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命年的骚乱:一个中年男人的堕落历程【连载】


作者:醉卧纱帐

年初陪阿琼逛街,见街边一道士模样的老头摆一小摊,摊前一副对联,上书“算天算地算人生”,下写“度山度水度浮尘”,横批“每命五元”。
我从不信那些算命的,总觉得命已天成,算了又能怎样?可见那道士相貌不凡,一双眼睛似睁似眯,配以那幅对联,倒觉得另有一份风采,不禁大为好奇,想看其有何高明之处,便请他算上一卦。
老头微睁双眼,让我报上生辰八字,待我报完,阿琼非要和我一起算,也把生辰八字报上。 老头并不多说,又眯起眼睛掐着手指,口中不知念了些啥玩意,弄了一阵后睁开眼睛,说出一番不清不楚的话来:
“年逢本命,恐有磨难,需时时保持冷静,若能平安度过,他日鸿运无边。 遇事别冲动,三思而后行,切记切记。 ”
说毕,老头竟收了卦摊就走,我给他卦钱他看都不看一眼,气得阿琼在后面骂了若干遍“疯子”。

周淑琼是我老婆,在市文化局工作,我在市中国银行工作,任信贷部经理(内评为正科级)。
本人陈雨飞,是69年3月3日生,我老婆阿琼比我小了四天,结果我们在一起的十五年(包括婚前五年),阿琼竟再也不肯为自个过生日了,每次非缠着要和我一起过生日,并常常眼泪汪汪地看着我说:我就是要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还要和你同年同月同日死。
今年是我们俩共同的本命年。

我这人特知足。
工作上挺顺心,走的弯路并不多,大学毕业后就在银行工作,尽管没有关系,也从不给领导送礼,但凭着自己卖力的工作和出色的成绩,我还是坐上了信贷部经理的宝座(尽管内评只是个科级)。
生活上嘛,只能用“开心”来形容了:130平米的房子足够三口之家在内面折腾了;数十万存款在我们这个中等偏小的城市已足够我们花了;老婆阿琼单位工作清闲,人又长的靓,能让我辛勤耕耘十多年仍乐此不疲;儿子弯弯八岁了,吸收了两人的优点,长得可爱,学习也不用操心。
这日子,常常让我睡梦中都能笑出声来。
我常想啊,这辈子我也应该知足了,为party为国为人民做出伟业乃至解放全人类之类的理想就让我儿子去实现算啦。 我这下半辈子,就是努力工作,位子能挪挪也行,实在不行的话,能保住现在的位子也不错了。 我的主要任务,该放在怎样培养出一个伟人,再就是怎样让阿琼开开心心的生活。

一、
我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一直视为上天因偏爱我而安排给我并一直为此百毒不侵守身如玉的阿琼,竟早就给我戴上了现代男人乐善好施喜送他人可自己却避之唯恐不及的绿帽子。

三月五日,我奉命去总行汇报工作,顺便做一些公关工作,时间计划为一周。 六日刚汇报完工作,还来不及公关,因南方某分行发生特大诈骗案,我的公关工作只好不了了之。 回来那天是七号,正好是我老婆阿琼的生日。 考虑到从没给她单独做过生日,我花了几千私房给她买了个白金项链,在省城时又买了一大束鲜花,赶回市里时已是十一点了。
当我轻轻打开房门时,我想象着我把鲜花捧到熟睡的阿琼身前她一惊一喜接过鲜花然后扑到我怀里撒娇的样子,暗暗地笑了。
(事实说明,有老婆且常出差的男人如果不告诉老婆准确的回家时间,那将是多么大的失误。
千万别老想着给老婆惊喜,而忘了自个会碰到的惊吓!)

就在我轻轻关上房门的一刹那,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感到了一种异样。
房间里没有我每次回家都能感受到的那种清新的空气,我只闻到一股烟草的味道,与我常抽的白沙烟不同的味道,隐隐中还夹杂着一股男人的气息,当然不是我的。
我头脑一阵空白,我的心如针扎般的痛了几下。
我知道,我的生活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我和阿琼那宽大的卧房里传出的肉体撞击的声音和说话声惊醒了我。
我轻轻走到房门口,内面传出说话的声音。
“亲爱的,谢谢你陪我度过了一个浪漫的生日,我都十几年没有过生日了,今天这个生日是我这一生最难忘的。 哎哟,你进来点,使劲使劲。 ”
“嘿嘿,小琼,我早说过要来你家里,你就是不让。 在你这个大床上搞你我才能找到做你老公的感觉。 你看,你老公在看着我在他床上搞他老婆呢。 琼啊,我和你老公比哪个厉害呀?”
“啊~啊~,你厉害你厉害,再使点劲。 别提他了,你是天上的龙,他是地上的一只小虫,你不到三十五就是处级了,他还是个科级,真让我失望。 哎呀,使劲使劲,别停别停,你太棒了,哎哟爽死了爽死了。 ”
我轻轻推开房门,映入我眼中的,是一幅令人血脉喷涨的画面。 一具赤裸裸的男人身体压在阿琼那白而丰满的身体上,阿琼的两条白腿使劲缠在那男人腰际,两人正进行着最后的冲刺。
我大喝一声扑上前去,一把将那男的从阿琼身上扯出来,反手一拳打在他脸上,接着耍了一套组合拳,拳拳不离要害部位,那小子脸上一下血流成河,在昏暗的床头灯光下格外KB。 最后我一脚踢向那奸夫的下身,那奸夫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我反身冲进厨房,拿起一把菜刀,按当时我的情绪,就是不杀了奸夫淫妇,只怕也会将那奸夫的老弟给割下来。
可我忙中出错,菜刀舞动之时,竟一下削着了自个的手指,剧烈的疼痛使我冷静了下来。
“遇事别冲动,三思而后行,切记切记。 ”算命老头的话竟清楚地浮现在我脑中来。
可我还是冲进了房里。 毕竟我还是男人。
我那可爱的Y D老婆阿琼正圈缩在床上发抖,一见我拿刀进房,颤抖地说:老公(妈的,这时还有脸叫我老公),你~你千万别杀人,杀人了要偿命的,你~你想想家里的弯弯啊。
一听她提起儿子弯弯,我怒火中烧,拿刀指向她,她吓的又是一抖。
“臭婆娘,你还有脸提弯弯,给老子滚那边屋里去。 ”
阿琼抖着白白胖胖的屁股去了隔壁房间。
这时,我才看清那奸夫,原来是阿琼局里的副局长胡来。
这胡来长相倒还端正,个头和我差不多吧,但比我稍瘦。 他老婆刘莹是市里某副书记之女,以前和我在一个支行,长得挺漂亮,曾对我有芳心暗许之意。 那时我也考虑过刘莹的家庭背景和本人条件都比阿琼要好,可惜我那时和阿琼早已没买票就乘车了,对她欲横刀夺爱之举不理不睬,她也只好死了那心。 据说这胡来还是办事员时就显出一副色相,我老婆阿琼以前常对此人表示厌恶之意,说刘莹嫁给胡来是鲜花插在了牛粪里。 没想到这小子当了副局长了,色得更有水平,竟色到老子家里来了。 看来男人只要有了权,牛粪也会变得香喷喷的了。
那奸夫胡来还在血流满面地给我磕头:陈哥你行行好,求求你别杀我,你要怎么都行,我给你钱也行,我再也不敢了。
啪~~~~~~~~我又是一掌打过去,手上竟弄了很多血。
“老子要一千万,你有吗?”
我一把抓住那胡来奸夫的头发,把他拖到客厅,打开灯,拿来纸笔,喝道:“你他妈的把你和周淑琼偷情的经过写下来,从第一次写起,一直到今天。 要是有一点不符,老子立马割了你那玩意你信不信?”
胡来抖抖索索地拿起笔:“我写,我写。 ”
我又冲进儿子的房间,阿琼正光着身子坐在儿子床上发楞,妈的也不知先把衣服穿上。 我一把将她拖到书桌边,拿来纸笔:“给老子把经过都写下来,要是和他的不符,老子两个一起杀。 ”

在奸夫淫妇写作文的当口,我这才注意家里的情况:饭桌上摆着一个切开的生日蛋糕,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一瓶XO已经空瓶,奶奶滴还真是过得浪漫啊,看来女人不管怎么说都是喜欢这一套啊。 他妈的老子以前也想浪漫一下要给她这样过她怎么就不原意?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张战斗,奸夫淫妇终于交上了作业,我核对了一下,基本相符:第一次是上年的圣诞节,在胡来副局长办公室,当时两人都喝了酒,就在沙发上干了。 后来在办公桌办公椅上各一次,在丽晶大酒店五次,河边小树林一次,最后一次就是被现场擒获的这次。
见案情已经明朗,我公事公办地让二人写下永不再犯的保证书,然后对那奸夫喝一声“滚”,那奸夫如逢圣旨衣服都没穿好就跑了出去。
我一下瘫在沙发上,脑子一片空白,连割破的手指也感觉不到了疼痛。
阿琼拿来药布给我把手指包扎了一下,就跪在沙发前,低声哭泣着说对不起对不起,让我打她,让我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她,她保证再也不做对不起我的事了。
我看着这具让我迷恋了十五年的躯体,竟觉得是那么的丑陋,那么的恶心。
我一句话都没说,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自己的老巢都被人占了,做为一个男人,我还能说什么?
我缓缓地站起身,穿上衣服,打开房门。 阿琼一看,死死抱住我的腿哭着说:“老公是我不好,你千万别想不开,你别走。 ”
我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冷冷地对她说:“请你拿开手,为你这样的女人去自杀,我还没那么贱。 难道你想让我在这儿闻别的男人的精骚味?”
她楞愣地看着我,慢慢地松开手,我转头冲进了夜色之中。

二、
一个人站在冰冷的大街上,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渺小得就和城市中飘飞的落叶一样无人理睬。

南国的小城不比北方的城市,时间已是午夜,却仍然处处笙歌。 街边闪闪的霓虹灯尽管给这座美丽的城市染上了一层俗气,可因此带来的喧嚣倒也让午夜的都市显出了一丝繁华。

大街上不时晃过一对对男女,他们应该还是少年情侣,那些使君有妇罗敷有夫不甘寂寞出来寻求刺激之辈,此时只怕早已相搂着进入了梦乡之中吧。
看着一对对相依相偎的情侣,想起当初和阿琼相识相知之时,何其相似啊。
若干年后,他们会象我和阿琼一样吗?

阿琼以前是我所在的城区支行的员工,当时我刚从学校毕业不久,她就被做为临时工招进来(当然是做为关系户,只要有转正指标她是跑不了的)。 在整个中行,那时的正宗大学毕业生还很少,加上我长的还不是特别对不起观众,更是行里的培养对象,结果就成了行里女孩明里暗里狂送秋波的对象。

也怪我没经验,有一天晚上她去我那儿还书,我说了一句话惹得她眼泪旺旺的,我一时没主意了就只好坐她旁边安慰她,她哭着哭着就趴在我身上了,我一时把持不住给她献上了我的初吻(根据后来的感觉,她那个只怕也是初吻)。 吻一下也罢了,没想到一下竟激起我压抑了二十一年之久的欲望,趁她云里雾里之时,脱了她的裤子在下面乱拱一起,慌乱莽撞地寻找欲望的出口,还是她扶住我那玩意进去我才找到了地方,在她一声尖叫声中,我第一次在适当的地方射出了生命之源。 等清醒过来看到落在床单上沾着一丝丝血红的精液时,我知道生米已煮成了熟饭,那一刻我已变成了真正的男人,同时心中涌上了一股男人都会有的所谓责任。

那个时侯的阿琼真是一朵刚刚开苞的花蕾,单纯得够可以。 自从我上了她的身后,第二天上班时她就堂而皇之地挽着我的手走进单位的大门,似乎是在向行里其他美妹庄严宣告:陈雨飞已经是我的人了。
也就是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享受到行里女孩子给我进贡各样小吃的待遇了。
尽管后来她去了文化局,但为了防患于未然,她每天下班了都会到我们行里来,和我一起做饭,为我洗衣,陪我看书为我解闷,弄得其他美妹尽管有夺爱之意却又无夺爱之机。

阿琼的家庭条件很不错,她爸那时是市财政局长,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她的性格本是很开朗的,还有点泼辣。 但自和我之后,再也见不到她和男性打打闹闹的了,只是一个劲地粘着我。 在婚前的几年中,倒是我常常发点小啤气,她就坐在一边哭哭泣泣的,等我发完了火,她就趴到我身上说对不起,弄得我立马柔情万分的。

曾无数次我们相拥着走在马路上,她会突然跑到我前面,张开双臂做飞翔状,那红红的衣衫映在她红红的脸上,就象一只飞舞的红蝴蝶,格外令人心动。 我看来眼里,心里默默地发誓:我的火蝴蝶,我会永远让你这样快乐地飞翔的。

那时的阿琼玩累了回到我的单身宿舍后,常常让我给她捏手捏腿,完了就喜欢把我的头抱到她胸前不断地抚摸。

“陈雨飞,这一辈子都不许打我。 ”
“小傻瓜,我疼你还来不及啊,怎么舍得打呢。 ”
“连打的念头都不许有。 ”
“好好好,要是有那念头,我就是小狗狗。 ”
“不准喜欢别的女人。 ”
“有你还来不及呢,哪顾得上别人。 ”
“顾得上也不准。 对了,不准你看别的女人,尤其是刘莹。 ”
“好好好,看别的女人前一定请示你。 ”

阿琼常常缠着我要说出“我爱你”那三个字,我总是以坚定的拥抱回答她。 直到有一天,她非要我亲口说出来时,我郑重地回答她:“这三个字我不想挂在嘴中,我怕说出来了会让风吹走。 但这三个字早已是我心里的承诺,而且会是我一生的承诺,即使到我们已经老得不像样了,我都会永远在心中默念这三个字,永远尊守这个承诺!”一些话说得她泪眼滂沱,说得她紧紧搂着我不愿松手。

我一直没忘记第一次完事后阿琼趴在我胸前眼泪汪汪地对我说的话:1、你是第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2、你是第一个吻我的男人;3、你是第一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4、我会是第一个跟你生小孩的女人;5、我这辈子都会是你一个人的女人;6、要是你对不住我,我将是第一个为你自杀的女人。

那一席话说得情真真意切切,说得我感动不已,从那以后,尽管常有不少美妹想插上一脚,尽管我常常因工作原因身不由己进入各种欢场,但我一直没有什么出轨之事,最多也就是在歌厅舞厅怕客人不能尽欢偶尔陪着摸摸小姐的奶子,但每次摸小姐的奶子都会想起阿琼同样的部位,再进一步的动作可就再也不会做下去了,弄得那帮色狼同事常常怀疑我是不是有挺而不举或举而不坚之病。

就在3月3日,我三十六岁正岁那天(我们那儿的习俗是,男人做虚岁,我三十五岁那年大做了一次生日,当然,阿琼也陪着和我一起大做了一次),我和她请了些要好的同事吃了顿饭以示生日纪念。
那天饭后去歌厅唱歌时,我趁着酒兴对着话筒大声咆哮:我陈雨飞这一辈子最成功的事就是找到了阿琼这样的好老婆,也因此有了个可爱的儿子,阿琼我亲爱的老婆,我这辈子一定让你幸福,我永远都会对你好。 阿琼呢?也泪眼朦胧的说:能找到你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我会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事后想想,男女出轨,最后知道的肯定是老公或老婆。 她那帮同事只怕是以看杂耍的眼神看着我们吧。

经历了十几次的冬去春来,看惯了无数的花开花落,呵呵,恍然间,这一切原来都他妈的是一场梦呀。
我心中神圣的阿琼,早已不是我身边那只绽放的火蝴蝶了。
从今天开始,她将是我心头伤口上那一串串鲜红的血,只怕永远都不会干涸的血!
神圣的爱情啊,神圣的婚姻啊,怎么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这么不堪一击了?
生活啊,你曾经让我觉得人生是那么的美好,却原来是跟我开了这么大的玩笑啊!
三、
一个人转到了蝶水河边的防洪大堤上,就象一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脑子里竟什么也不想了,没有了愤怒,没有了任何情感。
我忘记了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突然电话响起,原来是金色年华歌厅的经理陈红:“哥,你是不是一个人在河边?我刚打车经过时没注意,现在想起来好象是你。 ”
“是我。 小红,有没有事?没事出来喝酒。 ”
“怎么了哥?我就来。 ”

陈红好象有二十五六了吧,长得挺丰满,很精干的一个女人。 她舅舅任飞扬是金色年华歌厅的后台老板,开了家房地产公司,在我们行里还有不少贷款,人很不错,和我很谈得来,常在一起吃饭,也因此和陈红熟了起来。

我到过金色年华很多次,也叫过不少小姐陪唱,可这个陈红知道,小姐在我身边陪我那都是白挣钱——因为我是只唱不摸或是偶尔小摸,不象其他的男人,花了一百大洋就恨不得把小姐给吃了才行。

陈红曾对我说过:“在歌厅里看那些男人的德性看多了,发现上歌厅的男人里就你还象个正人君子,其他人哪是来唱歌。 找老公就是找你这样的,可惜我没机会了。 干脆以后我就叫你哥吧,我敬重你,我哥就应该是这样的人。 ”
时间久了,我倒真有点把她当妹妹看了。

一会儿功夫陈红就打车过来了,我们去了后街的夜市。
我除了喝酒,很少说话,陈红既不劝酒,也不多问。
喝到最后,已不知东西南北,更不知身在何方了(后来陈红告诉我,其实我那晚也就喝了五瓶啤酒,而我曾连喝十瓶都没显醉态)。

上午,一阵激烈的手机铃声把我叫醒了,是行长刘天明的声音:
“小陈,怎么还没来上班?”
“老板,有事?我就来。 “
可我一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
就在我楞神的时侯,陈红提着一包衣服进来了:“哥,昨晚你喝多了,衣服吐脏了,已经给你洗了。 刚出去给你买了几件,你将就着先穿着吧。 ”
说完她脸上一红,转身离开了卧房。
我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呵,还挺合身的。
“那边有牙刷和毛巾,你去洗吧。 “
等我洗漱完毕要出门时,陈红给我整了下衣服,双手扶着我肩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想得开。 起码你还有我这个妹妹。 ”
好个聪明伶俐的丫头,她知道我从来不会在外鬼混,昨天那样一定是有重大事情发生了。
我心头一热:“好妹妹,你放心,哥一定能挺住。 ”
就在那一刻,我决定以后一定要真正把她当自个亲妹妹看了。

到行长刘天明那儿报了到,简单汇报了这次北京之行的情况,然后推说身体有点不舒服请了两天假。

我得把家里的事儿处理好了。

我去了名雅咖啡厅,这儿的老板何其伟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当初他开这咖啡厅还是我帮他贷的款。

我本人早就想开这样一个咖啡厅,也曾筹划了很久,但我和老婆的身份不允许,我那帮亲戚又怕他们坏事,只好做罢。
事后证明我的眼光不错,这小子开了一年就把三十万贷款给还了,还非要给我塞五万块钱。
记得当时我义正词严地说:“其伟,我帮你搞贷款,一是看中你这个朋友,二来也看中你开咖啡厅肯定会赚。 你要这样那咱俩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
那小子把钱收回去,一把搂住我,鼻涕眼泪弄了我一身:“飞哥,你就是我亲哥,别的不说了,只要你说一声,我何其伟愿为你卖命。 ”

咖啡厅的领班小姐见我上午就来了,而且一个人闷声闷气要了个包房,心知有异,立马叫来了何其伟。
“飞哥,怎么了,这么早就来了?”
“怎么,不行吗?”我无精打彩地盯着他。
“行行行,我可巴不得你飞哥来呀。 你都好久不来看看老弟了。 ”
“你忙去吧,我心里烦,想好好静静。 ”
“好的,要什么自己说,中午再陪你吃饭。 ”

我独自坐在包间,品尝着浓浓的苦咖啡,回想发生的一切。
奸夫淫妇的第一天,就是上年的圣诞节。
那天文化局有活动,我只好带着弯弯到处瞎逛。
回到家里,伺候弯弯睡了,大约十一点,阿琼才回家。
记得那天她洗澡洗了很久,我推门进去时,她还光着身子在浴盆里闭目养神。 在满室的雾气之中,我觉得她象仙女般的。
我急急忙忙给她揩干水,把她抱进房里,很兴奋地和她行了房事。
那晚她很疯狂,不断地亲我,不断地叫喊:“亲爱的,我爱你,我想你,我要和你一起高潮。 ”
现在看来,原来是那天她和那奸夫胡来做过了,但还没尽兴,把老子当成奸夫了。 我倒还不自知,以为她是爱我过甚的反应呢。

女人哪,是你变得淫荡了,还是这个世界变得淫荡了?

中午时分,何其伟回来了,陪我吃饭。
两人喝了一瓶德山大曲。 喝酒的过程中何其伟开始还眉飞色舞同我说话,后来见我不声不响,也跟着不再说话。
只怕这是何其伟这小子一生喝得最闷的一餐酒了。
喝完酒,何其伟就出去了。 出去前,这小子倒说了段能令人茅塞顿开的话:
“飞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肯定是大事。 你不说我也不问。 但老弟希望大哥你能开心。 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解不开的心结。 你都三十六了,一生都过了一半了,别和自己过不去,有什么烦心事抓紧处理完,轻轻松松过下半辈子的生活吧。 ”
一个人闷了一下午,理清了一些头绪,心情倒轻松了一些,还在沙发上睡了一觉。

回到家里,阿琼已做好了饭,儿子也接回来了。 儿子照例是要让我抱着转几圈,在转圈时,我无意中一瞥,发现阿琼眼睛湿湿的。
“我已经吃了,你们吃吧。 ”
一头钻进书房。

九点,把儿子哄睡着了。 这小子,只要我在家,他非要我陪他睡才行。
阿琼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电视,见我出来,赶紧把声音调到最小。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该说的话要说了。
“你什么都不用向我解释,我也不希望再听那些丑事了。 这几天咱俩就把事办了,条件随你,儿子跟着我就行。 ”
阿琼的眼泪一下涌出来。 我看在眼里,心想:你他妈的快活时咋就啥都不顾了?
“老公,我知道对不起你,但你看在弯弯的份上,就饶我这一次吧。 家散了,对弯弯不好啊,求你了。 ”说着阿琼要给我下跪。
“别别别,我这小虫子可受不了你的跪拜。 我只是一条小虫子,这么多年吃了你的天鹅肉,真是委曲你了。 反正你对我已经很失望了,我床上功夫也比别人差,满足不了你了,再将就着也没啥意思了。 ”
阿琼的脸憋得通红,低着头不做声。

“好了,咱们也别说太多了,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怪你,只怪我自个没本事。 我看这样,家里不是还有四十几万存款吗?给我二十万就行了,这房子也归你了,明天就去房产局过户给你,可儿子得跟着我。 ”
“我不同意。 ”
说完她就跑到儿子房里去了。 她知道我心疼儿子,只要在儿子身边,我就不会做出什么事来,她就是安全的。

哼,你不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今天不谈明天咱们接着再谈。
那个家我是不敢呆了。 只要在那儿,我就总会觉得有那奸夫的精骚味。

我又走在这南国的夜幕中,象一个四处飘荡的孤魂。
住办公室去吗?那别人会怎么看?
住酒店吧,好点的酒店经理都认识我,差的我又不愿去。
看看时间,十点半了。 看到金色年华歌厅那闪闪的霓虹灯,不知怎么又想起了陈红。 我拨通了她的手机。
“哥,怎么了?”
“小红,你能不能去你朋友那儿住?我想在你那儿借宿几天,不知方不方便?”
“行啊,你在哪儿?我还没下班呢,你来拿钥匙吧。 ”
我到她那儿拿到了钥匙,她告诉我衣服已经干了,在衣柜里,自个去拿,想睡了就睡她那大床。
五、
这是一套两房两厅的房子,客厅内一组淡绿色沙发,一台29吋索尼彩电,窗户上是素色花纹的窗帘。 卧房内是一个大床,床罩也是淡色的,整个房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女人香。
还是先洗澡吧,都两天没洗了,只怕身上也臭了。
打开衣柜,满柜的清香。 我的衣裤都整整齐齐折叠着,旁边放的,是陈红的几套内衣。
我拿衣服时,忍不住在陈红的胸衣上摸了几把,感觉软软的,应该能包着很大的家伙的那种。 我一直分不清网上所说的34D、36F之类的胸脯是什么样的,看情形,陈红的应该属于36F的吧。 我竟没来由的一阵冲动,拿出她的内衣使劲闻了闻,感觉到一股诱人的女儿香。

洗漱完毕,打开电视,竟不知看了些啥,满脑子一片空白。
算啦,上床睡吧。 两天没咋睡了,尽管还想着心思,但还是很快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女人柔软的小手在我胸前抚摸着,朦胧中开始我竟以为是阿琼,突然惊醒,一看,是陈红躺在身边,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
“你怎么进来了?”
“嘻嘻,傻哥哥,这是我的家,我怎么不能进来?”
“你钥匙不是给我了吗?”
“我在舅舅家放了一套。 我这人忘性大,怕掉了进不了家门。 ”
“你不是在朋友那儿去睡吗?怎么回来了?”
“朋友的男朋友来了,你总不能让我去睡大街吧?嘿嘿。 ”
“这~这~怎么好?”
“有什么不好?别以为你很金贵,昨天我可是啥都看见了,很一般嘛。 昨晚不是已经和我睡过了吗?还害羞啊。 别多说了,睡觉吧。 ”
我从没和阿琼以外的女人同过床呢。 我对贞节看得很重,昨晚大醉之后的事可不能算。
“那我去客厅睡吧。 ”我赶快坐起来,准备下床。
一双女人柔柔的手搂住了我。
“哥,怎么了,嫌弃我?”
“不是,我不习惯。 ”
“哥,你别下去,陪妹妹躺会儿吧。 好不好,哥?”

在陈红迷人的声态诱惑下,在陈红轻轻而坚定的推搡下,我半推半就地躺下了,背对着她。
一双手从后面搂着我:“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哥,你别这样,在歌厅那儿,我是打情骂俏,可我从不让别人沾别的便宜。 在那儿的男人我打心眼里瞧不起,可你不一样。 我一直觉得谁做你老公那真是她的福份,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 是的,我一直叫你哥,可我多想你不是我哥而是我的爱人啊。 告诉你,我有两年没和男人睡过了,也一直不怎么想了,可我认识你后,不知怎么的,有时做梦都是和你在一起。 昨晚你醉在我这儿,尽管人事不醒,可我好高兴,我一遍遍地亲遍了你的全身,我没觉得丑,我觉得昨晚好幸福。 哥,你就让我真实地拥有你一次吧。 ”
慢慢的我感到后背有点湿了。
我翻过身来,一把搂住她。 她顺从地把头贴在我胸前。
“哥,我知道你心里有事,你可别憋坏自己了。 ”
陈红那温柔的小手摸着我的脸,又慢慢地把我衣服搂起来,轻轻地在我胸膛游走,停了一会,手又慢慢地向下伸去,抓住我的生命之源。 我没有阻挡她。

在陈红轻柔的抚摸下,我终于忍不住翻身压在陈红身上,噙住她那湿润而丰满的小嘴,把舌头伸进去疯狂地搅拌,她也不断地伸出舌头迎合着我。
不知不觉中,我们的身体已经融为了一体。
我的眼前突然浮现出我老婆阿琼和情夫偷情的场面,我竟然不可思议地一阵兴奋(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无耻),我的情欲之火旺旺地燃烧起来,使劲地抽动着,似乎是要发泄心中的郁闷,似乎是想要摧毁这个龌龊的世界。
她感觉到我要爬到高峰了,赶紧用力推我说:“不要射进去,不要射进去”。 那时我脑子里已听不进任何话了,我只是紧紧地抱着她,似乎把心中的郁闷全部都喷到她的体内了。

我突然发现陈红蹙着眉头,泪珠顺着眼角流向耳边。
我清醒过来,趴到她耳边:“小红,怎么了,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 ”
“不是,哥,只要你高兴,怎么都行。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愿意当你发泄的对象,我不想你不高兴。 ”
我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涌了出来,陈红把我搂在胸前,一手摸头一手轻轻拍打我的背部。

待我平静下来,陈红捧起我的脸亲了一口,然后脸一红:“快下来,都流床上了。 ”
她下了床,手捂着下体跑到卫生间,洗了一阵,拿着一条热毛巾进来,给我仔细擦了一遍,收拾干净后爬上床来。

我这才仔细打量陈红:长长的头发,脸上皮肤光洁,有一种柔柔的感觉,脖子细长,全身上下白白净净的,属于那种苗条而又不失丰满的体型。 往下看,我吃了一惊:她竟是一个所谓的白虎。
我不由自主地把陈红和阿琼比较了一下:阿琼的脸虽然保养得很好,但毕竟岁月不饶人,眼角还是有了一些细纹;身材随然还没有臃肿,可因为生过孩子,胸部已经下垂了,腹部已经不经意间有了赘肉~~~~~~~~~~`

“哎,怎么了?傻看什么呀?”
“哦,没啥,是你身体太迷人了,我都痴了。 ”
“哥,我是个白虎,你怕不怕我给你带来灾难?”
“傻丫头,谁说你会带来灾难?我喜欢还来不及呢。 ”
——我的真实想法是:我都已经灾难深重了,还怕别的灾难吗?

“在你以前我有过男朋友,也算经历过了吧。 听小姐们说了你我就注意你了,不过知道你结婚了,而且那么专一,我就从没想过要和你这样。 呵呵,想不到和你做爱真是很爽,也许是好久没做的缘故了吧。 不过你确实很棒。 ”
“我是不是你第二个女人?”
我吓了一跳——这丫头,眼力这么厉害。
“呵呵,坐过你台的小姐都说你好怪,很少摸她们,有时你来的同伴起哄让你摸,你的手都硬硬的,象块木板,我就知道你肯定除了和嫂子再没有过别的女人。 ”
“确实如此,以前我一直不习惯。 ”
“现在呢?和我有什么感觉?是不是比和嫂子做更刺激?肯定是的了。 你以前只和一个女人做过,觉得那是世上最美好的。 ”

“哥,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嫂子有外人了?”
我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我从你刚才在我身上时就感觉到了。 我知道你在我身上是发泄你的闷气。 不过只要能让你消气,怎么弄都随你。 ”
“对不起小红,有时侯我都身不由己了。 ”

我把昨晚发生的事给她说了一下。 她一阵子没吭声。
“说实话,琼姐长得还真不错,三十多的女人了皮肤还保养得那么好,是现在的男人都想勾引的少妇类型。 她一直和你在一起,只要和别的男人有了一次,不管那男人长得怎样,她都会觉得比和你上床刺激有趣,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其实也不能说她坏,她只是选错了时间来感受。 可以说,和她偷情的男人要想让她离婚了再嫁,她一定不会同意,这世上要找你这样的好男人是太难了。 ”
“哥,你别太在乎了。 现在这社会就是这样。 你没看现在歌厅舞厅生意都那么好吗?那都是为那些在生活中不能实现的男人三妻四妾的目的而为男人所设的。 告诉你,别以为男人需要,其实女人更需要,只是现实让女人们不得不收敛罢了,毕竟这是个男人的世界。 唉,其实女人偷情有什么好?还不是让男人去玩弄,成为男人炫耀的资本了。 我要是结婚了,肯定不会那样。 ”
“哥,你得考虑清楚,要是你还爱琼姐,要是她能不再出轨,你们这样下去也行。 要是你不能忍受她的背离,那就一拍两散,反正两人都还来得及进行下一轮游戏。 ”
“好了宝贝哥哥,不说这些了。 我还没和你尽兴呢。 两年没碰男人了,今天又让你给挑起来了。 刚才给你发泄了,也该妹妹我了吧。 让我们来好好地享受生活吧。 ”

这一次,在她的引导下,我体验到了另一种销魂的滋味。
六、
脸上痒痒的感觉刺醒了我,我睁眼一看,一双美目柔情万般地俯看着我,长长的头发洒在我的脸上。
“小红,就睡好了?”
“没睡好,早就醒了。 一个人睡惯了,多了你这个坏哥哥,我睡不好了。 ”
看着她幸福的笑脸,我不由生出万般柔情。 我身手抱住她,她乖巧地扑在我身上,小巧的嘴唇亲了上来。
我边亲着她的嘴,边摸弄着她翘起的屁股,下身立即有了反应。
我伸手摸到下面那片光洁地带,陈红轻轻张开了双腿。 我在那片三角地肆意玩弄起来。
在我的抚弄下,陈红有了反应。 她睁了一下眼睛:“哥,怎么,又要来呀?你得上班呢,别弄了。 ”
我可不管上班不上班了。
由于昨晚已经做了两次,两人均感体力有点不支,没做多久已是气喘嘘嘘,于是都没有刻意阻止快感的到来。 我鼓足余勇,做出了最后的冲刺,在她的又一阵痉挛之中,我又享受了一次和老婆之外的女人性爱的愉悦。
清理完毕,陈红满足地在我怀里睡着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要上班了,我把她轻轻地放平,顺手摸了下她那饱满的胸部,有一阵心平气和的感觉。

再看看她光洁的下身,我心中竟有一阵莫名的悸动。
本命年,老婆的背叛,现在又遭遇白虎。
我开始相信那老道的话了。
只是,我能平安度过我的本命年吗?
七、
赶到单位,在上楼时,我竟碰到了胡来的老婆刘莹。
还是那么清秀,不过更显丰润了。
我突然生出邪念:你胡来搞我的老婆,我就不能搞你的老婆?
我故做轻松地调侃刘莹:“呵呵,大美人,几天不见你了,你更漂亮了哦,见了你我这心里象有东西在跳呢。 ”
她啐了我一口:“我再漂亮也入不了陈大经理你的法眼之内呀。 ”她还记着想十几年前的事呢。
“呵呵,这会儿不陪你了。 等会去我办公室坐坐吧。 ”一双眼睛忍不住在她胸前扫了几下,似乎还有货呢。
“中午吧。 这会还有事。 ”
吃过中饭,刷了牙,我就美美地靠在办公椅上做起了美梦。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我去打开门,是刘莹。
等她进来了,我轻轻关上门,不经意地上了暗锁。
给她倒了杯水,顺势坐在她身旁,她没有移动身体。
“大经理,你这儿怎么搞得这么乱呀。 ”
“呵呵,没法呀,一个大男人,整天又忙,没个女秘书清理不行呀。 ”
“那你给行里提呀,把我调你们部门来,我给你当免费秘书。 ”
“呵,我朝思暮想十几年的大美人在我这儿,我还能静心做事呀?”
“哎哎,你的嘴巴怎么变得这么嫖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啊。 ”
我心里暗想:老子嘴巴这么嫖,还不是你老公给逼的。
“呵呵,是真话嘛。 那时你可是行里一枝花呀,我一直不敢追。 唉,都十几年了,这事儿我一直耿耿于怀呀。 胡来那小子有福气呀,家里一枝常开不败的鲜花,那日子,靠,真让人羡慕呀。 ”
刘莹的眼一下淡了下来:“别提他了。 在他眼里,我现在算什么呀。 ”眼睛里竟有一丝泪光。
我一看,呵呵,有戏。
“怎么了刘莹,发生什么事了?给我说说。 怎么说咱俩都十几年老朋友了嘛。 ”说着我把手搭上她的肩膀。 她的肩膀轻轻抖了一下,但没有离开的意思。
“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她抽抽答答地说:“我知道他在外面有人了,我能感觉得到。 我这么对他,他都不满足。 ”
哼,他当然不会满足,那样的花花公子。 连我现在都不满足了,更何况是他?
“别哭小莹(称呼一下就变了,我不得不认为我也算个骗情高手,只是以前一直被阿琼迷惑因而没能充分发挥出来而已),他那样对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我就没这份福气和你在一起。 ”
听了我这话,她哭得厉害了:“谁说你没有?你不明白我那时侯的想法?你不知道你对阿琼宠爱的样子我看了好心痛,那应该是我该享受的呀你明不明白?”
我当然明白。 但现在我可不管那么多了。
我只知道她现在是胡来的老婆,我要上了我老婆奸夫的老婆
我假装大吃一惊,双手抓住她的双肩,盯着她梨花带雨的双眼:“怎么?你那时对我有意思?我不知道啊,你条件太好,我一直不敢去追你。 你知道我这人胆子很小,又爱面子的。 ”
她摇摇头:“我知道,是我那时侯故做高傲的样子弄得你不敢追我,是我自己丢掉了我的幸福。 ”
我一把紧紧将她搂在怀里,她身上硬硬的,带点颤抖,但没有反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
我只知道,这个女人即将成为我的胯下之物。
女人身上的热气点起了我的欲望之火。
我抬嘴吻上她的双唇,她张嘴迎合着,两人的舌头在对方口中疯狂地纠缠。
“雨飞,我终于吻到你了。 我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她说了一声又疯狂地亲了上来。 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就像当初和阿琼热恋中一般,彼此吞咽着对方的唾液。 刘莹闭着眼睛,两手使劲搂住我的脖子,急急的喘着气,鼓鼓的前胸也跟着不停起伏。
我则一边亲吻着一边用右手揽着她的肩膀,左手已将她的上衣搂起,伸进她的衣服里面,从后背轻轻抚摸,再饶到前面,慢慢地抓上她胸前。 她脸颊绯红,身体轻轻扭动了一下,就任由我在上面轻薄了。
我的手从她裙子下面伸了进去,在她双腿间轻轻揉搓着,那儿已是水汪汪一片了。
我一把将她按到沙发上,边亲吻她的小嘴边脱她的裤子,她拼命按住我的手:“不行雨飞,我们这样已经过份了,不能那样。 ”
我突然停住双手,眼睛死死盯住她,然后一字一句地说:“莹莹,从看到你第一天起我就喜欢上你了,想了十五年了,也阴差阳错了十五年。 我心里老在想,这辈子如果我会出轨,只有一个人会让我那样,就是你,刘莹。 我怕以后再没有机会了,莹莹,你就依了我,让我圆了我这一生的梦想好不好?”
刘莹看了我一会,终于叹了口气,松开了双手。
怕情况有变,我赶忙退下她的裤子,迫不及待地插了进去。
脑海中浮现出胡来奸夫在我老婆身上的影子,竟涌出一股悲愤。
在我的抽动过程中,刘莹一直咬着嘴忍受着不敢出声。
毕竟在办公室,不敢久弄,我没有刻意去忍,很快就到了高潮。 她知道我要到了,小声说:“别弄到里面,我没避孕的。 ”
哼,那胡来奸夫能弄我老婆里面,我就不能弄他老婆里面?尽管我老婆采取了避孕措施,可那是给我准备的,不是给奸夫来用的。
我不顾刘莹的反对,将一堆液体狠狠地排泄在她的身体里。
等喘息声停下来,刘莹摸着我的头,亲着我的嘴:“冤家,你想害死我呀?怀孕了怎么办?我和老公都戴套了的。 ”
难怪胡来在外面乱搞,老带套肯定不够爽。
“呵呵,怀孕了怕什么,真怀了你就离婚我娶你。 ”
看她还在担心,我安慰她:“放心,就一次不会那么容易就中镖的。 ”
清理好了战场,在刘莹离开时,我紧紧搂着她:“莹莹,在办公室不敢放肆,过两天咱们找地方去好好地爱一次。 ”
刘莹亲了我一口:“今天这样已经令我很满足了。 我们都有家了,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 ”
家?哼,老子的家已经让你老公给破坏了。
八、
刘莹走后,我一个人出神了很久。
想起十五年前那个文静的丫头。 那时只有十九岁吧。 短头发,白皮肤,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尤其那可爱的小嘴微带上翘。 我一眼就迷上了。
有段时间感觉她老盯着我看,我也觉得她好象对我有那么点意思,可她家庭条件太好,父亲是市委副书记,而我只是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我犹豫了很久。 正是这一犹豫,结果成全了阿琼。
当然,那时的阿琼也很好,家庭条件不错,人也长得漂亮,特别是一双眼睛总是似笑非笑的让人着迷。
刘莹的巧嘴,阿琼的俏眼,对我都很有吸引力,只是我那时更喜欢文静点的女孩,所以开始倒没对阿琼有太多想法。
只是我与阿琼好上以后,迷上了她的眼睛,倒还真是淡忘了曾经对刘莹的苦苦相思。
当初若是和刘莹在一起了,不知会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
呵呵,阴差阳错,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突然想起今天的两个女人都不让我弄进去,吓了我一跳:别真弄上了,事儿可就闹大了。
可我又没这方面的经验呀,该找谁问呢?又怎么问得出口呢?

想起网络上的情色小说中男女主人翁没采取措施就干,完事后女的常吃的那种药,叫什么“婷”来的,赶快跑到街上找到一家药房,在柜台磨磨蹭蹭了一阵,直到女服务员问了几次,才不好意思地问有没有那种完事了再吃就停止怀孕的药。
那丫头抿嘴一笑,露出浅浅的俩小酒窝,拿出一盒叫“毓婷”的药。
我问是不是肯定不会怀上,丫头笑说:百分之九十九不会怀上,哎,你不会这么好运气属于那百分之一吧。
我不好意思地交钱拿了两盒药,走前不忘在她那微微隆起的胸前瞄了一眼,记住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赵燕霞。

上班后先到审计部刘莹办公室去了一趟,正好只有她一个人,我把那药塞给她,她一看说明书,脸上一红,抬头怪异地盯了我一眼。
下午看了几份贷款报告,胡乱批注了一些意见,就拿着那盒药急急地赶往陈红家里。
打开房门,屋里没人呀。
卧房里传来陈红的声音:“哥,你怎么就下班了?快进来,看我新买的衣服。 ”
我走进卧室,呆住了。
只见陈红胸前穿着一件黑色的无带胸罩,半边乳房露在外面,下身穿着一件网上常见的T型裤,裤子后面勒进丰满的屁股里面,只剩一线黑色在表明她穿着裤子,转身一看,裤子前面是半透明的,隐隐显出那三角地带的白色来。
这一身黑色内衣,配上她一身雪白的皮肤,再加上长长的头发,白净的瓜子脸,修长的双腿,真是一个诱人的尤物。
我控制不住自己,飞奔过去,一把扯脱那包不住风景的内裤。
由于中午和刘莹刚做过,所以这一次做的时间很长,陈红在一次次的高潮过后终于筋疲力尽了,我也在一阵激烈的悸动后,无力地躺在了她身边。
陈红依偎在我的胸前,有气无力地问我:“哥,你怎么这么厉害?昨晚那么疯狂,今早上又做过的,这会儿还这么凶猛。 累死了,等会还怎么去上班啊。 ”
我无耻地一阵得意:“嘿嘿,我中午还刚做了一次呢。 ”当然,我知道这话不能说出来。
我也没料到,已跨入中年门坎的我,竟还有这么强烈的欲望。
突然想起来的目的,便轻轻推开她:“等会,我给你拿样好东西。 ”
从包里拿出毓婷,她看到了便笑起来:“哥,你怎么也知道这些呀。 看来你想偷情想很久了吧。 ”
她吃了药,又趴到我身上亲吻了一会,幽幽地叹了口气:“哥,我真替嫂子不值,这么好的老公都没有珍惜。 那个胡来是什么东西,每次来歌厅时都想打我的主意,整一个花心大罗卜。 失去你这世上少有的老公,真是她的悲哀。 我相信她会悔一辈子。 ”
陈红提起这事,我竟惊讶地发现,我的心里没有那种堵得出不过气来的感觉了。

记得曾经有很长一段我都考虑过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能不能忍受没有阿琼的日子。 每次的答案就是,离开阿琼我很难生活下去。 我已经习惯阿琼在我身边的的感受。 哪怕是什么都不去做,我只需要闻到阿琼身上的气味感受到阿琼的呼吸与存在就可以。
可是现在,两天之内经历过两个女人之后,我竟然觉得,如果没有阿琼在身边,我一样能有滋有味地活下去了。
九、
在陈红家里连住了三天,每天的男欢女爱都让我沉醉得忘记了一切伤痛。
这天晚上,照例又是一番激情床上戏。
释放了全身的精力后,陈红偎在我身边,右手轻轻地在胸前抚摸着。
“哥,你在我这儿住的这几天我才真正感受到了家的气氛,也重新感受到了做女人的乐趣。 真想一辈子和你住一起,可我知道是不可能的。 在你没和我上床以前,确切地说,是在你没发现嫂子偷情以前,你会是一个好老公。 可以后,你不会了。 你再也不会在一个女人身上倾注那么大的心血了。 不过,你会是一个很好的情人,因为你心特好。 明天回去看看吧哥,毕竟还有弯弯呢,我可不想我喜欢的人是个没责任心的男人。 和阿琼的事儿好好谈谈。 我也不知说什么好,反正看你自己的感觉吧。 不管怎么样,在我找个男人把自己嫁掉以前,这儿你随时可以来,那钥匙你先拿着。 ”

第二天下班后,有客户请喝酒,直喝到快九点才完事。
部门的马涛是我要过来的,一直把我当大哥样看,平时不怎么喝酒,但这天喝了很多,酒席散场后,不知怎么还没尽兴,非要请我去酒吧喝。
到了沿江路边的“野风酒吧”,要了两扎啤酒,坐在酒吧的角落里,两人闷闷地喝了起来。

“老大(我那部门的都这样叫我,除了比我大两岁的周姐),现在的女人是不是都很贱了?”
“呵呵,怎么回事了小马?”
这小子最近谈了个女朋友,长得挺周正的,文文静静,偶尔对她开开荤素混合的玩笑她还会脸红。 但她很依恋马涛,这从她望着马涛时那柔柔的眼神中能看出来。
“是不是和小张闹矛盾了?”
“老大,你说,现在还有没有处女?是不是真的象猪头说的非得上小学才能找到处女了?”
有次在办公室谈起有关时下学生的问题,部门的小朱(我们私下都谑称他猪头)大发谬论,说现在的中学生走在大街上都搂着亲嘴,看得他两眼发直,只骂他妈早生了他十年,错过现在这大好时光。 这家伙由此引出“处女只能去小学找了”的论调。 当时周姐笑着问他:“猪头,你老婆嫁你时是不是处女呀?”这猪头竟答道:“血是流了,可我不是学医的,我哪儿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经过生殖再造工程我也不知道,只能将就着算是的吧。 ”
呵呵,马涛这小子今天为这事呀,肯定这几天把那丫头办了,可发现不是处女了很郁闷。
突然想起阿琼,那时她可是正宗处女呀,可处女又能怎样呢?

“小子,你觉得张婷对你怎么样?”
“对我是好,可我就是不能忍受。 老大,我心里很苦。 ”
妈的,你苦还能苦得过老子呀。
“那你是真的喜欢她吗?”
“就是真喜欢呀,不然我哪会这么痛苦呀。 ”
“她和你在一起后,有没有对不起你的事?”
“这个倒是没有。 她对我真的很好。 ”
“那不就得了?谁叫你不早认识她呢?和你在一起后对你能一心一意,这样的女人有什么不好的?”
马涛一时无语。
“有两个女人,一个和你在一起时已经不是初女了,但这辈子她和你一心一意的从没二心,另一个和你在一起时还是个处女,可结婚以后却老给你戴绿帽子,我问你,你想要哪一个?”
这小子愣了一会,突然激动地站起来抓住我的肩膀:“谢谢你老大,我懂了,我现在就去找她。 ”
说完这小子酒也不喝了,风一样跑了出去。
这顿酒只好他请客我买单了。 我哭笑不得。

想起陈红的话,又想我那宝贝儿子了,唉,还是先回家看看吧。
打开家门,阿琼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呵呵,我不在家,你倒还是心静啊。
很快我就发现我错了,因为,电视里的节目竟是农业常识。
儿子的作业也做好了,正在地上玩着那些玩具小人。 一见我进门,儿子立刻爬起来让我抱起:“爸爸,怎么出差才回来?给我带了好吃的没有?”
我一阵心痛:阿琼给儿子撒谎说我出差了。 可这谎言能一直撒下去吗?
洗了个澡,陪儿子玩了会,儿子几天不见我,特别兴奋,让他睡觉他非让我陪着他讲故事,我只好躺他身边,编着故事哄他睡,结果儿子没哄睡着,倒把自己先哄入了梦乡。
这阵子太累了,身体累,心也累,这一晚竟睡得很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