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李开复:中国创业环境泡沫不大 问题不少


也是在李开复暂别创投领域的17个月中,中国创业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改变:诸如滴滴出行等一批独角兽公司快速崛起;资本在两年内经历了从盛夏到寒冬的急转直下。按照滴滴CEO程维的话说:“你已经感到资本的冷雨打到了脸上。”

可是,李开复真的离开创投圈了么?答案可能并非如此。在过去的两年中,李开复选择了一个更加冷静的角度观察创业环境的变化。“有时候资本过热,让一些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很难看清楚方向。”他说。

从今年2月创新工场在微博晒出的一张照片开始,接受治疗、病情稳定后李开复悄然回归。此后,他并未更多露面,因为身体正处于恢复期,工作量逐步恢复到以往的30%左右。



至今,李开复已回归8个月有余,现在他对于创业者的忠告,更值得细细品味。

生病期间,您对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观察是什么?

李开复:我不在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看到大量资本进入互联网,整个互联网+、大众创业的环境都非常火,在某些领域,比如O2O就有特别多的资金投入。

而过去我回来的这8个月间,前几个月正好看到了最火的状态,各个O2O公司融到巨额的资金,但是在后来的这三四个月看到我们进入资本寒冬,前后对比差别很大。

有没有遗憾错过了一些超级明星公司?

李开复:其实我刚回来的时候,很多人说你看这么多O2O公司,你们可能错过了这个,也错过了那个。但是现在很多人会说,创新工场很明智,投的O2O公司都很有特色,可以赚钱,可以沉淀价值,而不只是把钱烧了,烧给用户量,却没有获得忠诚度。

这一直是我们在O2O领域的投资策略。O2O有着巨大的价值,因为中国人口分布环境特殊,大量中产阶级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需要服务。同时,又有很多较低工资的服务人员可以进入这个行业,成为小小的创业者,或者个体户。

这样的匹配是全世界最独特的,所以我们看好这个方向。但是因为之前资本过热,让一些创业者和投资人都没有看清楚,以为我只要能够每个季度用烧钱的方式积累更多的客户,就会有人继续给我资金。

我们一直很沉得住气,基本没有投这一类的烧钱项目,我们对O2O领域的创业项目比较看重以下几点:第一,所处的市场足够大。第二,用户使用频率较高,不能说三、五年才用一次,最好是高频需求。第三,平台要有价值,不能是一个服务者、一个购买者,彼此通过平台连接后,就可以跳过平台私下形成长久的服务关系。

所以在O2O领域创业,有很大的挑战。我们还是希望看到,能够真正对用户产生价值的服务,而且是用户真得愿意掏钱来买服务,而不是因为补贴才来用服务。我们也投了几家O2O的项目,基本遵循我们的判断,那些烧钱特别厉害,最终又没有价值沉淀的我们基本上没投。

在您过去的投资案例中,创业者常犯的错误有哪些?

李开复:我们看到的创业者常犯的错误有好几个:第一个就是执行力不够强。团队可能对一个行业的把控很好,创始人也很厉害,但是在执行过程中,跑得也许没有竞争对手快,或者产品做得没有在原来预期的时间点达到里程碑等。

第二个问题是不专注。每一个创业者都很聪明,但是聪明的人往往点子会很多,团队什么都去试,你会发现无论是彼得蒂尔的《从0到1》,或者《精益创业》,这些理论都是提倡创业者要快速执行迭代才能把创业做起来,所以不专注是致命性打击。

第三是创始团队不和。这个不和其实源于没有长久的认识和前期的信任基础。

我们认为两个或三个创始人,能够彼此互补。硅谷的经验也告诉我们,最棒的硅谷创始团队都是两到三人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四五个人,每个人的长处不一样。但是当两个人过去没有很强的信任度和彼此认知的时候,比如彼此只认识了一周,一个月,或者一年,会碰到的问题是什么呢?第一个可能就是两个人也许能力是互补,但是价值观不相符,也许一个更想赚快钱,另外一个更想重视用户等,就会造成很大的的问题。

所以前期的股权分配要讲清楚,尤其是两个人没有足够久的合作和信任基础的时候。

在创业的环境里,任何一个人的缺点都会被无限放大,当合伙的两个人缺点都暴露出来,那可能又会产生更多的彼此不认可和摩擦。

所以基于以上三点,我们在看创业团队的时候,首先会通过各种方法来确认团队的执行力是很强的,其次会明确这个创始人是否非常专注,而且不是思维发散。

最后如果发现创始团队人比较多,我们会希望他们是已经认识多年,彼此有足够的默契和相互信任。如果认识不够久,那也没关系,那么创始人的股权比例应该具有绝对话语权,如果出现团队不融洽的问题,团队有人离开,公司也不会受到灾难式的打击。

您如何看待中国创业环境的泡沫?

李开复:泡沫整体我觉得不大。一方面,泡沫已经破了一些,我觉得就好比前面提到的O2O领域之前有一些被过分炒作的案子或创业者,烧出了用户,但没有烧出价值。

另外有一些投资人可能从原本投资后期扩展到早期,或者中期,不太了解早期的一些规律,看到很有魅力的创始人,或者很大的产品相关数据,就拿钱砸进来,或者竞价,在某一些领域就造就了比较多的泡沫。

在过去两三个月,创业者们已经看到了融资的挑战,可能未来的半年,甚至一年中,还会有不少公司面临融资困境,甚至关闭,但是我觉得整个创投圈的项目估值正在逐渐接近理性。

我们如果长期来看的话,过去的泡沫破裂并不完全代表着倒退,泡沫破了其实留下来更多的价值。我们回顾美国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整个互联网产业就是一个巨大的泡沫,很多钱投进来,包括微软也花了几十亿美金,但是最后很多公司很多破产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用户得到了非常廉价且使用方便的宽带,美国之后的电子商务、社交媒体、视频网站等等才得以在这个基础上快速发展起来的,所以这就是泡沫留下的价值。

同样,今天我们看到泡沫中,O2O领域烧了很多钱,但是特别重要的一点,在很多公司的推动下,中国移动用户的支付习惯被逐渐培养了起来。6年前,中国几乎很少智能手机的用户,但是现在已经有7亿智能手机的用户。通过智能手机移动支付在这两年之内也逐渐形成习惯,这也要感谢比如微信的红包,滴滴快的的打车竞争等。

您如何看待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合并?

李开复:其实大部分的创业者,心态是强大的,一定要把自己做成为伟大的公司,而不希望合并。

但是,同时有两股巨大的逆流不得不让他们接受合并的事实。第一个逆流是背后的BAT,或者一些其他的资本的力量,让创业者可能没有太多选择。

第二,其实在互联网的领域里面,老大的价值要比老二大很多很多,我们很认同彼得蒂尔的理论,就是如果老大占有80%的市场份额,老二占有20%市场份额,从长远来看不是相差4倍的价值差距,而可能是40倍,甚至400倍的价值差距。因为份额最高,甚至垄断者,他在互联网上面是享有巨大的优势的,老大可以搭建平台,可以提高收费,也可以创造生态圈,所以在互联网领域,领跑者优势巨大。

最近有一篇文章提出了三个问题:李开复是辅导创业者从0到1的好导师吗?成功可以批量复制吗?创新工场能实现资金的良性循环吗?请您一一作答。

李开复:我觉得写这篇文章的人基本上是没有看到创新工场的发展,创新工场其实是不折不扣的投资机构。

我们所做的事情,针对一些好的领域,找到领域里最棒的创业者,希望他能够接受我们的投资,并在投资之后,提供各方面的投资后服务帮助,比如说我们积累的对行业的认知,对产品市场的发展趋势判断,对高端人才和团队招聘的渠道支持,对下一轮融资建议帮助,对危机公关的应对支持等等,这些不论称之为服务也好,孵化也好,我们经过六年的积累和沉淀,是业界比较顶尖的,我们也因此引以为豪。

我们在这6年中募资的速度越来越快,肯定和支持我们的投资人也越来越多,所以其实我们的盈利模式就是一个VC基金,我们基金的年化回报都在40%以上。大家也可以去采访我们的基金投资人,他们对我们的基金回报是认可的,基本上在国内所有的VC里面应该能进入前5%,甚至更高。

而对于创业者,我们投资的项目在我们的帮助之下获得更好的成长,也是业内有目共睹的,所以这些我们都有自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