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地震是在废墟中重建,当然,这样可以节约国家的土地资源和搬迁的征地费用,然而如果汶川也象唐山一样就地取材重建似乎不是很适合,两者的地形环境不同。
  唐山地处平原,而汶川地处山脉,泥石流的塌方,地下层岩的活动让那里的地势远比唐山要险峻复杂得多,且那里的经济以农业和旅游为主,基本没什么工业,就地重建不如易地乔迁,这样还可以省掉一大笔的废墟清理费用,那一堆废墟下的死者,挖不出来的就当是已经就地掩埋。从另一个意义来说也给每一个中国人提供了活生生的地震教材和灵魂场景……有如圆明园的废墟一样。
  再则,易地乔迁之后,四川的一些城区刚好可以借机搞城市规划建设。 【查看详情

灾后重建,应该更注重房子等建筑物的防震度。象四川,云南,甘肃这些地方都是地震多发地带,起房子起码抗震度要达到9-10级才比较安全一点。而且楼层不宜太高,这样万一震起来,伤亡不至于这么惨重……

  

开发商、施工队伍一定要找一些有社会责任心、口碑好的企业和管理人员(如汶川希望小学工程的监管和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遵纪守法的开发商潘石屹及任志强等),进行品牌工程、良心工程建设,拒绝"豆腐渣"工程、"面子工程"和"腐败工程",搞好灾区重建,绝不负全国人民乃至世界友人的美好愿望。【查看详情

笔者的老家几年前发生了一次规模不大的地质灾害,近一个村的房屋被毁,应该说,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也还算迅速,但逐渐事情有些变味:新建的灾民新村并不能保证所有的灾民安居,政府和社会捐助款物也并不能如数及时发放到灾民手中,当初各界的许多承诺随着媒体的关注度降低而消失在风中。更奇特的是,在许多灾民的生活都还不能正常维系的时候,大量的救灾款项却被用在了灾民新村的道路硬化和房屋外墙“靓化”上——因为不定时还有媒体和领导为了任务性回访和总结工作时资料上显得好看一些回来看一看,目的是为了逢年过节的时候需要体现一下从上面传下来的口头式温暖。

汶川地震,涉及的地域广,人员众,灾后重建也必然有很多的现实问题。但已经被自然伤害了一次的人民,再也经不起再一次的伤害了。那些类似“遮羞墙”式的动作和“比起死去的人,你就该知足了”这一类的话,请再也不要加到灾民的头上了。 【查看详情

灾区重建过程中发生的所有腐败问题,都是政治问题,特别容易激怒受灾群众乃至整个社会。尽可能杜绝灾区重建过程中的腐败现象是重中之重。这方面,民间志愿者亦可发挥关键作用。比如工程进度监管、工程质量监管等,如果向民间志愿者开放,则不仅可以更客观更公正,监管成本也低得多。

灾后重建是更大的考验,不仅考验爱心,主要考验的是行政效率与市场配置效率。大笔的救灾与重建资金如何按照市场原则高效配置,成为主要议题。事实上,从地震以来各方对于以往捐赠款物的反思来看,对灾后重建效率的关注并不多余。此次地震确实是国力、组织能力与爱心人性的集中展示,但我们不可能奢望通过地震,一天之内彻底消除社会痼疾。【查看详情

“5·12”汶川震后已至第十二日,三日国哀日已过,国旗依旧升起,照在大地废墟上的阳光与过去并无二致。救援或仍在持续,但重建已提上日程。是的,死者已矣,生活还得继续。

拭去血泪,我们选择坚强,并且好好活着,这也必将是一切幸存者所能够告慰死难者的方式。但这一切并不表明,这是可以欢呼胜利的开始或结束。那被封锁的现场,依然有着我们悲痛的方向;打扫大地的废墟,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选择遗忘。不是遗忘使人坚强,而是承担使人有力。所以即使是重建,即使是疗伤,也不应是以对过去灾难彻底清淤的方式来实现。我们因此建议,灾区的重建,应以建起一座哭墙开始【查看详情

[分析]震后重建大幕即将拉开 相关产业得失几何

日本阪神大地震从避难场所、临时住宅、街区恢复到生活重建,耗费了近10年之久。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地震发生后一年左右的时间,属于灾害救援和灾后重建的准备阶段;第二阶段从1995年年底开始到1998年初,属于全面灾后重建和对灾区进行全面援助时期;第三阶段是从1998年初到2000年前后,属于灾区全面恢复和自立支援时期。”

  唐山大地震重建的讨论一开始,主要有两种意见:一是将原有的城市放弃,异地进行建设;一种是立足于原有城市,原地进行建设。前一种主张主要考虑了这样几个因素:避开市区底下的活动断裂带,减少地震的威胁;解放出市区地下的数亿吨压煤;节省原地重建所需的清理废墟的费用。后一种则认为,原地重建可以保留唐山作为一个重工业城市的产业体系以及自身的社会经济文化特色;减少搬迁征地费用,节约土地资源;有利于城市原有基础设施的利用。【查看详情