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何必讳言“不救市”?救不救市难道是胡舒立说了算


=http://bbs.icxo.com/viewthread.php?tid=201326]刘纪鹏:《财经》杂志和女痞子胡舒立,悠着点 胡文中最没有意思的内容是指称主张“救市”的“相当一部分引领者”“其实都是浸淫市场多年的老手,对于所谓救市的后果心知肚明”,“无非是企图在行情短期波动中渔一己之私”。 胡舒立可以做如此动机判定,别人难道就不可以质疑胡舒立吗?诸如,你声称“股市不应救、不能救、亦不必救”,是不是嫌目前的筹码还不够便宜,想捡更便宜的筹码? 上个周末,我接到朋友告知《财经》网站挂出胡舒立《何必讳言“不救市”?》文章的电话。 朋友说:胡舒立把坚称从未说过“不救市”的证监会范副主席批了一通,看来是等不到利好政策了。 朋友把胡舒立此时发表如此文章视为确凿的政策信号,上周末政策面又的确纹丝不动,他自然觉得自己的判断是道理十足的。 但我宁愿相信这是巧合。 影响领导层决策的“耳语者”的确存在,上海投资界人士恐惧胡舒立,无疑是把她视为重量级“耳语者”之一。 但“耳语”这样的事情,除非当事人慨然承认,否则就是没有证据的。 应该承认,股市一路上涨,胡舒立表达反感态度公开、鲜明,没有指东打西、皮里阳秋。 在大盘狂跌,广大基民、散户凄凄惨惨情况下,公开反对“救市”呼声并批评证监会态度软弱,胡舒立言论一如既往,显示其对所持观点具有高度自信,甚至有道德感支撑。 那么,我们便就观点论观点,看看胡舒立《何必讳言“不救市”?》是不是观点正确且铁肩担道义吧! 首先,通观《何必讳言“不救市”?》立即可以得出结论:文章立论的条件是把今天的中国内地股市当作一个已经市场化的市场。 但中国内地股市是一个市场化的市场吗?显然不是!在标志市场化程度的一些重要方面,比如股份公司的发行上市准入上,伴随股改,中国内地股市甚至是倒退的。 在今天股市的性质判定问题上,金岩石先生近期有精辟阐述。 金先生观点的核心是:唯有保持资金和流通市值平衡,才能令二级市场不大起大落,至今内地股市上市发行依旧实行核准制(我的看法是核准为名审批为实),于是,如何保持资金和流通市值平衡就属于监管责任范围。 现在市场暴跌,管理层出台措施让市场重归平衡,这不是什么“救市”而是履行责任。 既然胡文把今天股市的基本属性都界定错了,这之后即使妙笔生花、议论生风,均属于混淆视听。 不是吗?以胡文反对严控“再融资”为例,胡舒立说:严控“再融资”,其实是以行政手法限制股票供给,显然有悖市场原则。 试问,今天的股市难道不正是有悖市场原则地以行政手段供应股票的吗?如果今天股市是按市场原则由股份公司竞争发行上市、投资者自由选择投资标的物的,像一个自由地讨价还价的农贸市场,而不是如同计划经济时期卖“霸王菜”的“工农兵菜市场”,那么,中国平安拟再融资多少尽可以提到多少,16000亿元也行! 退一步说,如果胡文主张从现在做起,彻底搞市场化,这类似于在现在这个投资者损失惨重的低点位再搞一次推倒重来,也算逻辑自洽的一家之言。 问题严重的是,她的言辞看似设定在市场原则上的,却没有如何从根本上走出政策市的意思表达。 试问,以二级市场涨跌而论,政府坐视恐慌性暴跌不管,可否公开承诺,如果涨起来了,不设“政策顶”,不予以行政性打压?过去股市涨,胡舒立认为非常不健康,连续暴跌倒是跌得正常。 在文章中,看不到胡舒立已经放弃了市场原则最为忌讳的“双重标准”。 胡文中最没有意思的内容是指称主张“救市”的“相当一部分引领者”“其实都是浸淫市场多年的老手,对于所谓救市的后果心知肚明”,“无非是企图在行情短期波动中渔一己之私”。 胡舒立可以做如此动机判定,别人难道就不可以质疑胡舒立吗?诸如,你声称“股市不应救、不能救、亦不必救”,是不是嫌目前的筹码还不够便宜,想捡更便宜的筹码?《财经》杂志一向同QFII来往密切,曾经对高盛高华这样的绕开监管壁垒、设立假合资券商的案例颇为激赏,称赞其为“引入外资市场化处置证券公司风险的创举”,你是不是为QFII所利用,甚至为国际投行所收买呢? 以上只是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游戏。 我认为,胡舒立观点的最大问题是半罐水、似是而非、令人似懂非懂。 不妨套用《何必讳言“不救市”?》一文的结尾语:“管理层对此应洞悉”。 SO娱乐城|足球投┺注|篮球|时┺时┺彩| 网址:9 f.c c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且看《南方都市报》刊载的胡舒立女士的汉奸言论

5月1日,《南方都市报》刊载《财经》杂志主编胡舒立女士的一篇文章,题目是《真正的国家和民族大义》。 文章不仅与胡锦涛同志关于西藏“拉萨事件”的讲话高唱反调,同时还散布一些汉奸言论。

文章说, “西方社会出现抵制奥运的激烈行为会形成一种推力,推动无数中国人集结于民族主义大旗之下。 而民族主义过度抬升,则距极端民族主义只有一步之遥。 这对正在纵深步入全球化的中国,对正在适应中国崛起的世界,显然并非好事。 ”

还说什么“当前中国人宣泄民族情绪的举措之一,便是抵制法国家乐福超市。 ”“在某种意义上。 。 。 应当允许也可以理解。 但是,抵制者和鼓吹抵制者有抗议的自由,也必须给予其他中国人不抗议、不抵制的自由。 。 。 民主不是“多数人的暴政”。 。 。 如果一有人提出异议便以“汉奸”论之唾之,则沦为另一种形式的暴力,陷入极端民族主义了。 ”

对于3月14日以来由“藏独”制造暴乱引发的系列事件,胡锦涛同志4月12日发表的讲话道出了事件的实质,就是“我们和达赖集团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 ”

为了维护祖国统一,反对西方反动势力分裂祖国的图谋,海内外爱国人士纷纷举行游行示威活动。 这些举动,大得人心,大快人心,极大地振奋了全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 胡舒立女士却说民众的爱国之举是“民族主义过度抬升,距极端民族主义只有一步之遥。 ”难道只许西方反华小丑 “放火”,不许中国人民“点灯”?!难道中国人民只能沉默,不能反抗?!

――中国人民是被迫着发出正义的吼声!

说什么“也必须给予其他中国人不抗议、不抵制的自由”,这种“自由”你们不是正在享受吗?――即使是汉奸的自由!说什么“民主不是‘多数人的暴政’”;对此,只能对虚伪的南都先生们和舒女士说:我们所说的民主,恰恰是人民对人民敌人的“暴政”!你们的西方主子难道对本国人民实施的不是“暴政”?!

说什么“距极端民族主义只有一步之遥”,干脆说是“极端民族主义”好了。 你们不是早就将民众的爱国之举说成是“民粹主义”了吗?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是民粹主义泛滥,是极端民族主义。 你们将“民粹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的污水泼向爱国民众,难道是将爱国民众喻为 “德国纳粹”?!

如此恶毒的攻击,只能暴露你们充当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走狗的丑恶嘴脸!
无话可说
【向高端翻译看齐, 从事有偿英语文件翻译】联系方式:QQ:564716778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