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民粹狂潮中的一股清流:范德贝伦当选奥地利总统


在经历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和英国脱欧公投的黑天鹅事件后,正在为意大利公投捏一把汗的欧盟现在或许可以稍稍松一口气。

在奥地利的总统选举中,奥地利人用选票向极右翼和民粹主义说了不,原本有望成为欧盟二战以后第一位极右翼总统的候选人再次败北。尽管总统在奥地利不具实权,但这次选举结果仍被视作西方民粹化狂潮中的一缕清流。

根据奥地利国家电视台公布的最新统计结果,奥地利总统候选人、前绿党领导人范德贝伦(Alexander Van den Bellen)在12月4日的总统选举中得票率为53.6%,明显领先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奥地利自由党总统候选人霍费尔(Norbert Hofer)。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的奥地利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范德贝伦就以50.3%的微弱优势击败了霍费尔(49.7%),但霍费尔以投票期间部分选区出现异常情况为由要求重新投票。奥地利宪法法院在7月判决该轮投票“不算数”,才有了最近的这场重新投票。

在难民危机的冲击下,欧洲右翼势力不仅出现了抬头趋势,而且也获得了越来越多民众的支持。因此,这场关系到奥地利国内政治走向的总统选举也成为了整个欧洲关注的对象——向左还是向右?这是一次民意风向的测试。毕竟一旦奥地利诞生了二战以来的首位右翼总统,就很可能产生示范效应,让欧洲其他右翼民粹政党受到“鼓舞”。

一次缓冲

范德贝伦的获胜为欧盟赢得了一次缓冲,即使这个缓冲很可能是暂时的。

72岁的范德贝伦作为左翼的代表,在移民和难民问题上比较包容,也支持欧盟一体化。曾为大学经济学教授的他被认为是“带有生态和社会意识的自由派”,如今以7%的明显优势获胜的结果将会给其他即将进行大选的欧洲国家带去正面的信号。

最受人瞩目的就是明年的法国总统大选,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被认为很有可能当选法国总统。随着菲永以较大优势成为代表中右翼政党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法国内部对于勒庞当选的担忧才稍稍有些缓解。

一听说霍费尔败选的消息,德国经济部长、中左翼社会民主党大佬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就迫不及待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情:“整个欧洲精神上的负担都卸下了。”他把这一结果视为“反对右翼民粹主义的明确胜利”。

欧洲议会最大的中右翼保守派政治联盟领导人韦伯(Manfred Weber)也从这一结果读出了更深远的意义。韦伯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写道:“奥地利选民传达了明确的亲欧信号。欧盟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从此远离。”

分化仍然严重

虽然奥地利的大选结果给欧盟带来了暂时的安抚,但仅凭这一股“清流”并不足以让整个欧洲安定。

事实是,霍费尔即使败北,但仍然获得了46%左右的支持率。这一数据揭示了奥地利内部的分化依然严重,和以往相比,右翼势力和对欧盟的不容忍情绪都出现了惊人的增长。

这种变化在英国也极为明显。反对泛欧主义的英国极右翼政党——独立党(UKIP)在这几年获得的支持率极速窜升。在今年6月的脱欧公投中就有52%的选民选择脱离欧盟。

范德贝伦在选举中十分强调此次大选与脱欧之间的关系。他预测,如果霍费尔当选总统,必定会把奥地利推向脱欧公投的方向。虽然霍费尔败选让奥地利的脱欧势力受挫,但脱欧的想法并不会完全消失。选举结果落定,但等待范德贝伦和奥地利的将会是一场更大的政治斗争。

奥地利的议会选举将会在2018年举行,极右翼自由党目前在民调中领先,获得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支持。范德贝伦誓言,就算自由党最终赢得了选举,仍然会阻止由自由党领导的政府组阁。而这样的行动很可能会引发一场宪法危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