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美国主流媒体与扎克伯格激辩:Facebook 的假新闻到底帮没帮特朗普胜选?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近日被多家传统媒体指控称,Facebook 上的假消息泛滥对本届美国总统选举造成巨大影响。

对此,扎克伯格上周六在官网发文为 Facebook 辩护称,Facebook 上超过 99% 的内容都是真实的,剩下的极少数的虚假消息“极不可能”帮助特朗普获得选举胜利。扎克伯格承认假新闻确实存在,也不仅限于政治领域。扎克伯格表示 Facebook 并非对此视而不见,只不过处理这些问题需要非常谨慎。

美国主流媒体:谣言漫天“带节奏”,Facebook 治理失职

Facebook 假新闻影响选举的声音,从今年 9 月就开始被多次报道。今年 9 月 Facebook 上出现一条被广为转发的新闻称,福克斯新闻台知名主播 Megyn Kelly 被揭穿是希拉里支持者,保守派福克斯电视台解雇。这条消息随后被证实为假新闻, Facebook 当时解释称是抓取新闻的 AI 出错,但这并没有减少外界对 Facebook 的质疑。

11 月 11 日,美国《财富》杂志刊文指责 Facebook 称,尽管 Facebook 没有散播怂恿选民投票支持特朗普的新闻,但是 Facebook 也是特朗普当选的“帮凶”,Facebook 上流传着关于美国政治虚假的小道消息使得选举的天平向特朗普倾斜。

《赫芬顿邮报》也放出调查报道称,Facebook 热门话题板块上针对希拉里谣言数量尤为突出,并借此质疑 Facebook 对这类谣言的整治不力。《纽约杂志》也发文称,数千万的 Facebook 用户都有预谋或者情绪性地分享了针对希拉里的虚假新闻。

此外,纽约大学新闻系教授 Jay Rosen、社会学家 Zeynep Tufekci、尼曼新闻实验室负责人 Joshua Benton 也在近日分别撰文称,希拉里败选与 Facebook 上的传播虚假消息关系密切。

扎克伯格回应:Facebook 上超过 99% 的内容都是真实的

针对这些质疑,扎克伯格今天也作出了强硬回应:“我认为 Facebook 上的假新闻不算多,如果指责它们影响了大选进程,那就是太疯狂了。选民们投票时依靠的是各自的生活经验。”并称,Facebook 上超过 99% 的内容都是真实的,虚假消息对大选结果影响几乎不存在。

扎克伯格希望 Facebook 在大选中发挥积极作用,如提高选民登记的热情、促进各选举人间的讨论交流。他表示,Facebook 形成的氛围加速了这些交流,带来相反正面的影响。

所以,争议问题在于 Facebook 的这种影响是否过度。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 Zeynep Tufekci 正是对“Facebook 影响过度”论持支持想法的代表。他发文称,一条声称教皇弗朗西斯认可特朗普的虚假报道已被转载近一百万次,虽然评论中网友态度各异,但该消息对选民造成的影响难以消除。

《纽约时报》援引信源说法称,Facebook 的几位高管曾就 Facebook 是否在选举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展开讨论,并计划在下一季度的全体员工会议上了解更多员工的想法。

Facebook 高层们还担心,Facebook 上种族主义言论的蔓延趋势会引发用户不满,因此正在考虑在 Facebook 内置信息过滤系统,让你只能看到符合你意识形态的新闻。

Facebook 真的是谣言放大镜?

扎克伯格回应中指出,公司对假新闻态度谨慎,但虚假消息数量经常被夸大。然而他似乎遗漏了重要的一点——Facebook 的用户已经足够多,多到让任何谣言都能轻易发酵并难以控制。

作为世界最大的社交网络平台,Facebook 在全球拥有 18 亿用户。据昨日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美国使用互联网的成年人中有 79% 都是 Facebook 的活跃用户。

从使用习惯上看,全球 20% 的社交网络用户承认习惯在 Facebook 上阅览政治新闻及表达政治立场。而且,目前这样趋势早已不局限于年轻人——美国 62% 的 65 岁以上网民已经学会使用 Facebook,而去年这一数字只有 48%。

随着 Facebook 用户群的全年龄化,虚假消息的传播变得更容易、更深入。由于虚假消息几乎都是针对“受众”弱点制造及传播的,因此更广泛的“受众”意味着虚假消息拥有更多的源头和更强劲的传播力度——毕竟人们只愿意阅读和转发自己倾向的消息和观点,而不论其是否真实。

在这个效应下,扎克伯格之前承认的 Facebook “打假不力”,似乎并不能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贸然启用炒掉原来的新闻团队并启用 AI 的决定也再次引来质疑。

然而,尽管虚假消息的影响难以量化,但是如果想把希拉里败选更多地归咎于 Facebook,似乎也是过分牵强的强套“帽子”了。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