们的一次回复:请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 G* Q, ]2 c: _2 H
( I; @* d# w/ V$ r* o
还 有一次某哥,平时如花蝴蝶一样,翩跹于各大饭局,号称学校朋友无数。浙江爱情连连看剧组求助他帮忙组织户外活动,需要一批外场观众。这哥心想平时朋友那么 多,找几十个朋友做观众算什么,一口应承下来。然后当天上午群发飞信给很多人,大意是“是我的朋友你就来之类的”。结果到了录播时间,摄像机等等全上,结 果来的人,寥寥无几。至于他打包票会来参加节目而且“跟他很铁”的校园牛人,则一个都没有来…..
! E+ h1 W: c3 _) j% H
- q  A6 a1 }  ^西 方国家把一些习惯把名人放在嘴边,以提高身价的人称之为“name-dropper。刚刚入狱的芮成钢算是典型,他当年习惯自称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前国 务卿基辛格,日本前首相菅直人,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等等世界名流一杆都是“老朋友”,以至于每年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会被一些称为屌丝酸称为“芮成钢和他的朋友们的聚会”。然而当芮成钢锒铛入狱之时,他遍布全世界的“老朋友们”却都不见了踪影,昔日的小伙伴们也是树倒猢狲散,落井下石者倒是纷涌而至,世态炎凉啊。% ~; I* ~" G7 ~6 d& C
/ ]4 K9 \! E2 V% v
人脉虚无飘渺
8 A& F2 X: X9 M+ q) U1 q. q' X, F9 U% \( m
“人脉”云云,不外如是。真正跟你铁的就那么几个老兄弟。而让很多人引以为荣的在课堂,开会,饭局,酒桌,夜宵,散伙饭,KTV,桑拿房等等社交场所开拓的各种“人脉”,一般都是不靠谱的。在没有感情基础的前提下,人脉不人脉,全拼综合实力。对于弱逼来说,一些所谓人脉,看似全线飘红,实则虚假繁荣。
6 S; M7 t) c" i; A, l8 Y& h% Y5 F# C* S  q
社会是一个圆锥,每个人都在圆锥的高上面爬。你和同等水平,不同领域的人的距离就是你所处平面圆的半径。只要你的水平更高,你接触别的领域的人的距离就会更短。三流的投行员工认识三流的演员不太容易,但是投行老总和大明星就可以出双入对。博士刚毕业的学术菜鸟认识一个基层政府科员的难度微大,但是院士可以很方便跟省长交流交流,喝一杯茶。) Q# I& o, B+ z2 m  I' y
" U/ n6 K1 H/ p3 j
所 以,决定你有效人脉的不是你接触范围的广袤否,而是你自身的实力水平。你认识多少人没有意义,能号召多少人才有意义。不是说我每天又认识了谁,跟某某名人 一起吃了一顿饭,哪个女神把微信号给我了我就和他们建立了友谊关系或者形成了新的人脉资源。问题的关键是我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和水平与他们站在同一个高度,即便是不同的领域,也可以肩膀对着肩膀来对话——他是投行MD,我是政府副市长,他是大学副院长,我是电影大导演等等。
9 J& r6 v! o7 z  D, J* I, q; W
/ P. R# Z8 l4 h$ m8 K( W圈 子内外不重要,实力高低才重要。即便我们和大神处于同一个具备某种特质的圈子——IT圈,娱乐圈,投资圈,学术圈等等——经常一起开会,出席活动,我们还 是没有机会跟他们形成真正的友谊,建立稳定的联系,遑论“人脉资源”。原因就是大神只看得到同一高度的大神,我们还处于大神的俯瞰视线之外。# O5 a) D1 J& o7 |# w$ u

9 w; X1 O; r5 T如 果你是一个普通学生,上午围观了成龙新片发布会现场,下午旁听了马斯金的制度经济学,晚上买票参加了李泽楷的慈善晚宴,又能怎么样呢?即便是你四处发朋友 圈,水微博向着世界描述你和成龙,马斯金,李泽楷等等多么多么熟悉,但又有什么意义呢?你向成龙要签名成龙保安依旧会拦住你,马斯金也不会给你写推荐信, 李泽楷也不会跟你合伙做生意。
" V% @6 `' X: h4 _& F' y" l+ }' b2 C
绝 大多数时候,我们太弱,以至于都没有资格用共同特质向牛人抛出友谊的橄榄枝。就算是我们在腾讯工作天天见到马化腾,马化腾跟我们见面聊的都不如八竿子打不 着的大卫贝克汉姆多;哪怕韩寒的每个微博我都留言点赞,韩寒想找人吐槽一下媒体二缺也不会想到我的。即便你是陕西富平人(习书记家乡),而且清华化工系毕 业,而且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习总书记出去喝杯酒也不会找你……3 T3 a0 |5 Z1 S0 d: g% h; f

- b- }4 A/ w. h2 A. R2 G. b所 以,对于我们广大弱逼来说,盲目的“拓展人脉”,游走在各种“社交场合”,加入各种“微信群聊”的意义真心不大,其效果远远没有集中精力让自己成长起来更 有效。比起四处给牛人跪舔,处心积虑经营一些吹弹可破甚至虚无缥缈的“人脉”,倒不如自己成为牛人中的一份子或者起码与牛人所处的水平更接近来得更实惠。
9 a( c1 n5 a# O* M
0 M. m4 U, Q( U  _* ^+ `) I( N前 几天看到一个节目,是马云对话周星驰。一个是喜剧之王,一个是电商大鳄,照样谈笑风生。两个如此看似无关的人聚到一起聊得来不是因为他们交情多少年或者共 同语言有多少,而是因为他们都是站在各自领域顶峰的男人。天下高手想聚在华山之巅一起指点江山,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的前提是你能够在兵器谱上有一号。想参 加武林大会,你想喝侠客岛的那碗“腊八粥”,你就得先混个掌门当当。& ?1 @% W! d- y0 J% G5 \% B
$ ~+ I5 b5 @/ s( u8 N: T
记 得一位朋友狂粉黄晓明,某次机会见到本尊连签名都没有要。我好奇问“哥你咋回事?”此哥说:“就是电话都要了,有意义吗?现在的我没事骚扰教主,以后教主 到哪拍戏也不会告诉我,只会把我拉黑。倒是不如以后去了投行,发达了跟他合作投资。”然后他补刀:“每当看到四处坐着火车追着黄晓明跑的粉丝们,我就想劝 一 句:孩子,回去努力当上青岛市公安局局长什么的,保护好教主老爸老妈,你还愁教主跟你不熟?”  M) f- g0 q* }6 l
% ^, @" Q# }. o5 E+ [
那 么友谊是不是一定要以实力为基础?不一定,毕竟友谊是由不同的原因成就的。各方面差距大的友谊在时间上和空间上密集的存在着。但是,以“经营人脉资源”为 目标的功利性社交,一定是以实力为基础的。你想跟大家称为相互照应的“一家人”,那得先走进“一个门”,前提是咱得有能力跨过“门槛”。/ _- m# {- {8 d
, @$ v  U) s: ]( ~( s/ W# Z) Y
那么是不是只有通过“走向更强”才能赢得友谊和维系友谊?也不一定。毕竟友谊这种美好情感的产生和维系方法多多。但是很确定的是,没有比“走向更强”能够更有效地维系功利性的“人脉”了。想跟百万富翁维系“人脉”的最好办法就是和他们一起成为亿万富翁。. m* ]9 e0 [+ r

1 L( i0 X0 a( J4 g4 A, q人脉的杠杆能力
8 w6 H6 y# ^/ v5 g# [& M8 ]* ~
: Y! B5 D6 t& E. G9 t6 ^' O1 m那 么是不是所有有目的性的“人脉”和都不能成为真正的友谊的关系呢?额,跑题了。插一嘴,也不一定。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以利益为基础的社交必然是以利 益持有者之间的议价能力为基础的。你什么价位,你就什么找什么价位。至于是否有人具备“杠杆能力”,凤毛麟角。如果日后随着接触增多,共鸣增加,升华为无 关功利的生死之交也说不准。4 S; N0 h% D3 K& q9 m6 g+ h6 m
; C) m0 ~& [; b& O3 W: x+ p
由 此来看,做一个招蜂引蝶的交际花多么的无意义,他们苦心孤诣的“人脉泡沫”多么一文不名。每天痴迷于穿梭地铁来听各种讲座,推杯换盏结交各种“名人”,熬 夜通宵参与各种微信群聊等等用青春在刷存在感的交际花们,实际上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与其汲汲于那些伤身体又没效率的应酬,还不如看两本书,锻炼身体,陪 陪父母老婆孩子。
+ x+ C% ^6 Y) p2 \. x( P
' v6 K8 J- w& g% y3 c! b“交际花”们错把“认识”等同于“认可”,错将手机通讯录等同于“及时雨”。喝出胰腺炎换下来的“朋友”,未必比得上几篇SCI的效力;有微信群里生龙活虎的 精神头,不如用来琢磨琢磨让自己资产升值。殊不知,草率的结交唯有脆弱的关系,所谓的“人脉”不过是呵呵一声。今天还一起喝的五迷三道一起称兄道弟,第二天公交上打个照面心里在想:“这孙子谁啊?哪见过。”当某交际花为多参加了一次舞会又扫了几个牛人的二维码而沾沾自喜的时候, 牛人正走在“更牛的路上”即“甩开交际花的路上”。
! }0 T4 i- n6 N6 |$ k% Z& O" {) O( u& I( I4 m6 w: t9 \8 Z/ `
岭深常得蛟龙在,梧高自有凤凰栖。只要不断进步,每个人自然就会有一批志同道合的真朋友结识和也会拓展和聚集一些可以发挥实际作用的“人脉”。大家现在充实自我都还来不及,何必急于拓展所谓“人脉”。毕竟,50元的人民币设计的再好看,也不如100块更招人喜欢。
哪些老朋友能救芮成钢?
7 J( R1 H. W; [( N$ i8 B
0 b2 }/ b/ ]0 k+ @4 E0 o芮成钢老师缺席了央视《经济信息联播》节目,缺席得如此匆忙,甚至连话筒都未来得及撤下。据悉,他已于当天下午被检方带走。 一直以来,这位著名主持人,之所以能始终站立在公众关注的焦点上,很大程度因为他高大上的“朋友圈”。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芮老师身处险境,那么哪个“好朋友”最有可能出手营救芮成钢呢?
: H/ x% _9 [, v7 I& o, d9 e0 Q/ u7 d; V9 [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
% n8 Z0 S8 _2 H% K: z8 ^: R克林顿营救成钢指数 ☆
% p$ T. C& |0 h8 X: B8 [
& ?* L0 L1 }: q# Z( G芮成钢第一次被大众所知晓便是沾了“好朋友”克林顿的光。
7 A! [: A- Q5 R1 p% I' O  i8 L那是在耶鲁的world fellow班,组织了一次东亚论坛。中日韩三国代表齐聚,芮成钢那次代表中国。
; `( q) i5 M+ b日本的fellow讲的是中日贸易问题,韩国代表讲的是朝核会谈。 3 q& X2 g/ Y6 I) b

! {1 `6 ~2 t. Q2 l5 D3 [4 q8 t芮老师站起身,从容不迫地说,“韩国,我喜欢,我喜欢你们的泡菜。日本,我也喜欢,我喜欢你们的寿司。正如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说的......”
3 Q( H4 p! k& S5 M- V5 t4 C8 I这个如同段子的事情被爆出后,“自信”的芮老师着实火了,一跃成为了著名节目主持人。 ( Y! ~5 i- D" y1 J! K9 N
但在那之后克芮之间的“友情”便不再见诸媒体,就连克林顿嫁闺女芮老师也没掏份子钱到场祝贺,可见克林顿能成为芮老师的好朋友皆因芮老师对朋友的定义过于宽泛。
3 f4 r/ M, \& ]" l1 a% q( O1 J
, d: x# K  [/ q* a2 Z4 q"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
# U$ H5 V/ S; l; P 基辛格营救成钢指数 ★★5 R) D) A3 A4 C% y; J+ {" q

# k+ z$ u& c5 j$ C按照芮老师自己的说法,他跟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算是“铁磁”了。在一次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中,他说每年都会跟基辛格会面3次(估计比大学时候见他妈的次数都勤),有如此深厚的交情,也许基辛格同志会运用其在中国的影响力拉兄弟一把。
$ L- z: m5 w* y$ g# p2 A- R
( a3 E5 X2 Q5 a9 C4 l) }. w日本前首相菅直人
4 Z) ~# p& A- C  [& f3 q2 b菅直人营救成钢指数 ★★★ 9 k6 B3 Y  j. h2 _" F$ u7 F

$ K" M8 {2 x& O, A. j) l! T4 S* @说到日本前首相菅直人,芮老师就会非常自豪,因为家中有一幅菅直人首相的墨宝。
2 P8 I8 x/ C$ T: e' o1 d, L7 v$ ?' A! t' k. M* K
那年,芮成钢短期休假回到北京,听闻菅直人当选日本首相,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菅直人先生当年写给他的书法作品找出来,摆在客厅里。后来,芮老师把这件“小事”写进了自己的书里。 8 \3 G8 R; x7 O) h5 X( L9 }
: ~' ~7 V9 V+ [" p" V
芮老师在自己的书中如是说,那是5年前,菅直人先生还只是日本国会一名在野党的议员。当时,芮成钢去日本,经朋友介绍,与菅直人先生成为朋友。后来,菅直人先生特意将自己的座右铭“草志”两个字写下来,送给芮成钢,意思是“小草的志向”,意与这位中国朋友共勉。芮老师说,菅直人先生对自己一直喜爱有加。在一起拍照片的时候,他总是要芮老师站在中间,他和助手站在两边。 * ^( m5 Z; X5 E# ]* m1 h

& ]- x1 l1 h3 e9 x6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5 h8 L7 d+ C( k+ F3 {
陆克文营救成钢指数 ★★★★
  V7 s! o: P# ]4 N3 D9 Y; [! M6 V- r& f/ Q
芮老师真正的铁磁可能是陆克文,按芮老师自己的说法,他与陆克文的交往始于议员的时候,在之后的时间里,俩人联系一直比较频繁。芮老师说,陆克文对于朋友的感情和处世的心态就没有变化过。无论是国会议员、总理或者外交部长,无论是在澳大利亚或者是在中国,无论有多忙,陆克文都会找时间跟我小聚,喝瓶啤酒、叙叙旧。陆克文曾跟我说:政治是变的,而友谊是不会变的。我们之间的友谊一如初见,愈久弥新。 . M$ y3 B' u5 I) K4 R, c) W0 v
$ G3 Z1 {( f) ^
也是据芮老师自己说,陆克文上任后,他曾到澳大利亚对陆进行了全中文的专访。其中有一个特别的细节,采访开始前,工作人员为陆克文整理发型,当时他看着坐在对面的芮老师,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小芮,你的领带不全面,有一个小问题。”接着,陆克文起身亲自为芮成钢调整领带结。(如此基情澎湃笔者有点生理不适)
5 q' f- P2 ?  t+ Q1 Z& f4 [4 b+ G9 x, G# E5 N, W. @
虽内容多出自芮老师自己之口,但故事如此有鼻子有眼儿,陆克文还真有可能是芮老师的好盆(ji)友。
( v, f; A3 L/ M' z# y2 e# I  K  l' `
芮老师说他从不会炫耀自己和名人之间的故事(虽然我们都从别人那听说了,例如,坊间曾有传闻,中石油的一个副总请客,央视二台一个知名男主持也来了。男主持声音有磁性,人长得精神,当时正从耶鲁大学留学回来,气质很知性。饭局上聊起中东局势,酒酣耳热时,这名男主持如此说道,“正如我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说的……” ),对于如此令人羡慕的朋友圈,芮也总是三言两语带过,“我觉得这不是很刻意,随缘。” 4 G5 t1 w/ A$ P) D) t

( h/ R4 T/ ^4 }( `7 D即便如此低调处理和名人的关系,每年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依然被一些居心叵测者称为“芮成钢和他的朋友们的聚会”。 8 R: O7 g) }' U% p4 T: U
9 @4 H: [# c  [- s2 M8 }, J# [% v, O
如今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芮老师想必不会再次低调了,最终成功营救芮老师的究竟是上述的哪位名人,还是另有神秘好友出手相救,诸位看官且拭目以待。
呵呵,很有道理。谢谢分享
人呀!
谢谢分享,人生的哲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