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对品牌上来说,马云是比撒旦更令人厌恶的“魔鬼”


马云谈Gucci状告阿里售假案:宁可赔钱,但会赢得尊严尊重。

当遇到打假问题后,马云本身对于奢侈品品牌估计也没了好感,他还向《福布斯》表示,“Gucci古驰或任何其他品牌的手袋怎么能卖到这么贵?这很荒谬。”他建议奢侈品公司也必须反思自己的经营模式。

“双11”前夕,全球媒体再次聚焦中国最大电商企业阿里巴巴,与此同时,阿里巴巴旗下臭名昭著的.com淘宝平台售假问题似乎格外引人注目。

《Forbes》网站头条今日以“Why Alibaba's Massive Counterfeit Problem Will Never Be Solved为什么阿里巴巴的假货问题永远无法解决”对阿里巴巴电商平台售价问题进行深度报道,并在杭州采访到阿里巴巴创始人、董事会主席马云本人。文章指假货基本是阿里巴巴旗下淘宝的假货基本是该平台的生命线,因为不能因为品牌要求的打假而“让仍是他的衣食父母的小卖家们没了生计”。

文章中,有在.com淘宝销售假奢侈品的小卖家表示,“在请阿里巴巴员工吃了几顿不错的饭并且送了礼之后”,阿里巴巴解除对她店铺的禁令,该小卖家又马上重新开始销售完全相同的假冒产品。暗示阿里巴巴集团存在内部腐败问题,而此前“店小二”腐败问题一直见诸媒体报端。

“神”与“魔鬼”于一身的马云:被中国式成功学拥趸拥为“神”,对被侵权的品牌商来说则是比撒旦更恐怖的“魔鬼”。

不过,该文中最令人震惊的是马云本人对Kering SA (KER.PA)开云集团旗下一种奢侈品Gucci 古驰、Yves Saint Laurent、Bottega Veneta对阿里巴巴集团平台售假诉讼的回应。马云称,绝不会和Kering SA开云集团和解,“我宁可输掉这场官司,宁可赔钱,但我们会赢得尊严和尊重。”在吐出此言时,《Forbes》称马云“几乎从沙发上跳将起来”,而有网友对认为马云的上述言论是“人口众多穷鬼国无赖流氓式的营销”,不知其所云的“尊严和尊重”何来。

马云同时还对《Forbes》“吐槽”Gucci古驰卖那么贵完全是荒谬的,“必须反思自己的经营模式”。

截止周五美股收盘,马云位列福布斯实时富豪榜第29位、亚洲富豪榜第4位、中国大陆富豪榜第2位,身家240亿美元,在中国大陆仅次于万达集团的王健林,亚洲市场亦仅次于香港的李嘉诚和恒基集团的李兆基,上述三人分别位列福布斯实时富豪榜16、15和26位。

福布斯中文网对上述《Forbes》的英文报道标题翻译则相当暧昧,以《“权势人物”马云与“造假恐怖分子”:阿里巴巴如何应对贪婪的兄弟与愤怒的盗贼》为标题,似乎有意无意为马云和阿里巴巴对售假责任脱罪,而尽管“贪婪的兄弟”小卖家们在.com平台猖狂售假,但是作为平台商,阿里巴巴被品牌商一直指责的“不作为”亦是起到关键作用。

毫无疑问,今天在中国大陆机场商店电视机里挥斥方遒的马云一定是中国式成功学拥趸的“神”,他同样与在.com淘宝售假的小卖家互为衣食父母,但是对于Gucci古驰、New Balance新百伦这些深受阿里巴巴平台假货困扰、损失严重的品牌上来说,马云亦一定是比撒旦更令人厌恶的“魔鬼”。

像淘宝网一样,阿里巴巴旗下的很多电商网站本身不生产产品、也不直接出售商品,只是给第三方商家和消费者提供一个平台,因此保持交易量是实现盈利的基础。这样一来,大规模打假并不符合阿里巴巴的利益,因为限制假货流通等于是在蚕食自家的市场空间。除此之外,阿里系的电商网站如淘宝和天猫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压榨卖家利润空间来实现自己的高利润率的。据统计,八百万淘宝店铺中能实现盈利的不足三十万;六万天猫商家里,能保本的不足10%。在这种情况下,马云要么选择顶住压力继续让假货在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上继续泛滥,要么就只能改变模式,但这势必会导致其营收和利润空间进一步被挤压,从而导致阿里巴巴股价的下跌。

阿里假货事件在国内圆场很容易。原本就是贪图便宜的人提供假货生存的空间。美国华尔街圆谎可就困难了。
一等的精明的商人只看世界经理人社区 bbs.icxo.com
淘宝上销售的名牌产品,多达八成是假货

全球最大的在线零售商卷入一股前所未有的假冒伪劣商品洪流难以自拔,而各大品牌、中国政府乃至来自美国的压力对此都束手无策。作为亚洲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其实马云是有办法可想的,但关闭收假的店铺会削弱他的阿里巴巴帝国。

小心:执掌全球最大电商而且在福布斯全球权势人物榜上排名第22位的马云真的不喜欢律师,尤其是那些抨击他业已创建起来的2,000亿美元市值帝国之根基的律师。在他位于杭州的办公室里,当谈到纽约高价律师代表他们的客户——旗下拥有古驰(Gucci)和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等品牌的法国奢侈品集团开云(Kering)起诉他侵犯商标权并且贩卖假冒商品时,和以前一样如电线杆子般精瘦的马云几乎从沙发上跳将起来。他坚称绝不可能与对方达成和解。

“我宁可输掉这场官司,宁可赔钱,”马云说,“但我们会赢得尊严和尊重。”
如果他指的是成千上万在阿里巴巴旗下淘宝在线集市上谋生的小商户心目中的尊重,那么他说得没错。马云旗下这个零售网站去年的商品交易总额达到3,940亿美元,是eBay的五倍。对马云而言,这些卖家是他的生命线。对卖家来说,马云是资本主义的英雄,给他们提供了一条通往中产的道路。然而,在这种社会契约的中心,是一个未予承认的事实:庞大的阿里巴巴帝国在相当程度上是构建在非法假冒产品的基础上。

假冒产品交易的规模可以用庞大来形容,无时不刻,在淘宝上都有数以百万计的可疑商品在进行销售——包括从手袋到汽车配件、运动服饰再到首饰等各种商品。当福布斯在淘宝上用“古驰”这个关键词进行商品搜索,并且把首选价格区间设置在低于300元(合50美元,远低于古驰正品价格)之后,竟然出现30,000条搜索结果。第一页搜索结果上有四款商品的卖家在网上聊天中证实,他们雇请工厂用原品设计生产这些商品。其他许多商品的设计都与Gucci产品的设计相似,只是略做修改,比如把商标中的字母“G”改成“D”。

帮助各大品牌打击网络假货的公司NetNames表示,其客户认为,在淘宝上打着他们旗号销售的产品,多达八成是假货。这个说法得到了运动鞋生产商新百伦(New Balance)全球品牌保护事务负责人丹·麦金农(Dan McKinnon)的证实。由于这家波士顿公司在淘宝上没有授权经销商,麦金农估计,在淘宝网上销售的所谓新百伦产品中至少有80%是假货或可疑产品。至于阿里巴巴,该公司不愿对此斗胆作出估计。

从某些方面来说,该公司不能作出估计。马云去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完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募集了250亿美元。阿里巴巴的营收在过去两个财年里增长了一倍多,达到123亿美元,而净利润将近增长了两倍,达到39亿美元。马云的个人净资产达到218亿美元。假如阿里巴巴从旗下购物网站上根除假货(姑且认为是能做到的),那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McCarter &English律师事务所资深知识产权律师哈雷·勒温(Harley Lewin)认为“他们会破产。”
这不是马云会喜欢的结局。但在实施阿里巴巴下一阶段的大胆发展计划(从一家中国巨头发展成全球零售业霸主)之前,他也有动力去消弭这种售假的形象。这需要与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建立信任,而这种信任可能会因阿里巴巴奉行买者自慎原则的名声而受到损害。日本汽车制造商日产汽车(Nissan Motor)北美分公司品牌保护事务经理威廉·弗西斯(William Forsythe)说:“马云已经赚到许多钱。但如果他打算建立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交易平台,那么他就需要设置一个保护国际商标的制度。”
对于马云而言,这是个难题:一方面,打假的力度要足以让世人认为他尊重正品版权的神圣不可侵犯;另一方面,又不能因此让仍是他的衣食父母的小卖家们没了生计。
马云说得越久,他的情绪就越明显下落。这位中国第二大富豪认为,奢侈品零售(以数千美元的价钱销售皮带和配饰等物品)这种理念本身就很荒谬。
他说:“古驰或任何其他品牌的手袋怎么能卖到这么贵?这很荒谬。我知道品牌公司不高兴,但我也说这是你的经营模式。你也必须反思你自己的经营模式。”
马云的崛起与中国本身密不可分。1999年,曾是英语老师的马云在他位于杭州的公寓里与17位同事一起创建了阿里巴巴。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是企业对企业(B2B)网站Alibaba.com,该网站让美国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公司与中国供应商建立联系。之后,他于2003年推出了淘宝。随着中国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淘宝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购物网站。据艾瑞咨询公司(iResearch)报告,中国在线零售约有50%是通过淘宝平台完成的。
早年的马云,并不拥有那些有助于企业家在中国获得成功的标准特征:政治人脉或精英教育背景。他勉强考入大学。然而,他的运气很好,早期结交了知名度很高的商界领袖。在外经贸部担任初级职员时,他被指派陪同参观长城的不是别人,正是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Jerry Yang),杨致远后来成为阿里巴巴的早期投资者。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创始人孙正义以及高盛集团也是阿里巴巴的早期投资者。马云已经证明自己同样擅长跟政府打交道——政府仍然拥有左右民营企业命运的巨大能力。当最近几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和英国时,马云都是随团企业家之一。
假货泛滥的指责从一开始就困扰着阿里巴巴和淘宝,马云自始至终声称自己是坚决支持打假的。但随着该网站的发展壮大,知名品牌的投诉也越来越多,而在2008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S. Trade Representative)把淘宝列入其“恶意市场”黑名单,使之与百度和海盗湾(PirateBay)等网站为伍。
在中国,仿造绝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19世纪,美国商人就会让中国作坊制作名画的廉价复制品。但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其走向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历史性转变之后,假冒行为很快就变得更加恶劣。
事实上,马云把他面临的假货问题视为中国经济崛起的直接产物。随着中国这个“沉睡的巨人”醒来,生产各种消费品的工厂在曾经的田地里拔地而起。由于政府不重视保护知识产权,加上中国民众开始热衷于快速致富(如今这种心态仍然非常普遍),中国成了一个造假的天堂,从假冒的运动鞋到处方药再到好莱坞盗版电影。据美国国土安全部(U.S.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报告,在2014财政年度美国海关查获的假货中,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假货价值11亿美元——占查获假货总价值的88%。
2011年,阿里巴巴曾曝出一个大丑闻,该公司内部人员被发现故意设立一些欺诈性的供应商账户,在接受了货款后却不给买家发货,涉及的商品包括笔记本电脑、平板显示器等流行的消费电子产品。该公司大约有一百名销售人员卷入了这起丑闻。马云把他的高级管理人员召集在杭州的一家酒吧里,进行自我反省,并且调查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些销售人员从中获利不多,或许只有200万美元,但这桩丑闻牵涉到超过2,300家假冒网店。当时的首席调查员关明生(Savio Kwan)说:“公司面临形成一种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短期经济利益的文化的风险。”Alibaba.com首席执行官(CEO)卫哲和首席运营官(COO)李旭辉为此引咎辞职,不过两人都没有被指控犯有任何不当行为。
同年,阿里巴巴关闭了淘宝网上的一大批造假商店,由此引发由卖家组织起来的数百人在阿里巴巴总部门前举行抗议活动。马云在这桩欺诈丑闻后第一次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说:“我们很可能是中国唯一一家由高管来承担责任的公司。有人会想:‘马云,你做得太过了。’我的意思是说,太过严厉了。但我认为中国需要这样。”
自那以后,阿里巴巴开始与各大品牌更加密切地合作打假,而这足以说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2012年将淘宝从其黑名单中删除。但该机构警告说,阿里巴巴必须做出更大的改进,以避免重返黑名单。此外,对于许多西方品牌而言,该公司采取的应对措施也是不够的。开云集团最先在2014年起诉阿里巴巴侵犯商标专用权并且贩卖假货,但在这两家公司同意讨论和解协议并商讨打假计划之后,开云集团撤回了起诉。然而后来这段时间双方的磋商毫无进展,于是开云集团在不到一年后决定再次起诉阿里巴巴。
第二次的诉讼中,开云集团提在一连串的投诉中声称,2014年,在淘宝网上2,731家不同商店在一个月内就卖出了37,000个假冒的古驰手袋。(阿里巴巴的一位发言人反驳说,开云集团的投诉“毫无依据”。)今年10月,一家名为商标工作联盟(Trademark Working Group)的组织在对全球交易平台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把淘宝确定为“仍是最大的假冒商品在线销售平台。”该组织的25家匿名成员中包括好几家美国公司巨头。
就连通常对造假行为熟视无睹的中国政府也已经敦促马云解决这个问题。今年1月,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公布了委托中国消费者协会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该调查结果显示,在淘宝网上抽样检查的商品中只有37%是正品。
接着,工商总局又以“白皮书”名义将2014年与阿里巴巴高管召开的一次座谈会的记录发布在自己的网站上。这份文件称,该部门对阿里巴巴的打假措施及其他商业行为提出了批评。遭到炮轰的阿里巴巴一时间陷入了一场“诚信危机”。
阿里巴巴对这些调查报告予以辩驳。在与投资者召开电话会议期间,阿里巴巴副董事长蔡崇信痛斥此项产品调查“有瑕疵”而且“立论方式武断”。政府最终从工商总局官网上删除了这份会议记录。虽然阿里巴巴获胜,但该公司也同意与该机构合作,以便更好地打击假货。
美国服装鞋类协会(American Apparel &Footwear Association)是一家代表许多沦为中国假货受害者的品牌的行业组织,该协会CEO朱厄尼塔·达根(Juanita Duggan)表示,她的组织一直在与阿里巴巴就可以更好地保护品牌的各种办法进行密集会谈,结果却总是碰壁。杜根说:“我们一直反反复复绕着圈子,毫无进展。”
对此已经厌烦之后,她的团队在今年4月给美国贸易代表写了一份正式信函,指责阿里巴巴“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解决这个问题。”现在该协会正在开展活动,力图让淘宝重新回到美国政府的“恶意市场”名单上——这份名单的作用主要是作为一种羞辱机制。
阿里巴巴国际政府事务副总裁埃里克·佩尔蒂埃(Eric Pelletier)在写给美国贸易代表的一封信中回复说,该公司希望与杜根领导的行业组织精诚合作,但该协会提出的许多要求“不合理而且行不通。”最具说服力的是,阿里巴巴表示,应诺该鞋业协会的意愿将会迫使该公司的经营模式发生变化。佩尔蒂埃写道:“作为合作的代价而要求我们阿里巴巴集团改变经营模式的基本形态是不合理的。”
在容纳16,000名员工的阿里巴巴总部——杭州市郊的一片耸立着几座由玻璃和钢结构建成的写字楼的园区里,有一间“作战室”,就在马云办公室的三个楼层之下。一块超大平板屏幕上显示着中国地图,上面每隔一两秒钟就会出现一些闪烁的亮点。
更具体地说,该公司正在运作着或许是世界上最大的致力于打击假货的私人工作组——多达2,000人,他们都是阿里巴巴员工。在2013年和2014年,该公司在这项工作上总共投入了1.6亿美元。自从2011年以来,该工作组的员工人数增加了四倍。如果我们要根据马云的行动而不只是言论来作出评判,那么这就是入手之处。他说:“如果我说绝不容忍假货,那么我们是认真的。”
马云的“防卫部长”是曾经当了20年警察的邵晓峰,他兴奋地展示阿里巴巴用于发现假货的“大数据”计算机系统。那幅地图上闪烁的亮点根据诸如价格低得可疑、照片质量差以及产品说明的篇幅等属性对淘宝交易加以标记。标记为可疑的交易会进行追踪核查,之后再决定是否做下架处理。
该系统计算着从淘宝网上查到的假货数量——仅仅在福布斯记者采访的当天就达到数万件。其他的软件可以将卖家在他们店铺网站上发布的商品照片与原品的官方照片进行比较,从而甄别是否属于假冒。

邵晓峰声称,仅在过去的一年里,该公司就从淘宝上删除了1亿件侵权产品,与2010年删除的1,400万件相比大幅增加。他说,其中90%的侵权产品是由阿里巴巴自己的团队发现的,而不是由被仿造的品牌发现的。邵晓峰说:“我们正在积极主动地发现这些问题并且解决这些问题。”
纵然采取了先进的反欺诈软件并且动用了2,000双眼睛,但阿里巴巴仍在玩着世界上规模最为浩大的打地鼠游戏。邵晓峰说,每天约有10万家新的淘宝店铺通过核准,因此阿里巴巴无法总是知道他们在忙什么,直到他们开始销售商品为止。
邵晓峰承认说:“我们远远不够完美。”这就是为什么阿里巴巴还已经把打假斗争扩大到现实世界之中的原因。两年前,阿里巴巴加强了与中国警方的合作,以协助追查制假和售假行为。

根据马云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有两名警方人员长驻阿里巴巴总部,并且正在与该公司共同开发软件,用以确定假冒产品的来源。浙江省(阿里巴巴所在地)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总队队长蔄牛说,在阿里巴巴的协助下,光是今年仲夏以来他就在160宗造假案件中逮捕了300名犯罪嫌疑人。蔄牛说:“我们的合作正变得越来越好。”
阿里巴巴已经设有一个流程多年,按照这个流程,各大品牌可以在发现假货时提交删除假货的请求,但各大品牌抱怨说,这个流程太令人困惑,必需完成的书面工作非常繁重,而且阿里巴巴的回复过于懒散。
因此,今年7月,阿里巴巴开设了一个英文网站,各大品牌可以通过该网站提交删除假货的请求;而以前该平台并不完全是英文的。自从今年4月以来,在准确发现假货方面具有良好记录的品牌已经被允许进入一个流程简化并加快的“诚信”计划,以此帮助更快地删除假货。

阿里巴巴说,该计划将删除假货所需花费的时间从三至五天缩短到一至三天。这与eBay相比仍然相去甚远,eBay表示,在2014年,该公司收到的投诉有92%能在12个小时内得到处理。

马云说:“我们对合作伙伴是非常开放的。我们可以说是与‘造假恐怖分子’作斗争的军队。[各大品牌]必须与我们携手合作,而不是杀死士兵。”
丹·麦金农说,自从新百伦加入这个“诚信”计划以来,删除可疑产品已经变得更加高效,数千件可疑产品已经被删除。但他认为这仍是“杯水车薪”。麦金农声称,在任何时候,淘宝网上平均有130,000件他认为是假冒的或者极其可疑的新百伦产品。他说,阿里巴巴的高管们“希望各大品牌满意,但他们不只是希望各大品牌满意。他们还希望用户满意,希望消费者满意。”

中国服装企业赫基国际集团(Trendy International Group)CEO助理刚段(音译,Duan Gang)说,自从2014年该公司与阿里巴巴开始更加密切地合作以来,淘宝上贩卖假冒欧时力(Ochirly)品牌服装的店铺数量少了三分之二,减少到5,000家。2013年,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反假冒联盟(International Anti-Counterfeiting Coalition)与阿里巴巴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以制定一项力图从淘宝上删除假货的专门计划。该联盟聘请了两位分析师和一名律师,对参与品牌提出的投诉进行预处理,然后再提交给阿里巴巴。该项行动已经成功地从淘宝上删除了13万件假冒商品。

该联盟主席鲍勃·巴切斯(Bob Barchiesi)说,这个计划是一个“极好的合作项目。”现在参与该计划的品牌数量已经从最初的20家增加到26家。“人们期待[阿里巴巴]应该立即处理这个问题。但这需要一段学习的过程。”

日产汽车的威廉·弗西斯对此不以为然。他用对安全的担忧来掩饰自己对品牌利益的警觉:特别是他说在阿里巴巴的平台上销售的假冒汽车配件可能会损害中国消费者,并且打入美国的车身修理厂和汽车销售店(说明问题的是,Alibaba.com完全禁止销售安全气囊)。
弗西斯说:“他们一边在用左手数钱,而一边又用右手遮住眼睛。”

阿里巴巴实际上需要应对三个群体:各大品牌、卖家以及当然还有最终买家。马云说:“一款假冒产品会让我们失去五个客户。如果我们对此不加以控制,那么我们就会失去更多的客户。”
为了表面上保护客户,淘宝设有一个执法制度:商家会因各种违规行为而被扣分。出售假货每次扣12分,累计被扣36分或48分(取决于侵权行为的性质)后,阿里巴巴会关闭相关店铺。

然而,这个令人困惑的制度给予卖家足够的机会继续运营。比如,除非卖家在一年里累积了太多的扣分,否则他的违规记录在经过一年后就会清零,由此让除了最明显的违规者之外的其他所有商家都能够继续营业。那些被封杀的商家只需使用不同的名称重新注册店铺,就可以重新开始售假。

在阿里巴巴旗下平台上兜售假货的中国商家承认,该公司正在变得越来越严格——但还不足以阻止他们,而他们仍然近乎不受惩罚地销售他们的非法物品。
比如,以现年30岁的小翟为例,她经营着两家淘宝店,销售包括普拉达(Prada)、芬迪(Fendi)和巴黎世家(Balenciaga)在内各大品牌的假冒手袋和衣服。信不信由你,她的产品正是来自于生产正品的中国工厂。质量管理人员以产品有某种瑕疵为由从生产线上抽走为各大品牌生产的手袋及其他产品,然后通过秘密途径分发给小翟。一些造假者还收集正品用剩下的布料、皮革及其他原料,把它们运往自己的工厂,从官方制造商那里雇用工人,然后把这些原材料组装成真货的仿制品。小翟说,她在淘宝上也销售真货。生意一直都很兴隆。生意好的时候,她一天就可以轻松卖掉11,000美元的货。

小翟的假货理应很容易被发现。这些假货或是真货的精准复制,包括品牌标志,但她以折扣价格销售这些商品,并且在她的淘宝店铺里明确表示这些商品不是正品。然而,阿里巴巴在阻止她销售假货方面做得很差。在2010年她开始销售这些物品不久之后,她的一家供应商被政府查获,然后阿里巴巴关闭了她的第一家店铺。

但几个月后,她得以用同样的注册名称和店铺名称重新开业。在请阿里巴巴员工吃了几顿不错的饭并且送了礼之后,该公司解除了禁令,她又马上重新开始销售完全相同的假冒产品。(阿里巴巴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设有一项“我们对员工参与欺诈行零容忍”的政策。)

小翟说,尽管她有销售假货的记录,但阿里巴巴的销售人员还是提供了相关服务,帮助推介她的网站。五年之后,阿里巴巴才再度逮住她。
2015年年中,她的第二家店铺被关闭。这次让她的网店重新开业并没有那么简单。她抱怨说,阿里巴巴现在要求她提大量书面文件,对受到的处罚进行抗辩。但别为小翟流太多的眼泪。她的另一家店铺还在销售和以前一样多的假货。

现年28岁的小迪受到来自阿里巴巴的压力更小。她爽快地承认,她抄袭诸如古驰、芬迪和菲拉格慕(Ferragamo)等主要奢侈品牌的设计,然后雇用广东省的一家工厂为她生产手袋。小迪在2013年开设了淘宝店,钱很好赚,于是她就辞去了公务员工作。每个月小迪售出总计价值大约30,000美元的仿制品,由此给她带来1,500多美元的收入。

然而,小迪仅被阿里巴巴以侵犯知识产权为由处罚了一次——该公司要求她停止销售一款菲拉格慕(Ferragamo)手袋的高仿品。当然,在避免被发现方面她已经变得更加聪明了:她对设计稍加修改,让她的产品看起来与正品略有不同。但是,她的一些商品仍然是明显的山寨货。最近,她销售一款迈克科尔斯(Michael Kors)手袋,手袋内清楚地印有该公司的标志。在她的产品描述中,她公开宣称,生产这款手袋的工厂因侵犯迈克科尔斯品牌的知识产权而被罚了款。她说:“淘宝设有自己的规则。一个资深的卖家应该知道如何更好地规避风险。”

对于古驰和日产等品牌以及无数客户而言,小翟和小迪或许是骗子。但马云深感自豪的是他已经给中国无数低收入者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创建自己的公司,改善他们的生计。在仍然不富裕的中国,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助那些拼命想要多挣些钱的淘宝卖家。如果维护知识产权位居其次,好吧,那也在所不惜。
马云说:“这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如果你只是简简单单地说声‘把它拿下,’那么这对于那个人[卖家]而言是不公平的。我们也必须保护这些人,而不只是保护品牌企业。你必须关心所有人,维护他们的权利。”

这种“先考虑我们中国人”的态度被编入阿里巴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中。在阿里巴巴的一份2014年IPO申请文件中,该公司坚称,“我们对假冒商品和虚假活动保持‘零容忍’政策。”但接下来的一句是:“因为在我们的交易平台上做生意的许多卖家都依靠我们来维持生计,我们在处理各大品牌提出的投诉时一般都避开了‘先斩后奏’的方式。”

即便对于最愤怒的品牌而言,马云也都太有权势、太富有、太被需要,以至于无法强迫他作出改变。虽然无数客户按理说被淘宝网的卖家坑骗,但还有无数客户却是开心地参与其中,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能在一个痴迷奢侈品的国家里以一种便宜的方式显摆奢侈。对于马云而言,在国内,最简单的行动路线就是维持现状,而在国际上,最谨慎的做法则是表现出对这个问题的认真态度。这是经典的中国政治思维,寻求一个和谐的解决办法,只是这一次这个办法为商业利益所环绕。

记住原来那个“芝麻开门”传说里的阿里巴巴的命运吧。他也与一帮盗贼有纠纷。他也不得不应对各种有分歧的群体:贪婪的兄弟、忠诚的女仆以及愤怒的盗贼。
最终,得到所有金币的是阿里巴巴。
一等的精明的商人只看世界经理人社区 bbs.icxo.co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