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苹果初创时最默契的队友,因为背叛和掐架相互成就


在互联网发展迭代的潮流中,一转身就卖队友的公司还真不少。就连苹果这样的巨头公司,也曾干过抱上微软大腿,夹击盟友Adobe的“傻事”。

能和苹果成为队友、又掐架20年的Adobe,你也许既陌生又熟悉。想来也是不简单,各类功能齐全又强大的Ps、Pr、Ai、Au、Lr等专业图形、视频制作软件“全家桶”,全都出自Adobe一家公司之手。

相比普通科技公司与科技公司之间的“互相伤害”,苹果和Adobe之间的斗争又巧妙了许多。可以说,要是没有苹果的背叛和夹击,Adobe不会研发出多种专业软件,靠卖软件活到今天;如果没有Adobe后来的记仇,也就没有如今苹果完整封闭的生态。

冤家路窄的故事,要从乔布斯初创苹果时期说起。

在“热恋”期选择背叛

在苹果初创的时候,由于缺少相应的软件,被人称为“一堆有革命意义的废材”,即看起来很牛逼,实则没什么用。所以,商业反响自然平平。

为了让Mac更好卖,乔布斯就想法设法推和电脑搭上边的硬件产品。最初,他把目光放在IBM的打印机,但在参观完IBM的工厂后,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在他眼里,还需要语言设备匹配的老式打印机太过时了。

与此同时,有两位打印界的技术大神刚离开施乐,他们创立了Adobe,不到3个月就推出第一个产品:PostScript。PostScript是无需参考标准打印设备的打印机语言,不管什么打印机,只要接上电脑就可以打印。这在业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PostScript也引来了乔布斯,他第一个登门拜访Adobe,想看看传说中的通用打印机语言。结果,这技术一下就把乔布斯的吸住了。据Adobe的早期员工斯蒂芬说:

“乔布斯一看到Adobe的技术,就意识到这可以为他的Mac铺平道路。”
一开始,乔布斯想连人带技术的挖墙脚,他约两位创始人吃饭,希望请他们直接到苹果公司工作,可是没成功;不死心的他又极尽演讲才能,最终花下250万美元买了Adobe340万原始股,耗费5个月,才签署了一个“采用PostScript的技术生产打印机、并由Mac电脑驱动打印”的合作协议。

乔布斯和Adobe两位创始人的谈话合影

硬件配上软件,Adobe帮苹果研发了第一代喷墨打印机,一经推出就获得各种掌声与好评。苹果和Adobe成了亲密无间的盟友,不仅产品配合的好,在销售上也颇为默契。Adobe创始人沃斯克视乔布斯为恩人,公司员工也认为,缺少苹果和乔布斯,整个Adobe的历史都会被改写。

可惜,这条友谊之路没能走太远。乔布斯被驱逐出苹果后,Adobe就成了苹果的弃子。此外,乔布斯一直视若猛虎的微软,趁机与斯卡利打好关系,与苹果达成了合作。

Adobe和苹果,这对正处于大热之时的软硬件联盟,因此陷入长达20年复杂的对抗之中。

微软其实一直对Adobe心存芥蒂。1989年,微软的图形技术远不及Adobe。盖茨找过沃斯克,想将PostScript的软件代码和字体直接放进下一版Windows中。但沃斯克没同意,直接和盖茨撕破了脸。正因如此,微软才找上了苹果。

那时苹果和微软还在法庭上打官司,结果一转身,他俩就成了“反Adobe联盟”,让乔布斯笼络Adobe的心血付诸东流。

为和微软达成合作,苹果的时任CEO斯卡利直接抛售了Adobe股票,公开宣布要逐步淘汰Adobe。而斯卡利那么果断处理利Adobe,很大程度还是因为沃斯克和乔布斯走的很近。

在斯卡利宣布放弃与Adobe合作的那一刻,双方就埋下了仇恨的火苗。

每一次拒绝都成就了对方

为了抵抗微软和苹果的夹击,Adobe在图形设计上猛下功夫,借此研发出一系列功能强大的视频、图形设计软件,还研发出网页端的Flash,一步一步扎实进攻,在PC市场达到99%的占有率。

沃斯克和乔布斯还是好朋友,但Adobe和苹果的感情差不多走到了尽头。

沃斯克对于苹果背叛的记仇非常明显。彼时的Adobe挤入了一线软件厂商,当乔布斯回归苹果,他希望沃斯克能看在私人感情上挽救Mac,为Mac设计PS、AI等兼容软件时,沃斯克没有理会。

“如果没有人想帮我们忙的话,我们只好自己动手来做了。”

沃斯克的拒绝刺激到了乔布斯,令他有些沮丧,也认清了一个现实:你越弱小,就越没有与你并肩奋战的同盟军。

于是,苹果着手研发出iMovie,基于iMovie又做出iTunes、iPod,在音乐市场上抢回了一席之地。此后的苹果进入了高速成长的阶段,并借iPhone重回到市场的焦点之中。

Adobe果然向苹果伸出橄榄枝。Adobe希望iPhone能支持Flash播放,还率先研究出了匹配的Flash版本。但在第一代iPhone发布时,没有任何Adobe产品的踪影。

外界纷纷传言苹果要封杀Flash,傲娇的乔布斯不紧不慢写了篇1600词的长信作为回应,列下6大不适合,但意在说明:iPhone就是不会用Flash。

这一封信直接激怒了Adobe两个创始人,他们也发表了《开放市场之我见》回击苹果是“破坏互联网开放的生态”,甚至还向报纸投广告,把矛头直指苹果,称“爱苹果,更爱自由”。不过,似乎也无事于补。

这两家同甘共苦过的公司,终究是渐行渐远。

回望这段历史,不难发现公司间的合作与对抗,常会让风险和机遇并存。但走在创业路上,你是该清醒地认识到:没有永远的同盟,落后者终会成为先行者书中的一页历史。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