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电子邮件的图标为什么是信封?这是个深奥的问题


你的大脑究竟是怎样理解视觉语言的?或者说,「为何仍旧以信封的图片代表电子邮件?」设计教授JOSIAH KAHANE解释道。

符号学者参考其传播方式对符号和符号系统进行分类。要阐明符号学者看待事物的方法之一,让我们看看舞台和电影符号学,它研究的是舞台和电影中的各种代码、符号,以及观众是如何解读这些符号的,尽管这些符号是刻意创造出来的。

电影中,演员们经常前后站位,他们面对着观众而非彼此;切换到黑白画面或者摇晃的镜头以示回忆过去;吱吱作响的门,楼梯上移动的影子常跟恐怖事物有关,等等。历史学家 Pamela Smith的《符号、图像、代码:电影、电视、游戏及视觉媒体中意义密语》 书中提供了很多例子 。

设计师对产品语义学很熟悉,产品语义学作为符号学(符号学者更愿意称其为「设计符号学」或「产品符号学」)的一个分支,研究的是实物产品设计中符号的运用。产品设计师经常会借助隐喻来展现对设计问题的独创的有美感的解决方案。在设计过程中他们会将隐喻作为一种工具或手段来鉴别、框定和解决设计问题。

常见的产品也会被用来表达某些概念或说法。如果你仔细看过最近的iPhone桌面图标,你会惊奇地发现那些符号是我们可能再也不会见到的一些物品:35毫米的反射式照相机用来表示数码照相,长短指针钟代表时间,信封代表电子邮件,斑马条纹的场记板代表视频,老式手摇电话代表拨号。可能最老古董的就是用那个机械齿轮来表示设置。这些有象征意义的图标还会继续被应用。

语言学的洞见

1975年,语言学家Eleanor Rosch邀请了200名美国大学生,让他们从一到七打分,看他们是否觉得下面这些物品是典型的「家具」。从椅子沙发(得分最高)到双人沙发(排名第十位)再到灯(第三十一位)一直到电话(排名第六十位)。这是原型理论的开始,它解释了大脑如何使用认识范畴分类。分类方式可能十分复杂,这取决于我们采用哪一种范畴分类。语言学中有一个类似的分类方法,叫做「语义特征比较模型」,它遵循我们十分熟悉的一句谚语「如果它看起来像鸭子,走起路来像鸭子,像鸭子一样呱呱叫,飞起来像鸭子,那么它就是鸭子。」特征定义了我们所看到的事物。

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在他的第二本著作《哲学探究》(1953)中,通过比较单词「游戏」不同用法(board games-棋类游戏, card games-纸牌游戏, ball games-球类游戏, Olympic games-奥林匹克运动会等)发现,尽管这些词语不存在交集,但它们却有着德维希·维特根斯坦所说的家族相似。现在我们使用「概念距离」来更好地表达「家族相似」的意思。

最新证据表明,语言和文化能够影响认知。比如,有证据表明人们倾向用一种受已习得的思考方式影响的方法去认知事物,因为这种思考方式可以让人们在生态环境中实现高效认知的目的。英语中,记录来电留言的装置叫「答录机」(一种无性别的机械装置)。而希伯来语中使用的则是「电子秘书」(一种拟人化女性化的电子设备)。从不同词语的使用中,我们能够推测出这两种语言对于这种电话装置的可视化表达也可能不同。讲英语的设计学生可能会想象出一个电子工具,可能参照电话的形象。而讲希伯来语的设计学生也许会想象出具有女性特征的产品,戴个耳机麦克或拿着速记本。

设计师可能会问语言学家:语言如何与时俱进?如果语言会因人及其文化的演进而不断变化,为何语言中更视觉化的方面,包括指代人造物的语言没有跟上变化呢?

视觉语言

语言不仅仅是口语或书面语言。言语作为一种交流方式,不能完全从整个人类交流活动中分离开,因此同样也包含视觉成分。「想象」这个词明确表明,我们同样也可以以画面的方式进行思考。视觉语言被定义为采用视觉元素进行交流的体系。涉及视觉的视觉语言描述了对视觉符号的认知、领悟以及创造。人们能够口头表达思想,同样也能够以可视化的方式表达想法。一张图表、一张地图和一幅画全部都是视觉语言的例子。它是包含线条、形状、颜色、形式、动作、结构、图案、方向、定位、规模、角度、空间以及比例的结构化单元。画面中元素所传达的概念蕴含在空间背景里,不像交谈和阅读,它们(的意义传递是)基于时间的线性过程。言语和视觉交流作为人类交换信息的途径,常常相互依存,并行不悖。

清醒状态下,脑海里的东西和睡梦中的内容非常类似。睡梦中的画面可能伴有、也可能没有口头词句、声音或颜色。古希腊哲学家相信,客体的复制品映入眼帘后,会留在灵魂深处,以完整的画面形式成为记忆。令人惊奇的是,这种观点竟产生于在大脑的工作机制尚未弄清楚的两千多年前。

视觉思维

设计师接受训练,通常以可视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他们能在想象中形成图像,在将它们落诸纸端、屏幕整个过程中(之前、之中和之后),能够控制、评价这些想法。设计师们的视觉思维所采用的认知体系和口语体系等效而又有所区别。不仅是训练有素的设计师,似乎人类有立体认知的天赋,通过草图、绘画、构建、表演等方式将想法表述出来,这对人类思维是必不可少的。

识字(通过读写来进行文字交流)和识数(通过数字来交流信息)是人类发展完备的成就之一。作为识字能力和识数能力的平行学科,人类交流的视觉方面的发展通常被称为图形能力( graphicacy),这一词汇远非众所周知。在当今的学习过程中,用视觉词汇思考和交流的能力——对可视化的理解和构想——的重要性堪比识字能力和识数能力。

来自fastcodesign,作者Josiah Kahane。机器之心翻译出品。参与人员:悉小闲,小雨季节,靖亮,赛坡,微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