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颠覆MBA:异端管理大师明茨伯格和IMPM



MBA进入国内的历史已不短暂,在这个过程中也理所当然地伴随着种种疑虑和否定的观点。 但无论如何,MBA的根基太强大了,羽翼太丰满了,不太会有谁想要去彻底颠覆它。 但在看到《颠覆MBA:异端管理大师明茨伯格和IMPM》这个书名的一瞬间,我不禁对自己的想法开始产生怀疑:IMPM是何方神圣,敢出此狂言?

  亨利·明茨伯格(H e n r y M i n t z b e r g),经理角色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他也是当今世界管理和战略领域最重要的学者之一。 他在管理领域耕耘近30年,发表过近100篇文章,并出版著作10多本。 而IMPM (International Masters in P ra c tic in g M a n a g e m e n t,直译为国际实践管理硕士项目)则是他与英国兰开斯特大学乔斯林教授联手创立的一种与MBA教育截然不同的管理学模式,被誉为“第三代管理教育模式”,并在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印度管理学院、日本神户大学等院校相继推广,形成一个国际联盟。

  这本书就是对明茨伯格学术成果及其IMPM项目的解读。 作为一位经常对传统管理思想予以猛烈抨击的人士,明茨伯格“离经叛道”的学术性格同样在书中得到充分的显现。 他认为,经理们并没有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按照职能来工作,而是进行别的很多工作。 因此,他创造性地将经理们的工作分为10种角色,包括在人际关系方面角色、信息传递方面角色、决策方面角色三大类中。 具体来说人际关系方面有挂名首脑、领导者、联络者3种,信息传递方面有监控者、信息传播者、发言人3种,决策方面则包括企业家、危机处理者、资源分配者、谈判者4种。

  明茨伯格将这10种角色视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没有哪种角色能在不触动其他角色的情况下脱离这个框架。 因此在这样一个基本的理论基础上,他很自然而然地抨击那种在管理的各专业学科之间设定界限,按战略管理、市场营销、财务、人力资源等专业来安排课程的传统MBA课程做法。

  更大的质疑来自于对构成MBA知识体系的核心要件——古典战略的否定。 明茨伯格在其《战略计划的兴衰》中直陈,古典战略计划存在3个谬误:一是预先决定的谬误。 要从事计划,组织必须能控制其环境,预测它的方向,或预设它是稳定的,否则形成计划就没有意义。 但事实上我们不可以预测未来是不会改变的,虽然策略的概念是希望能稳定。 策略并非是照行程来发展的,它可能会在组织中的任何时间与地点出现,尤其是在非正式的学习过程中比正式的计划更有可能出现。 因此策略形成与策略计划确实是不同的。

  二是分割的谬误。 作者认为策略的形成与执行、想与做都是不可分割的,且策略形成的过程应该较少人为上的分离,而要更多的互动。 因此要创造可生存的策略之过程,应该要删除所有策略计划,并以策略思考与行动的结合来取代之。

  最后是正式化的谬误。 策略计划常常破坏策略性思考,其失败主要是因为正式化的失败,因为我们无法对非连续性与动态的环境进行预测与安排。

  这三者汇总,就形成策略计划的大谬误。 由于策略计划并不是策略的形成,因此作者认为计划并不能提供策略,要策略已经存在才可进行计划。 也就是说不能命名为“策略计划”,而是应该称之为“策略某绦颉保??渖?段?纬刹呗缘某绦颍??也呗缘慕峁?惨丫?⒄埂R虼薙trategic Planning可以证明是一个矛盾的修饰语。

  我认为这已经很能代表明茨伯格对于MBA批评的核心思路了。 这些观点与彼德·圣吉的名著《第五项修炼》中的一些核心观点其实是异曲同工的,后者指出:“许多企业管理方面复杂深奥的预测与分析工具,以及洋洋洒洒的策略规划,常常无法在企业经营上有真正突破性的贡献,原因在于这些方法只能用来处理“细节性复杂”,而无法用来处理“动态性复杂”。 “动态性复杂”中的因果关系微妙,而且对其干预的结果,在一段时间中并不明显。 因而传统的预测、规划与分析方法无法处理动态性复杂。 而系统思考的最终目的,是帮助更清楚地看见复杂事件背后运作的简单结构,从而有效应对动态性复杂。 ”

  MBA的教学方式,就我的个人体验而言,确实比较偏重于“细节性复杂”的解决之道,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教案都如此。 但同时,我也认为“动态性复杂”毕竟比较玄,至少在就读MBA的过程中没有必要过分强调和苛求,因为MBA学生的资质、工作背景和目标需求都是不一样的,“动态性复杂”的解决之道在教学意义上而言可操作性太弱。 MBA只是通往经理人之路的一种启蒙教育,更多的内涵其实还是“修行在个人”,需要自己在现实中去慢慢体悟的。

  明茨伯格崇尚“直觉决策”,他建议在战略思维和战略规划之间进行明确的区分。 “战略规划是出现在战略思维后的一个过程:战略规划侧重于现存战略的表述、阐释和形式化;而战略思维则侧重于用直觉和创造性建立‘一个综合的企业视角’”。 他认为英国首相布莱尔在伊拉克战争的决策上是“先作出决策,然后引入科学和情报来证明决策的正确性。 ”

  在接受一位记者采访时,他进一步认为“经理人所做的都是在妨碍运用直觉获取信息,官僚主义就是这样的障碍,过度的控制机制也是如此。 人们因为受到控制而感到害怕,这时就不会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充分掌握决策问题的状况,有助于培养决策的直觉。 ”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的一句话或许可资佐证:“企业管理的核心内容是企业家的行为——在经济上冒险的行为。 ”这样的思路或许也正是明茨伯格在其IMPM课程设计中所着力贯彻的管理者必备的5种心态(即管理自我的反思心态、管理关系的合作心态、管理组织的分析心态、管理环境的世界性心态、管理变革的催化心态)的意念源泉。

  “MBA是因为错误的理由用错误的方法教育错误的人”,明茨伯格的这句名言广为人知。 他在《要经理,不要MBA》一书中说:“试图把管理学教给一个从未进行过管理的人,就好比把心理学教给一个从未接触过其他人的人。 ”“危险的人就是……那些信心超出能力的人,尤其是在这个亢奋的社会里。 这些人会把所有其他人都逼疯。 MBA课程不仅吸引大批这样的人,而且对这种倾向予以鼓励。 ”他还认为,EMBA是把错误的内容教给合适的人,虽然学员已经具备了管理经验,但这些课程未能利用学员的经验。

  明茨伯格认为美国企业的大部分弊端,以及它们之所以失去公众尊敬,都源于MBA式的世界观:精明、自负(与直觉完全不同)、倾心于技术分析,并确信管理技巧可以从一家公司套用到另一家,而无须长期浸淫于某个行业。 “这种课程训练出来的毕业生犹如雇佣兵,除了少数例外,他们对企业没有承诺感,而企业真正需要的是有献身精神的管理者。 ”他援引安然的例子,该公司是MBA们的大雇主,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夫·斯基林更是其中之一。 他批判了传统MBA的教育模式和对理性分析技能的偏重,同时也批判了哈佛商学院的“纯”案例教学法。

  作为对“功能失效”的MBA课程的替代,《颠覆MBA》以大约3/4的篇幅较为系统地介绍了IMPM项目的特点。 IMPM项目接收的学员都是在职的经理人,教学者要求他们运用自己的经验并努力把经验升华。 “作为学者,我们的工作是提出思想和理论,作为他们学习的背景,而学员的任务则是引入他们的经验,将其与我们提出的思想进行激荡、融合和提高。 经理人已经有了太多的行动,他们并不需要更多行动,而是需要更多反思。 ”明茨伯格将这些学员称为参与者。

  与一般的MBA课程不同,IMPM“着重培养具有全球战略眼光的管理者,提供未来管理者所需要的切身、平衡的国际体验。 ”该项目由三大洲、5个国家的大学共同承担,每个国家负责一个为期两周的教育模块。

  《颠覆MBA》比较系统地剖析了明茨伯格作为“异端大师”的学术特色和IMPM项目的实质。 这确实是一种与MBA不同的独特体验。 如果说MBA是启蒙教育,IMPM可视为一种高等商业哲学教育。 MBA们确实很有必要去了解一下明茨伯格和IMPM,这有助于他们获得更全面、更宽阔的思考视角。

世界经理人:猎头/交友/聚会/icxo.com
虽然是对全世界的MBA教育体系进行了批判,但是不能对MBA全盘否定。 肖知兴教授的观点比较中肯:平心而论,MBA对于没有经济管理背景的年轻人学习工商运作的各个领域的基本知识,从而转入工商领域,还是有积极意义的。 MBA教育体系的问题,从更大范围内讲,也是投行业、咨询业甚至是整个经济体系的问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