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北交大性交易 女生背对镜头[图文]




让我们一起来关注一则考研丑闻。 6月9号,北京交通大学进修研究生班一位自称叫阿芳的女学员,向媒体公布了一条惊人的消息。 她说自己在参加2005年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前,和北交大参与专业课命题的欧阳林教授发生了性关系,此后她得到了两套专业课考试的题目和答案,其中包括欧阳林教授亲笔书写的论述题答案。 阿芳指出,当时这名教授是以考题为诱饵,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的,因此她将对欧阳林提出强奸指控。 在得知这一事件后,广角记者顾怡玫赶赴北京,采访了事件的核心人物,也就是这名自称叫阿芳的女学员,一起来看她发回的报道。

  这位背对着镜头的女士就是阿芳,她是北京交通大学进修研究生班的学员,今年26岁,所学专业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道德教育”。 今年,阿芳打算正式报考北交大相关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而专业课考试的命题人就是该校人文社会科学院的教授欧阳林,今年51岁,据阿芳所说,欧阳林平时就是她授课老师,因此在去年12月23号,她带着礼品到欧阳林宿舍去了一趟,没想到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阿芳:送礼物是因为他是我老师,我觉得快到元旦了,送点东西是很正常的。 送去之后他在和我交谈的时候就说,那套试题已经出来了,我这里有,然后接着就把抽屉打开,我一看里面果然有试题。 当时我就觉得非常意外。 )

  在看到试卷的一刹那,阿芳说她也是将信将疑,因为毕竟是研究生考试的试卷,怎么可能不采取任何保密措施就流落在外呢?可是,想到欧阳林正是这门考试的命题组负责人,阿芳最终还是相信了他。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阿芳:他说:我可以把题给你,让你背下来,然后考试考高分。 但是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然后就一边摸我的手,然后还说,你想一想,你初试即使能过了,如果没有我,你复试也过不了,我就是思想政治专业硕士点的负责人。 你就听我的话,吃不了亏。 在说着这些话的同时,就开始解我羽绒服上的带子,因为我羽绒服上都系着带子,然后边解就边做那些事情。 )

  阿芳说,之前她一直都很尊敬欧阳林教授,也曾多次向他请教过问题,但两人仅是普通的师生关系。 因此当欧阳林对自己提出非分要求时,她心里既惊讶又反感,可她又怕因为自己的拒绝惹恼了教授,最终断送自己考研的前程。  

  (阿芳:非常想摔死他,但是我如果那么做的话,就等于把自己的前途全毁了,我当时如果拒绝他,他就肯定会在复试的时候难为我,甚至我连初试都过不了。 在那种情况下,在违背我自己真实意愿的情况下,就不能拒绝他,就不得不听从他。 )

  据阿芳所说,她与欧阳林发生了性关系,并且得到了研究生考试两门专业课的试卷和答案,其中“马克思主义理论”试题的答案是直接印在考卷上的,“思想政治研究”的试题答案是另外打印的,最后一道论述题的答案则是手写的。  

  (阿芳:他说考完后一定把这两套题烧掉,我说知道了。 )

  可阿芳并没有把试卷烧掉,她非但保留了这些试卷,还把当天欧阳林与她发生关系时的证据也保留了下来。  

  (阿芳:那条内裤上他的精液我一直没有洗掉,我一直保存着,就是当时我想后来我会出来揭发这个事情。 )

  此后,阿芳参加了今年1月份举行的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两门专业课的试卷,果然和欧阳林拿出来的卷子一模一样。 3月份考研成绩正式公布,阿芳在满分为150分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思想政治研究两门考试中,分别得到了128和137的高分,但由于她的英语成绩仅为36分,远低于国家规定的分数线,因此最终没能被北京交通大学录取。 事隔3个月之后,到了今年的6月2号,阿芳就向媒体曝出了与欧阳林发生性关系并得到考研试题的丑闻。

  北交大教授与考研学生发生性关系,北交大教授泄露考研试题,这两个消息犹如重磅炸弹,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 事件的核心人物欧阳林教授,对于外界的议论,始终也没有给予正面回应。 而阿芳则认为,欧阳林以考研试题为诱饵,强迫他人与之发生性关系,这明显有强奸的嫌疑,因此她已经在6月9号到海淀公安分局刑警队报了案,同时也已向海淀检察院举报中心递交了材料。  

  6月10号,北京交通大学发表声明,称已经责成相关部门对此事进行核实,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肃、公正地调查和处理此事。 另外声明中还披露,阿芳在此前的研究生考试中有过作弊的前科,2004年,她报考北京交通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并且参加了全国统一考试中,结果因为找他人替考英语被监考人员当场查获,当年的考试资格也因此取消。 这样一份声明,开始让不少人怀疑阿芳曝光此事的动机,也对所谓的强奸论提出了质疑。  

  (学生:如果她是被迫的,我觉得她可以当天就去报案或者怎么样,我觉得稍微有明辨事理能力的人,都不会认为如果是强奸的话,她会拖到现在,等着她的考研成绩出来。 )

  (阿芳:为什么前几个月我一直没有揭发这个事情,没有曝光这个事情,就是我一直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因为我如果揭发此事,我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第一是自己的名誉,自己的前途、面子,大家都知道了会给我带来多大的心理负担,如果能有勇气站出来,揭发一个老教授,是需要很大很大的思想斗争,而且我现在处于弱势地位,我是一个女生,他是一个教授,是一个学者。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可有人认为,阿芳在事隔半年之后才揭发这一事件,主要原因在于她今年没能考上北交大的研究生。 而她当时保留内裤上的精液作为证据,也可以看出阿芳是有预谋的。  

(学生:她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是为了获取一定利益,但后来她这个利益没有得到,所以她就觉得自己吃亏了,所以就用这种一拍两散的方法,进行一下报复。 ) 而阿芳表示,保留证据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有一天能揭发出欧阳林,这和自己考研成功与否无关。  

  (阿芳:考上研究生我或许要晚一点揭露这个事情,但是对于欧阳林的惩罚,要揭露整个事情我肯定会做的,只是时间会晚一些。 他对我人格、尊严的侮辱,我是不会放过的。 他不是说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吗?他既然敢有胆量泄漏国家机密,敢有胆量奸淫我,就有胆量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 )

  目前,警方已经介入了该事件的调查,相信不久以后真相就能水落石出。 而法律专家指出,考生是否与教授发生性关系仅属于道德范畴,至于教授是否在研究生考试前就向考生泄漏了考题,才是属于法律范畴的,该行为一经查实,无论是教授还是考生都将受到法律制裁。  

  (毛:这个教授如果他把题目和答案交给这个女生,那么他的行为就构成了我们国家刑法所规定的泄露国家机密罪的嫌疑。 泄露国家机密罪如果构成的话,不仅这个教授是主要的犯罪分子或犯罪嫌疑人,这个女生也应该是从犯。 )

  不管事件的真相到底如何,这一场风波,至少可以让人看出目前研究生考试在保密方面的一些漏洞。 按照我国研究生招生规程,尽管招生考试是“全国统一”的,但除了外语、政治、数学等公共课是由国家统一命题外,其他专业课则都是由各招生单位自主命题、改卷和判分。 在实践中,这种规则往往就变成了哪个专业招生、就由哪个专业的教授命题、改卷。 而且在考试的前前后后,教授并不是在全封闭的环境中工作,有人就此担心,专业课考试,会不会成为一种谋取私利的工具?

  (学生:能把当今学术界存在的一些问题,还有我们高校招生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都暴露出来。 社会在发展,大学所谓的教育也在逐渐跟社会接轨,社会上的一些思潮也在逐渐向大学涌进。 )

  针对这样一种忧虑,不少高教专家都表示,研究生招考向来都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定,绝大部分教授也都有自己的职业道德和学术操守。 至于北交大教授欧阳林涉嫌泄露研究生考题事件,即便真的存在,那也只是一起个案,并不具有普遍性。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高教研究专家:相关的规定都有的,/国家层面、学校层面都有,每年学校有个招生领导小组,有纪委等各个部门的人都参与,而发生了这件事情,是这个人、这家大学,他们是没有遵守这些规定。 就等于我们法是有的,但还有人要犯法。 )

但是也有人建议,是不是能从制度上对研究生考试进行更加严密的保障?比如说专业课考试能不能由全国统一命题?能不能仿效对高考命题者所采取的保密措施?对此专家表示,研究生教育更强调专业化的人才培养,而相同专业在不同学校的研究方向也往往有所不同,所以这样的建议并不可行。  

  (朱:一个大学最起码有一百个以上的专业招生,它的命题量,专业卷可以多达几百份,在这种前提下,你说如果像高考一样,命题完把他关起来,这是不现实的,因为导师还有很多很多工作要做。 )

  当然专家也不否认,为了保障研究生教育的这种特殊性,目前很难在招生考试方面制订出一套非常严密的监督防范机制,要防止个别人滥用职权谋取私利私,就只有依靠导师和考生的道德自律。 也就是说,靠人治,而不是法治。  

  (韩:每个人应该都很清楚,里面有什么责任,如果犯了,应该承担什么责任,这应该是教授脑子里最清楚的事。 )

  (朱:我们认为学生和老师,大家都能按照应该的、正常的规律去办事,应该说这社会就能少一些类似的不公正现象。 )

  编后语:
  眼下,北京警方正在对这一事件展开深入调查,相信事情的真相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但不论如何,在阿芳向媒体公布这一消息之后,备受尊敬的大学教授已经和性丑闻扯上了关系,而庄严神圣的学术界,也不可避免地沾上了旁观者乃至媒体的口水,这一切,恐怕很容易让人产生“斯文扫地”的感慨。  

  我想,大多数人都愿意相信学者的操守,愿意相信知识殿堂的圣洁,但是,一切信任都不应该是盲目的。 法治胜于人治,这一点早已被广泛认同,以追求科学真理为己任的学术界,更应当成为遵循客观规律的表率。 虽然丑闻只是偶然发生的,但对于成千上万名行走在考研之路上的学生来说,他们显然需要更加公正的待遇,需要更加公平的保障。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这种行径在北京交通大学不是个例,不只一个欧阳林教授,也不只一个阿芳教授。 不信的话,可以求证一下试试,欧阳林与经管学院没有关系吧。
不排除炒作的因素!
同意楼上观点。 此类事情,现在不在少数,它折射出,考研市场又延伸了,既是个人问题又是生活问题。 另外我们的教育制度难道不应该反思吗?

圣洁?开什么玩笑?我也曾经想过考研.
但后来知道一些事情后..就彻底放弃这个想法了!
知识殿堂已经不再干净..甚至是有够腐败!
我没有MONEY..没有靠山...我还是个男生!我即使初试过了复试也很难过...
何必难为自己呢?
我说的那个事情是:我一个大我两届的学长...没参加过什么研究生入学考试..
平时在校考试也从不参加(有老师帮忙..年年奖学金)...
这样一个人.浙大上的不舒服.可以去北大上!想学什么专业就学什么专业!
这样的研究生 我还考他做甚?工作经验最为重要!


操!什么样的人都有。
我个人的感觉是见怪不怪了。 现在的社会就这样。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