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保罗·克鲁格曼:共和党人的黑暗幻觉


作为二战后婴儿潮期间出生的人,我还清楚地记得保守派对批评种族主义与不平等的左翼人士的喊叫:“美国——要么热爱,要么走开!”不过,那是很长时间以前的事情了。近年来,对美国——实际存在的美国,而不是想象中那个少数族群和妇女懂得自己地位卑贱的所谓“真实美国”——不屑一顾的人都集中在右翼。
可以肯定,进步派仍然会发现我们的社会状态存在的诸多错误,并为此而寻找变化。但进步派也为我们所取得的进步而欢呼,而且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寻求的变化是增量式的,包括在现有机构上进行建设,而不是烧毁一切,从头再来。
然而,人们越来越多却发现,右翼著名人士把我们的社会描绘成恶梦般的反乌托邦。
唐纳德·特朗普明显如此,他戴着一对血色眼镜观察世界。他所描绘的美国图像——显然大部分来自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就是疯狂的犯罪潮,战区一样的城市中心,大批暴力移民涌入我们的开放边界。实际上,美国的谋杀率处于历史低位,我们的城市正在经历意义重大的复兴,来自墨西哥移民净数字为负数。不过,他们会说我之所以这样说,原因在于我就是阴谋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您会发现,建制派共和党人中,也有许多人持有几乎一样黑暗、与现实有存在矛盾的看法,其中就有议长保罗·瑞安。
当然,瑞安是媒体的宠儿。他没有获得本党基层的坚强支持,出名归功于新闻军团。这个军团多年前就决定将瑞安捧为认真而诚实的保守主义的典型,不管这种明显的欺诈与残酷被多次揭露出来,他们仍然坚持这种做法。如果像过去一样,不管共和党提名候选人的行为变得如何荒诞,他在本次选举中道德上的软弱表现以及不愿与特朗普分道扬镳(甚至不愿谴责特朗普怀疑选举的合法性)的做法将很快被原谅。  
但不管怎么说,应看看瑞安先生上周在共和党人学院发表的讲话中所描绘的美国景象。这种独特的描绘跟特朗普(瑞安从来没有提说过)的夸夸其谈一样与现实不符。
公平地讲,瑞安宣称他在描述将来——如果希拉里获胜会发生什么——而不是现在。但希拉里实质上提出了一份中间偏左的议程,也就是奥巴马总统执政头两年所能够实施的政策的延续。十分明显,瑞安的言论意在描绘所有这些政策实施后的的情况。
据他讲,形势会非常暗淡。他说,在“冷酷而无情的官僚”统治下,“形势将忧郁而灰暗”。我们将成为一个“激情(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熄灭”的地方。这正是希拉里“不惜一切代价要拥有”的那个美国。
今天的美国是这样吗?不是。尽管存在许多问题,但我们并未生活在乌烟瘴气的绝望之中。先不说政府的统计数字(几乎一半的特朗普支持者完全不信任这些数据),盖洛普统计发现,80%的美国人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水准表示满意,而2008年为73%;55%的人认为自己“蒸蒸日上”,2008年为49%。人们拥有这种感觉有足够的理由:尽管金融危机后的经济复苏本来应该更快一些,但失业率很低,去年收入大幅增加,多亏奥巴马医改,现在拥有医保的人比以往任何时间都多。
因此,瑞安先生眼中的美国不符合实际。然而,对于所有少年曾读过艾因·兰德的《阿特拉斯耸耸肩》的人来说,这种景象却十分熟悉。议长现在否认自己是一位兰德信徒,但尽管您至少可以假装少年走出了邪教,却不能将邪教从少年心中驱走(注1)。跟兰德一样——她描写的基本上可是艾森豪威尔年代啊!——瑞安看到了进步主义政策应该造成的可怕世界,而不是我们实际居住的虽有缺陷但却充满希望的国度。
那么,为什么现代右派仇恨美国?尽管特朗普制造恐惧与瑞安制造恐惧之间实质上的重叠并不多,但显然存在利益一致的问题。特朗普代表的人要压制并剥夺您知道的那些人;支持瑞安式保守主义的巨额款利益希望私有化与普遍取消社会保障体系,为达到目的,他们愿意不择手段。
重要的问题是,把美国说成垃圾究竟是不是一种政治上能赢的战略。不久,我们就会找到答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